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

2020-12-25 10:02  作者:夕枫香 3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古巷的一侧出现了水乡的码头,几级台阶伸到河里,打上浪总是湿湿的。 被千年流水冲刷得凹凸不平却光滑细腻的石块,一级一级叠在一起,锁住一个岸与水的连接。 啪啪啪浪花拍岸,石块上留下的斑驳,已然刻录了码头千百年的声音。 那些时日,石块要聆听很多敲击”

古巷的一侧出现了水乡的码头,几级台阶伸到河里,打上浪总是湿湿的。

被千年流水冲刷得凹凸不平却光滑细腻的石块,一级一级叠在一起,锁住一个岸与水的连接。

“啪啪啪”浪花拍岸,石块上留下的斑驳,已然刻录了码头千百年的声音。

那些时日,石块要聆听很多敲击的音乐。踩在上面的有穿着妻子千针万线纳出的百页底布鞋的咚咚声,也有穿着漂亮绣花鞋的三寸金莲的戚戚声,还有厚茧粗壮大脚穿着草鞋的噗呲噗呲声。

那些时日,码头上的石块要倾听好多悲欢离合的故事,故事主人公的内心或撕心裂肺,或牵肠挂肚,只是表面上始终挂着一张笑脸,挥着手绢和远去的白帆作别。岸上的和船上的挥着的双手在一个寒意浓浓的春风里总是僵硬的定格。

小河的水,会让一个世界干净而宁静下来。小河的水,也会让一个现在荒凉的码头想起过去年月里的喧闹:阳光下的叮嘱声、吆喝声、叫骂声,还有那月光底下的情歌声、私语声、哭泣声……只要你能够想到,都已经发生过,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岸水相接的码头。

今日,浪花的啪啪声似乎还在数说那久远的故事,又像在述说一生的感受,人生的码头总是悲欢离合,喜怒无常。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4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