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车的记忆

2020-12-26 09:30  作者:夕枫香 15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每每看到大街上部队的绿色班车,我都会心里一暖。那几年,我也曾坐过这样的班车,奔走于城市与部队之间。 那时候,还是新婚不久,爱人在距离城市几十公里外的部队工作。特别凑巧的是,那辆通往部队的班车恰好在我们单位门口有一个停靠站。每每快到下班时,我”

每每看到大街上部队的绿色班车,我都会心里一暖。那几年,我也曾坐过这样的班车,奔走于城市与部队之间。

那时候,还是新婚不久,爱人在距离城市几十公里外的部队工作。特别凑巧的是,那辆通往部队的班车恰好在我们单位门口有一个停靠站。每每快到下班时,我就开始准备。五点半一到,拎上书包就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眼睛看着从西面开来的班车。班车是五点半从班车点出发,到我这里估计要有几分钟的时间。往往都是我一边过十字路口,就看见那辆熟悉的绿色班车朝这边开过来。起先,认不清这辆车,爱人就指着车子告诉我:“首先是绿色的,其次是白牌子,再有就是五点半这个时间,就没错了。”

坐得多了,就熟悉了。每次都是气喘吁吁地跑上车,因为不是首发站了,班车里往往坐满了人。这时候,往往会有一个帅气的部队学员站起来,很礼貌地对我说:“嫂子,坐这儿!”一开始,太不习惯了。后来,每每见学员或是战士遇见干部、女士,都会站起来让座,也就见怪不怪了。有时候,甚至可以遇见爱人团里的战士,我们就聊一路,开心极了。

班车可不是免费的,在班车上往往有一个老嫂子,当然也是部队干部的家属。她们多来自于农村,没有什么技能,就在班车上卖票。起先,她们不认识我,我一上车就先盯着我买票。后来,等我办齐了证件,每次老嫂子都会亲切地和我打着招呼,再不提买票的事情了。再后来,其中的一个老嫂子居然和我住在一个单元楼了,成为了邻居。

班车会穿越城市,接回那些在城市里工作的嫂子,以及来市里办事的战士们。每每班车进入部队大门时,警卫排的战士都会敬标准的军礼。班车的终点站在团部大楼下,而班车会经过爱人所在的连队。有时候,爱人已经早早地站在班车点,微笑着等我来;有的时候,他看到班车经过,就飞一样地跑过来,接过我的书包,关切地问:“饿了吧?”我们一起相跟着走回连队去。

班车的停靠点有一个小小的站台,上面标明班车行驶的时间和路线。第二天,当天微微亮,军号已经吹响,战士已经跑操喊号时,我又该离开了。这时候,爱人往往已经带着战士到操场上了。他没有办法送我,我就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听着大喇叭里广播的新闻,闻着梧桐花的清香,站在站台上等班车来。

班车是从团部外面的车队处开来的,待我上车时,往往就能瞥见爱人他们已经跑操归来,军歌嘹亮,步伐整齐,充满快乐和激情的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帷幕。我听着他们的歌声,缓缓地离开部队。

坐班车可不都是这样幸福甜美的回忆,有时候,我下班稍微晚了几分钟,眼见着班车已经离开了,我去不了部队了。我给爱人打电话,委屈地说:“我没赶上班车,它开走了。”说着,说着,眼泪就会“哗哗”地流下来。爱人笑了,说:“别着急,我借摩托车去接你。”也许,一个小时后,就可以看得到大街上爱人骑着摩托车帅气的身影。

班车坏了,或是堵车,也是常有的事。这时候,我只能和单位的领导请假了。我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爱人说:“又迟到了!”爱人却笑笑说:“那咱们下次坐更早一班的车。”

后来,随着爱人的转业,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坐那辆绿色班车了。再后来,随着部队的调整,那辆班车也取消了。可是,毕竟我和那辆绿色班车曾有过那样的一份缘,它牵着我和部队里的他,将距离变短,变近,让我们相逢在一起。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43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