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年冬至

2020-12-25 10:02  作者:夕枫香 124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2007年的冬至,我是在平顶山度过的,那是我唯一一次在异乡过冬至。 临近冬至,大河论坛鹰城副刊的版主发帖,冬至举办温暖冬至文友联谊会。那几年,我一直在论坛上发帖,文章多次被《平顶山晚报》选用,而且版上有多个神交已久的朋友,从未谋面。算算距离,问”

2007年的冬至,我是在平顶山度过的,那是我唯一一次在异乡过冬至。

临近冬至,大河论坛鹰城副刊的版主发帖,冬至举办“温暖冬至文友联谊会”。那几年,我一直在论坛上发帖,文章多次被《平顶山晚报》选用,而且版上有多个神交已久的朋友,从未谋面。算算距离,问问车次,我准备参加。

平顶山是我没有去过的城市,但一直感觉很亲切,因为那里有好几个文友,他们的网名分别是:五月、百花、林泉、懒阳,还有东儿。其中五月是我最早认识的,一位很热情、很实诚的人,我的文章只要见报,他都会寄样报给我,从不说邮费什么的。

冬至的早晨,天还没亮,我就坐上了大巴。四个半小时,我随车穿行在阴霾的天空下,路上有雨,密密地飞在车窗上。还没进市区,五月和百花的短信就发来了:在车站出口接你。进入市区,我顾不得看城市的街景,只是一味地向前寻找着车站。下车了,我一眼就看见了一个个子高高的男子,他那双热切的大眼睛让我觉得他就是五月。

我踏进包房的瞬间,周围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问候,百花版主笑容灿烂地迎接我,让我有一种到家般的温暖和亲切。看着众多的朋友,百花版主一一向我介绍,还介绍了和我一样从许昌赶过来的朋友,还有《郑州晚报》的编辑。

林泉来了,他1.8米的高个子,风度翩翩中带着文字的气息。想象中他应该是深沉如海的中年男子,见了面才发现他年轻、爽朗,笑语声声。他热情地握住我的手,温暖有力。

平顶山为何称为鹰城,一直是我的疑问。宴席中,林泉为我作了解释,知道了这座城市曾经是古应国的所在,有过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桌上转动过来一盘盘精致的菜肴,饺子上来,林泉说:“吃饺子吧,今天是冬至。”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外边过冬至。”我想我会记住这个冬至的,为这人、为这场景。

饭后K歌,我点了首《大海》,我没有张雨生海边的忧思,却喜欢海的宽阔、浩瀚,网络与现实便如这大海,让我们相识、相见,相伴看它潮起潮落、风景无限。

因为是冬至,我谢绝了朋友的一再挽留,踏上归途,好让鹰城的朋友回到家里团聚。路上,五月和林泉的短信发来,关心与牵挂温暖着我一路的行程。靠着返程的车窗,我想起鹰城的天空、鹰城的街道,但被朋友们一张张热情的面孔压了下去。

2007年的冬至,好温暖,好难忘。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038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