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

2020-12-26 09:29  作者:夕枫香 16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记得小时候在村上过年,特别温馨热闹。从阴历二十四吃团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蒸馒头,到腊月二十八开始就是小年夜了,买新衣服、收压岁钱是小孩子最渴望做的事情。爷爷那时候还健在,算是村上的私塾先生,过年前的那段时间,很多乡亲会带着红纸来家里求”

记得小时候在村上过年,特别温馨热闹。从阴历二十四吃团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蒸馒头,到腊月二十八开始就是小年夜了,买新衣服、收压岁钱是小孩子最渴望做的事情。爷爷那时候还健在,算是村上的私塾先生,过年前的那段时间,很多乡亲会带着红纸来家里求春联,爷爷也是来者不拒一一应承。我在一旁帮着磨墨,看爷爷写字,也顺带帮着找对子、裁纸、整理写好的春联,等到大叔大婶欢欢喜喜地拿走春联时,也感觉特别开心。

那时候全村都没有电视机,除夕晚上小伙子们在村里的麦场上敲锣打鼓,小孩子们在草垛里捉迷藏,邻里乡亲都会相互串门,鞭炮声、打闹声、欢笑声彻夜不歇。大年初一,小孩子们一大早会挨家挨户地上门拜年,待到晌午时分会相互比较着“收成”……慢慢长大,一家人搬到镇上居住,去村上的次数渐渐少了,再后来,自食其力成为小城市民,就只会在过年时偶尔回村里看看了---或是踩踩村后小池塘边的青石板,或是看看房前那些槐杨树,或是拜访下依然健在的老亲戚。不经意间,记忆中的乡间小道变成了水泥马路,低矮瓦房变成了二层小楼,许多儿时的伙伴都搬到了城里或外地居住,熟识的面孔越来越少了。年少时那些简单质朴的日子早已随风而逝,被时间的河流冲刷得遥远而陌生。

有人说开始怀旧就意味着年岁已老。有一天照镜子,看到眼角难以遮掩的皱纹,才发现似水的日子就在不经意间从眉梢悄悄流逝了,些许欢笑,几多感伤,不管是否愿意,好的坏的都无法挽留。岁月更迭世事沧桑,不自觉会怀念小时候的无邪时光,想哭就哭,想闹就闹,稍不如意发个脾气,还有人哄着劝着,何其幸福。现在很多人想倾诉想抱怨都张不开口,这是否也算是“大人们”的悲哀呢?平凡世界芸芸众生,有多少人在默默承受成人世界的规则,有的人“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有的人胸中千万难言就去看风景,然后感叹“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生命就是一场不断的告别,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起,每一天都不会再重来。依然记得刚参加完高考的那年暑假,在一个前途未卜又寂寞无聊的晚上独自在家看电视,忽然看到歌手“老狼”坐在一群大学生中间,弹着吉他轻轻哼唱“同桌的你”,不自觉地泪流满面。许多年后,再次听到熟悉的旋律,依然感觉亲切,但心中已没有波澜,或许这就是流年似水的滋味。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40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