童年之花

2021-02-19 09:45  作者:夕枫香 10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阿米盖年,阳坡是草原,阴坡是森林,春夏之时,天气渐热,山顶上雪线上移,沟壑间流水潺潺,那汩汩的山溪绕着松根不停地奏着悠扬缠绵的琴韵。半山腰灌木丛生,郁郁葱葱。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松柏苍翠、遮天蔽日。平坦处,青草茵茵、牛羊满坡。险峻处,山峦叠叠、幽径崎曲。山巅上,雪莲灿灿、独领风骚。在山林间有狍鹿、香獐、狐狸等动物出没,还

阿米盖年,阳坡是草原,阴坡是森林,春夏之时,天气渐热,山顶上雪线上移,沟壑间流水潺潺,那汩汩的山溪绕着松根不停地奏着悠扬缠绵的琴韵。半山腰灌木丛生,郁郁葱葱。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松柏苍翠、遮天蔽日。平坦处,青草茵茵、牛羊满坡。险峻处,山峦叠叠、幽径崎曲。山巅上,雪莲灿灿、独领风骚。在山林间有狍鹿、香獐、狐狸等动物出没,还有蓝马鸡、鹰鹫、云雀、雪鸡等鸟类栖息,这些珍禽异兽演义着动物世界的大联欢。羌活、黄柏、沙参、黄芪、柴胡、秦艽、冬虫夏草、半夏等各种中草药遍布山野。蘑菇、草莓、地耳、羊肚菜等山珍美味也十分丰富。置身其中给你的视觉与听觉强大的冲击力,让你心旷神怡、留连忘返。
  
  琴有机会到阿米盖年草原去挖炮仗花根,想换几个零用钱,此炮仗花不是黄金珊瑚,而是秦艽,当地人叫它炮仗花。因为它的花形似炮仗花,所以就这样叫它。几股细细的根茎合着向左扭曲、拧成纵皱纹形的根部,指头粗细长约四五十毫米,俗称左拧根可入药。能祛风湿、退虚热、止痛,主治风湿性关节炎、低热、小儿疳积发热等。
  
  七月的草原,泥土是热的,空气也是热的。同去挖药的还有琴的同伴茜,她俩在宽阔的草原上,在孤寂的山沟里,每天顶着骄阳,用荷锄一镐一镐的刨,那朵朵蓝紫色的小嗽叭花,星星点点缀满草原,就像一串串鞭炮,遍野漫开的花儿含苞怒放,迎风的柔藤婆娑轻舞,仿佛引来一颗颗蓝色火星,洒满了整个草原,给草原平添了许多神秘。藤蔓轻络馨香漫延,醉了草原,醉了太阳。然而蓝紫色的小精灵却在她们的脚下一个个被摧毁,那翠藤紫萼的小仙子被我们糟蹋得一片狼籍,那耀眼夺目的小花花一丛一丛紫蓝紫蓝,被撕碎的炮仗花无声的结束了自己张扬的美丽,那恹恹的小生命在烈日暴晒下不到一刻钟便蔫头耷脑没了生气,被我们亲手结束了它默默绽放的精彩。这浪漫的紫蕊就这样凋谢了,想起来确实有些残忍。
  
  中午她们吃点自带的干粮,躺在草原的怀抱里,笑看小草劲舞 、浮云卷舒。拔几个秦艽盛开的花朵,将花朵的前端慢慢地收拢捏紧,花蕊间便充盈了气体,手微微一动便发出叭的一声轻响,似小孩子放的鞭炮,如此地把玩嬉戏取乐玩闹。这时的草原格外迷人,轻柔的云片在天空逍遥,不远处山坡上的小马驹抖动着修剪过的鬃毛,眼里闪耀着野性的火焰,一路奔跑着追逐撒欢,撩起后蹄互相嬉耍、互相打闹;嘶声长鸣、马蹄声响、铃儿叮铛、马群越来越近,马背上的牧人打着长长的口哨,得得的蹄音与嘹亮的嗓音相和,象风一样嗖嗖的从这个山头越过那个山头。
  
  微风徐来,她们走在青青的草原上,看看挎包里那满满的战果,顿时心里有了一种无法言表的幸福、自豪、得意和忘形。可不,她俩计算着,一斤风干的秦艽能买4角多,一天也能挖二三斤,照这样下去,几天的时间也能给自己或是给弟弟妹妹挣件新衣衫了。说到激动处茜手舞足蹈起来,一不小心踩在一滩牛粪上滑倒了,弄的满身臭气,看着茜的狼狈样,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俩躺在草地上笑够了,便随地扯些青草,揩干净茜身上的牛粪,忙了大半天,又踏上了归途。这时成群的牛羊在山头上静静地散开来,象拥抱湛蓝湛蓝的天空,如白云般朵朵花开。此刻火红的天边有一只孤独而又灵性绝伦的白牦牛在草原狂奔,撒野追赶落日,一幅牛背坠斜阳的画卷跃入眼前。不一会红日轻轻地落进芨芨草丛。仿佛跨进了仙境。
  
  眼前是异常熟悉而亲切的景色。远处藏家的牧羊姑娘穿一身长袍,甩半截抛肚,几缕小辫子似瀑布般飘在脑后,牧羊女的歌声婉转悠扬,那万古流传的牧歌在牧羊人的心底飞翔;阿米盖年深处星星点点的炊烟、帐蓬、房屋、圈窝掩映在各沟各岔,似乎讲述着牧民千年的沧桑经历;散落在那里被淘金者遗留下的洞井空洞洞、孤零零、惨败不堪,仿佛诉说着当年沙娃的辛酸。夜幕低垂,寒风拂衣,透过薄云,仰望这里的苍穹,夜和草原没有尽头
  
  且结此花淡淡缘,漫野随风轻飘去。无数次的草原寻梦,一种想再次拥有童年之花的冲动时时缠绕着琴,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雨亦奇】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53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