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花

2021-01-11 10:47  作者:夕枫香 2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贾平凹在最新小说《极花》里写道:产极花的那个地方,有近十年的疯狂的挖极花热,几乎所有人都在挖,地里的庄稼没心思种了。周围的坡梁上挖得到处是坑,挖完了,远处的沟壑峁台也挖得到处是坑黑亮他娘去挖极花,在南梢子梁上挖到了一棵极花,天空上正飞过一”

贾平凹在最新小说《极花》里写道:产极花的那个地方,有近十年的疯狂的挖极花热,几乎所有人都在挖,地里的庄稼没心思种了。周围的坡梁上挖得到处是坑,挖完了,远处的沟壑峁台也挖得到处是坑……黑亮他娘去挖极花,在南梢子梁上挖到了一棵极花,天空上正飞过一架飞机,他娘也往天上看,脚下一滑滚了梁,昏迷了三天死了。

上帝让一个贫穷的地方产有极花,再让有生命有性灵的人,为了它而舍本逐末走向不归路,很难说这是对一个地方的祝福还是惩罚。常常觉得,一个美到极致,或者极有价值的东西,背后往往都隐藏着不能深想的残酷。

在泰国旅游时,品尝过当地有名的燕窝公司出产的燕窝。和冰糖一起炖过的燕窝呈现温润的玉色,汤质黏蜜,香甜软糯,入口即化,一盅喝下去五脏六腑都得到了润泽抚慰,实在享受。但是后来在海上坐船途经燕窝洞时,听导游介绍,燕窝产自岛上人迹罕至的禁区,在幽深难测的岩洞里。燕窝筑在几十米高的岩洞顶端,到山洞入口处没有路,要靠临时搭建的竹竿徒手光脚攀爬才能进入洞口。采燕窝是一项高度危险的工作。采集者攀登于悬崖陡壁之间,有时则借助绳索如荡秋千般于峡谷之中,一举一动扣人心弦,万一失手,坠入深壑,就要粉身碎骨了。工人们日复一日地远离陆地远离亲人,在海上过着原始、简陋而艰辛的生活,燕窝成了生命唯一的寄存。那是以毅力和勇气,在与命运拔河。

想想看,人类虽是万物的灵长,但是作为生命体之一,也不过只是地球食物链上的一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极花者吃极花。产煤的地方因煤而产生财富,但也产生矿难。山西某地因为煤矿开采过度,据说已出现地面凹陷和大片的坑洞。农村里,家家都想生男孩,却不想男孩长大后怎么去找老婆呢。人类若不掌握好天、地、人的和谐发展与平衡,注定会受到惩罚。

和朋友聊天,朋友笑谈,仅仅我们的银河系,就有不计其数的星球,我们亿万人口赖以生存的地球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就像一粒小小的尘埃。那么两国交战,相对于宇宙来说,就像两只蚂蚁在打架一样。在浩渺的星河里,在历史长河面前,一切利益纷争都显得虚妄而可笑。

清明节回老家为父亲扫墓。父亲活着的时候,我常没时间回去看他,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他相聚了。我哥刚为父亲的坟茔立了新碑。因为他觉得上次立的碑不好,再说碑上刻的名字已有变故,原来属于我们这个家族的人,现在因为离异已成陌路了,所以名字不宜再出现在碑上。新碑比原来的碑大,更显隆重,花了一万多块钱。但是我们的妈妈,在见过她亿万富翁的表弟为其家人立的更加气派的碑之后,向我抱怨说我哥立的碑没人家的好。墓碑是为死去的人立的,却是立给活人看的。但是除了自己家人在意,别的人并不会关注。再好的墓碑,也终是书写凄凉的。我妈70多岁了,不知道银河系,只关注她今天要做的事,今天要买的菜,下一顿饭做什么吃。她的精神一辈子都没有成长。

我只希望,有一天,极花能回归极花,只是一种花,安然地在大地上盛开。而人类能回归人类,了解生命的有限和精神的无限,不再疯狂追逐无谓的利益。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00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