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跨越时空的生命在文字里复活

2020-12-29 17:36  作者:ik 161 Views 评论 0 条

与光文先生交好,不觉十年有余。

光文常说,到我们临夏来嘛,牡丹花开得正好,碗子刮起来,平伙羊肉吃起来!虽然一次未能成行,却时常感觉心中牡丹盛开,河州方向,漫山遍野都是莲花山的花儿此起彼伏……

我常跟他直言:以后人们提及临夏文脉,必然会留你一席。

原因有三。

甘肃是文学大省,若言大省,必说临夏。临夏与甘南、阿克塞、张家川等地一样,是甘肃少数民族文学版图中的重镇。历史上,汪玉良、马自祥、马少青、冯岩、钟翔等人先后为甘肃捧回了国家级的少数民族骏马奖,为丝路风情浓郁的多民族文学大旗上增添了浓墨重彩,极大地增强了临夏文学的话语权。新时期以来,光文与高志俊、王国虎、王维胜、敏洮州、李萍、刘应尧、马明等一干亦师亦友的本土作家持续创作,文集广布、办刊结社,完成了临夏文学的赓续与扩张。土壤丰厚方能草木并茂,这是先决条件。此其一。

光文先生诗文并举,相得益彰,业内鲜有。我曾观其书法,欧楷入门,继之颜柳,结体稳健、气韵畅达、行止端庄、法度谨严;楷书之骨、行书之筋、草法之韵,悉数融汇。这或许与其严肃认真、诚实本分的性格有关。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求学,稳扎稳打、抓铁留痕。光文曾有《临夏书法史略》一著问世,我敬佩其治学态度与功力,将其视为一桩功德。虽为书史,亦是文史,更是心灵史。看似修书,实则为文,更是修心。光文先生于书道之中,追踪溯源,层层剥茧,恰似于一小径之中,展示了临夏人文精神丰茂的构建和复杂的演进,对于宣传解读这块神秘、厚重、固守、传统的宗教属地,劳苦功高,善莫大焉。自古以来,凡是文人,出口成章,落笔云烟,两件硬功夫,民间黔首布衣早有定论。此其二。

 

图片
  光文在临夏州文联任职,一手做文学组织工作,一手持笔自耕,既有讲师高台之清韵,又有文人洒脱之风雅。甘肃境内,许多优秀作家及各级部门主政之人,多有从教经历。三尺讲台是一处历练人生的好地方。加之光文生性乐天平和,不设禁忌,往往与人交心甚深。据我观之,临夏境内,文人雅士、官员大德、商界精英、非遗大师、市井街坊,莫不与之交好。在文联工作,与社会各界的交往,这是一门软实力,修炼的是内家拳。爱人者人恒爱之,由此看来,天下虽有诸般教义,而世人所好者一也。此其三。

疫情期间,自称“在乡下教娃娃们读书写字”的光文自东乡扶贫点发来新作《东乡日记》与我分享,读罢,感慨颇深,所思良久。

对于甘肃文学而言,《东乡日记》是一部非常及时必要的作品。2020年是小康决战决决胜收官之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罕有的重要节点。在如火如荼的扶贫大背景下,甘肃依旧缺乏优秀的具有泥土气息的来自一线描摹扶贫工作的纪实文学作品。尤其是从民族地区扶贫现场采集上来的第一手的甘肃故事。此时的书写,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学意义,它意味着甘肃省对国家百年大计的践行态度和执行能力。

众所周知,精准扶贫、全民小康这是全中华民族历史上也是全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对抗贫困的工程,早已超出了通常政府治理和社会管理的层面。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的扶贫更是向世界彰显中国国家观念,传播中国制度自信,展示中华民族团结和谐局面的重要途径。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冒着严寒,深入山大沟深的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布楞沟村看望东乡族群众。总书记不顾山高路险,到海拔2477米的东乡县城灾后重建工地视察走访。

少数民族地区的扶贫,对于甘肃而言意义非凡。作为我国唯一的东乡族聚居区,受地域文化、自然环境的限制,光文先生所在地区的扶贫工作,自然成为甘肃脱贫关键之年的决胜之战。甘肃能否顺利摆脱全国倒数第一的尴尬局面,完全取决于基层一线广大扶贫干部与人民群众的协作努力。 所以说,《东乡日记》的写作充分表达了临夏州各族各界群众脱贫奔小康的积极姿态,表达了临夏州基层一线扶贫主战场上驻村干部努力向国家提交满意答卷的拳拳之心。

关于日记这种体例,由来已久。在中国古代,日录、日志、日谈、偶记、余记等五彩纷呈。纪游、纪程、行记、游录等虽说重点是记录所游所感,但都属于日记范畴;而笔录、杂录、笔记、庸谈、札记等是一种读书日记;侍行记、随使纪则是工作日记。陆游的《老学庵笔记》里说:“黄鲁直有日记,谓之家乘,至宜州犹不辍书”。由此可见,北宋诗人黄庭坚把日记称为“家乘”。从这些“家乘”开始,中国私人日记日渐风靡,传播久远。

日记是我尤为喜欢阅读的一种文体。中国历史上和世界上有许多日记体例的名著。无论其文学意义与社会影响如何,终究呈现出了一种独特的个人视角,生成了美妙的自主话语,成为主流史料以外一种宝贵的补充。

从《徐霞客游记》《狂人日记》《陷京三月记》《运书日记》到外国文学中的日记体小说:《乔布斯的秘密日记》《爱尔兰日记》《爱的教育》等,日记以其精短灵活,率性而为,无拘无束的自由形态呈现出了生活的片段性和真实性。极为符合主流文学形式之外的另类阅读习惯,形成了一种独立的文学审美形态。

2020年的日记似乎特别火爆,一场疫情,一位武汉作家的日记虽然技术拙朴粗陋,内容琐碎,但是并不妨碍其成为世界性的话题。评论界为灾难写作的伦理争论不休。但我坚定地认为:那些火爆的日记缺乏文学细节的锤炼和文学高于生活的基本要求,是迎合网络情绪的刻意操作。

如果与光文先生的这部日记相比,我更赞同光文先生日记中的实证精神。同处于疫情之中,“城中人”与“乡间人”呈现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光文先生传达的那种积极昂扬的生活态度和坚忍不拔的人生信念,这是中华民族在时代困局中主流的价值观念,是这个时代最为真实的写照,这是北方的山川和生活历练出的独特的宗教般的优秀品质。相信这部日记能与武汉作家的日记形成互补,成为有效的补充,以免后人以偏概全,误入歧途。

此处暂且预言,光文的日记“必大行于后世”,这源于他那些独特文人视角下的丰沛的“细节”和“细节”。这些细节源于正确的历史观下,对时代趋势的判断和明确坚定的理想信念。真实的历史是由一个一个具有鲜明价值观的细节构筑的。这些日记里的种种细节场景:耕种、养殖、建筑、就医、求学、嫁娶、创业……将成为往后的读者洞悉东乡族人生活状态的秘径。

某个阶段,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把目光锁定在那些具有多种文化生存背景下的小语种作家身上。其实参照这种思维模式,光文的这本日记便有了一些趣味。

光文是汉族,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独特优势和资源。东乡族是甘肃独有的少数民族之一,亟需一种外部的视角,形成审美差异,更具深度和新意地展示东乡生活的文学价值。幸运的是,光文先生承担了这一历史使命。

所有的书写都有意义。

每一个文人都在文笔之中灌注了一条生命辅线。若干年后的某个夜晚,有人回首历史,翻阅这尘封的文字,一时间,飞蛾扑朔,光明满纸,跨越时空的生命便又从文字里复活。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6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k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