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饭店

2021-01-09 10:06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我爱烹饪,这得感谢一个特殊的成长环境,在七八岁的时候,就不得不开始学着为家人做饭做菜了。 有的人做菜一辈子,然他们的杰作勉强可吃,我姐姐属于这一类型;可有的人虽然不是每天伺弄着锅碗瓢盆,然即便偶然为之,也成大家之作,必为精品。我可以不无骄傲”

我爱烹饪,这得感谢一个特殊的成长环境,在七八岁的时候,就不得不开始学着为家人做饭做菜了。

有的人做菜一辈子,然他们的“杰作”勉强可吃,我姐姐属于这一类型;可有的人虽然不是每天伺弄着锅碗瓢盆,然即便偶然为之,也成“大家”之作,必为精品。我可以不无骄傲的说,我当属后者。

这或许是天赋,或许是对吃的有着异于别人的敏感,在厨艺方面,我爱动脑筋思考并认真琢磨,而且虚心向他人学习,在外吃饭看到一道菜就暗暗思忖其做法。这样日子久了,我就练就一手好厨艺,以至于在姐姐未出嫁之前,父亲常常稍带责怪的语气叫姐姐向我学习;以至于在大学期间经常晚上在外兼职给人做宵夜;以至于现在,狗肉这道菜被同学广为流传,且他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可到这打牙祭,有的甚至正在做菜时还电话讨教良方。

所以,每逢节日或者来了客人,就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有一次三十多人的饭菜我一手独力操办。这时,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的声响,就是我奏响的一曲曲动听的厨房交响乐,而各种食料,也就成了我奏乐的音符。每次听到大家啧啧地称赞,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骄傲和舒畅,这种成功的愉悦,绝不逊于学业和事业的成功。人,食色性也。只能如此作解。

这次来泰国工作,工作点在首都郊区,处于最着名的粮仓巴通塔尼府,周围一望无际的稻田。周末,学校不开饭。为此,学校为照顾我还特地买了一套厨具,由食堂提供食材。

刚开始,我暗自欣喜。可后来渐渐体会,厨艺其实就是一件艺术品,既为艺术品,就得有人欣赏。可在周末,同事都回家了,几个形影不离的老外也有各自节目。诺大的学校,空荡荡的,我心里也空落落的。精心弄了几次饭菜,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面对一桌好菜,却没有一点食欲。看着,想着,孤独、寂寞、凄凉、无助之感不禁涌上心头。此时此刻,多么怀念在国内那种吃饭的情景啊!热热闹闹,有说有笑,欢快的举杯,温馨的祝福,畅快地戏谑——而这一切,已经远离了我!

后来,我也再没有做饭的心情了,打算周末或者假期就在附近打打秋风。一次偶然的机会,开车经过学校附近一棵大榕树,看见大 榕树底下隐藏着一间无名饭店。看到这间饭店,我心里高兴极了,宛若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我想,周末吃饭有了着落。

饭店非常简陋,简陋得让你无法相信它是一家饭店。整个房子由几根涂成红漆的水泥柱子支撑着,屋顶盖着石棉瓦,四面敞开,没有门,不用担心偷盗——民风淳朴,道不拾遗。我想,这应该与泰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信奉佛教有关,笃定因果轮回,前因后果。

可即便简单,但布置相当别致。房子被隔离成两半,东边一半是作为小商店和居住用,西边的一半才是用来作为饭店。屋檐上挂了一个个废弃的鸟窝作为装饰。这种鸟窝特别奇怪,细长如大丝瓜,与国内鸟窝有异,且开口朝下,十分精致,精致到你看不到鸟窝里面的空间——面对这些鸟窝,我不得不惊叹于自然之伟力和生物们的巧夺天工。除此之外,地上摆了几张桌子,排列有序;厨房设立在西边的角落,也就是一个煤气灶,一台冰箱,一个泰国特有的橱柜——底部是一艘小船的模样。

主人是一个近三十岁的年轻妇女,典型的泰国乡村妇女,皮肤显黑,带着一个刚学走路的小女孩。每次来这里,总会看见她与小孩逗乐;见客人来了,她便马上双手合十,身体微微前倾,彬彬有礼地说一声“Sawadika”,然后就把小孩放在可以移动的婴儿车上,婴儿车后面系一条绳子,任小孩乱跑。接着,便笑盈盈地熟练地为我炒菜。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因为不是很懂泰语,所以只能简洁明了地跟她说“gin kao”(吃饭),至于吃什么,就只能用手比划着说了。

泰国被称为微笑的国度,名不虚传,她的微笑就代表了一切。她人很善良,炒的菜很好吃,且每次都会给我加量,有的时候,还会送一个煎蛋。付账的时候,我们相互间总是会非常礼貌的说“KOB KUN KA”和“KO KUN KLRUB”。

去的次数多了,我们慢慢地熟识了,我的泰语水平慢慢地提高了一些,简单的交流已不成问题。好几次,她丈夫也在,黑黝黝的。他略懂英语,对中国比较了解。每次见到我,便会主动凑上来跟我交流,问这问那,就像相识很久的朋友一样——生活在别的国度,饱受漂泊和思乡之苦的游子,很需要这些精神和感情上的慰藉和依托,即便是如浮萍,短暂的相聚相识,又很快分开。

慢慢地,小孩也跟我逐渐熟识,每次看见我便远远地坐在婴儿车上奔向我,车铃叮叮当当地响着。若女主人很忙,我会抱着小孩四处逛逛,摘摘龙眼,红毛丹、山竹等。小孩格格的笑声,使我暂时忘记烦恼和漂泊。或者,客人不多的时候,我会自己动手炒菜,女主人则在旁边观看。有好几次,她们邀请我一起吃晚饭——当然,他们是出于对中国饮食的好奇,主动请我掌勺。听到他们啧啧称许的声音,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也算是把中国美食连同中国文化一并发扬光大了。

自从知道了无名饭店,周末不再漫漫,漂泊、孤独、寂寞、无助的心绪,也不似刚到来之时那么浓烈。呆在房间里,弄弄论文,写写文章,听听歌曲,上上网,看看电影,时间很快就在身边溜走。到吃饭的时间,我便高高兴兴地开着车走向无名饭店,仿佛那已成为了驿站,一个工作之余的休憩和心绪烦乱后的休憩的精神驿站。

当然,从学校到饭店,沿途是绿色的田野,疯长的禾苗,婆娑的椰树,或翔或飞或停的鸟群。落日西斜,还有熔金和漫天云彩,从海里吹来和煦的风。每每这时候,我都会哼着小调,徜徉在学校与饭店之间,领略着异国风情。

也许,明年就要离开;也许,我离开之后,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来到这里。但是,我非常感谢无名小店带给我的一切,这里的一桌一椅,一碗一瓢,还有这位和蔼的大嫂,这位憨厚淳朴的泰国男人,这个有如天使一样给我快乐的小孩。

祝福你们,可爱的人儿,你们在我人生记忆里划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98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