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肩上的幸福

2021-01-16 09:36  作者:夕枫香 54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的《滚滚红尘》,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每次看到章能才感伤地对沈韶华说:你没有披肩,我没有灵魂。眼泪在那一刻便倾涌而下。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里,一曲忧伤的恋歌,也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披肩,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位俊朗的男子,在浓”

广告位

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的《滚滚红尘》,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每次看到章能才感伤地对沈韶华说:你没有披肩,我没有灵魂。眼泪在那一刻便倾涌而下。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里,一曲忧伤的恋歌,也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披肩,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位俊朗的男子,在浓浓的秋意里为我披上披肩。

他真的出现了,在我青涩青春正微微绽放的时候,他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在深秋的街头,叩响我20岁的心扉。彼时的我们是拮据的,我关于披肩的梦想,便有些遥遥无期。他不解我的披肩情结。其实,我以为能披披肩的女人,是雅致而略微有些冷寂的。而送她披肩的男人,必定是能驱赶她的冷寂,让她低入尘埃,展颜一笑的人。

然而,当我真正等到他的披肩的时候,他却说了分手。那一刻,我就想起了——“你没有披肩,我没有灵魂”,那样世事变迁的悲凉与沧桑。那苏格兰的经典格子披肩在手上像是冻结了一整个冬天的雪,我哆嗦着藏在衣橱里最隐秘的角落。那以后,披肩就是我的一个禁区。

辗转数年后,知道他的消息,家庭和睦,事业顺利,我在那一刻释怀。

我努力地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丰润起来。有一天,闺蜜邀请我去参加一个青年人的聚会。她比我还着急我的打扮,最后决定以黑色紧身T恤、牛仔裤这样简单而张扬青春的打扮。可临到出门,她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摇头。最后,她说,有没有披肩?

所有的往事纷至沓来,我想起了20岁的相遇,23岁的离别。正当我愣神的时候,她已经翻出了那块披肩,她称赞说,天,这浅色的披肩简直就是为今天准备的。

那块披肩,让我增色不少,我亦邂逅了中意男子,看到好友含笑的眼睛,我明白了一切。然而,天知道我多么喜欢这样的“设计”。我突然想到,23岁的分别,是不是为了我26岁的相识准备的?那天,他一直彬彬有礼地替我拿着披肩,我们相谈甚欢,轻松惬意。后来,终于有一天,他拿着一件披肩,站在我的楼下,我看出来了,那是一件搭配婚纱的缀着亮片的丝缎披肩。

我的幸福,被披肩载着轻轻地飘落肩头。现在的我,虽然为人妻,看到各式的披肩仿佛就看到自己多样的幸福。在先生的建议下,我搭配的披肩,总是一道让人惊叹的风景。有我喜欢的单身女友来,我必定私授我的披肩搭配秘诀,希望她也能因此邂逅自己的幸福。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15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