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傲

2022-01-10 15:25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盼望着儿子结婚成家对于我的父母来说,他们的期望还不算实现。要让年老的父母无心无挂,我看只是做儿女的一厢情愿。完婚后不久,我的母亲就在我的耳边唠叨。

  我的妻子在怀孕临近十个月的时候分娩生下一个男孩,活泼可爱的样子使前来祝贺的亲戚朋友争相抱着看,在热烈的气氛中,我体验着为人父的滋味。
  
  孩子的出生,使我的父母一心要抱孙子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他们曾经为抚养两个儿子含辛茹苦几十年,按理应该在儿子成家之后该好好地安享晚年了,我也曾劝过他们说:“不应该再种那么多得土地了,年岁大了,该休息就休息,不要一辈子活的和牛一样辛苦。”但是他们并没有将我的话当回事,反倒让我和弟弟好好干工作,不要为家里的事操心,也不要为他们的身体担心。还说:“干了一辈子庄稼活,一天不劳作,人就像丢了魂似的,不知日子的滋味。”父母的话使我无言以对,看着他们饱经风霜,过早衰老的面容,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们才恰当。
  
  我是三十出头才结婚成家的,在此之前,父母和亲朋也曾一度为我的婚事操碎了心,但是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在寻觅和等待中,我终于遇到了人生红颜知己,这对于我的亲人们来说自然是高兴不过的喜事了,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和女友从认识,到恋爱,再到结婚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可谓是“闪电婚姻”。虽然恋爱时间短,婚后我和妻子感情却丝毫不浅,日子在平平淡淡中过得有滋有味,红红火火。
  
  盼望着儿子结婚成家对于我的父母来说,他们的期望还不算实现。要让年老的父母无心无挂,我看只是做儿女的一厢情愿。完婚后不久,我的母亲就在我的耳边唠叨:“我和你爸腿脚现在还灵便,还有些力气,你应该趁早要个孩子,我和你爸也好给你哄上几年,免得你请保姆,(保姆)哄着孩子不放心不说,还要花钱。”母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做儿子的只能顺从,我知道,我即使再有充分的理由,也无法说服母亲放弃抱孙辈的愿望。天地之间父母对于子女总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期望,他们期望子女比自己日子过得好,过得美满,过得幸福,而他们对于自己始终是那样的苛刻,苛刻得有些不近人情,即使吃菜嚼糠,只要子女能吃上米面,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生时含笑,死后瞑目了。
  
  父母,是天地间子女真正的守护神,是子女走向美满幸福的最忠诚也是最无私的“奴隶”。而做子女的又是怎样对待父母的呢?“一对父母可以养活十个孩子,十个孩子却养不活一个父亲或是母亲!”——这不是危言耸听,这句话从何时起出自何人之口,已经无法考证,不说古代,就说现在的社会中,只要我们稍稍留心就不难听说或是看到离弃年迈的父母,虐待年迈父母的现象依旧或多或少地存在于我们的周围甚至于我们自己的言行中,就像继承祖先的文明一样,我们总是再继承的同时,也剔除着文明的瑕疵,但是从今天所谓文明社会中依然显现的陋习来看,似乎这项剔除文明瑕疵的工作做的还很不到位!
  
  怎么办?
  
  好在我的孩子出生不到一年,我这做父亲的,抱着他看着他稚嫩的脸,以及一逗就笑的可爱的样子,想,他将来会成为怎样的一个人呢?他将来对我和他的母亲是孝敬还是不孝呢?他将来对于社会是好还是坏呢?……孩子的路说到底还得由他自己去走,我和妻子所能做的就是对他后天的教育以及家庭熏陶,至于他将来成为有用之栋梁还是无用之枝,关键还在于他自己。
  
  想一想我的孩子还是幸运的,比起和他一同出生,或是在他之前,或是在他之后出生在四川汶川�p北川等地震区域的婴孩,我的孩子——他真是太幸运了。送子娘娘没有把他送往汶川�p北川等震区,而是把他送给了我和我的妻子。虽然地震的余波从遥远的四川传到了陕南的安康,但是好多次在大地震颤和高楼摇摆之后,一切又复归平静。我清楚记得,当第一次余震传来的时候,我的在安康市人民医院刚出生才几天的儿子因为黄疸指数被医生查出超标,不得不住进儿科住院部接受去除黄疸的治疗。5月12日中午,我的接受黄疸治疗的儿子依然和前两天一样躺在治疗箱内接受蓝光的照射,坐在旁边木凳上的我看着被黑布蒙着眼睛“哼哼唧唧”不停叫唤抗议的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要是我能代替儿子该多好,他来到人世才几天就遭受这样的痛苦,我于心不忍,心里感到沉沉的……突然,我感到屁股下的目瞪连着我的身体晃了几下,抬头看屋顶上吊着的荧光灯也在晃来荡去,我猛然受惊,疑道:“莫不是地震了!?”同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乱了2008年5月12日中午儿科住院部的清静,伴随着人们杂乱的呼喊声,一位年轻的护士小姐匆匆忙忙地在楼道里跑着冲每个病室喊:“快,快出来!地震了——到院子去!快!到院子去!!”还没等开口,另一位护士小姐急急地打开医疗箱,熟练地把我的孩子从箱内抱了出来,此时因照顾孙子而劳累不堪的半躺在孙子病床上歇息的我的母亲匆忙接过护士递过来的熟睡不久的我的儿子,用小褥子裹住,一边疾步朝病房外的花园走去,一边半回头招呼我把孩子的奶瓶拿着,里面又充好的奶水,我赶忙照办,三步并作两步也跟着出去了……
  
  医院的花园里已经有好多的病人以及医护人员,人们在慌乱中谈论着地震的事儿——当时还不知道是四川发生了地震。我在安顿了母亲和孩子后,又急忙在人群中搜索起妻子来,她产后一直接受着为期七天的住院观察,住在儿科住院部对面的妇产科里,中间隔着目前求生的人们聚集的花园。陆陆续续还有病人被抬到花园里,我朝妇产科那面走去,终于看到了妻子和她的母亲——我的岳母在妇产科前面的人群里,她们也在焦急地朝儿科住院部张望着,见到了我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大约二十多分钟之后,大地没有在发生震颤,花园里胆子大一些的医护人员开始返回到各自的科室,随后一些病人也跟着向病室走去。“四川发生了地震,电视里正在播放,陕南受余震波及,不会有事的。”院方有人说。打消了疑虑,花园里剩下的已经不多的还在观望的人们也才陆续回到各自的病室。
  
  生命是可贵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每个人都没有任何理由践踏自己的生命,有的只是珍惜生命,即使身患病疾,痛苦缠身,在意外遇到地震,高楼晃动的时刻,没有那个病人愿意呆在阴凉的病室中。至今5月12日在安康市人民医院花园里的场景仍清晰在我的脑海里映现,那是怎样的景象呢?普遍的人们脸上都带着惶恐的神色,不少人不顾太阳的炙烤,目光呆滞地仰头望着万里长空。病人们穿戴的衣服鞋帽花样百出,许多因来不及穿戴而只用了被子裹住身体,不少重病患者还躺在担架上盖着被子,昏昏欲睡或是抽搐的样子表明他们正在和死神战斗着,本来就被病痛折磨着,这个时候还得经受“醉酒”大地的摇摆,他们实在难以承受来自身体内外的危险的迫压,生命的底气做着最后的释放。
  
  我的来到人世才几天的儿子,他对于人类刚刚发生的大灾难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返回病室,经历了恐惧的大人们眉头仍然紧锁着,我的儿子在他奶奶的怀抱里却以匀称的微微的鼾声表明他已进入了梦乡。
  
  这场地震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关于中国汶川大地震的新闻影视一天到晚不间断地播放着。那倒塌的高楼房舍,那被震为平地的城市,那凹陷的大地,还有那表情惶恐至极的男女老幼,还有那呼天喊地痛苦不堪地跪倒在罹难的亲人身旁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们……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善良人们的眼泪此时都在为遭受灾难的华夏儿女在流淌,全世界友善、同情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中国四川那个名叫“汶川”的地方……面对灾难,面对残不忍睹的废墟,听着在废墟里呼救的呻吟声……我只想这是我的拳头压着我的胸脯所做的一个征兆不好的噩梦,但是,我狠很地拧了一把自己的肌肉,疼痛中我清楚这是现实,电视里播放着在弥漫着尘埃的震区,来自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救援人员正在小心翼翼地从废墟里拯救着还有一丝生还希望老人、儿童、青年、壮年,还有和我儿子一般的婴幼儿以及和我妻子一样刚分娩没有几天还没有熟悉孩子“哼唧”声的母亲……我感到心里绞痛,不愿在回忆下去了!
  
  我们不应该忘记——2008年5月12日以及随后而来的那烙在记忆里负重不堪的日子!灾难面前,我们曾经万众一心,我们曾经坚强不屈,我们曾经全力以赴……
  
  好了,平静一下心绪。看着熟睡过去的儿子,我思量该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2008年,在中国是不寻常的一年,中国人可以说是苦乐交织。年初的雪灾,紧随其后的大地震。不能全是灾难,正如人生,不能总是坎坷,也还应该有理想快乐。这年的8月8日,中国人民由衷期盼的奥林匹克奥运会将要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鸟巢举行,这给历经自然灾害的中国人民带来了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灾难是痛苦难忘的,理想却让人振奋铭记!中国人民不但能团结一致战胜灾难,而且也能众志成城为着奥运会的民族理想的实现而奋斗。
  
  为着希望而奋斗,过去的历史我们也应该牢记。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表示纪念或是期盼呢?中国人传统上给孩子起名字是有着特别的讲究的。孩子出生就请阴阳先生按照“八卦”或是“易经”屈指掐算出孩子的“五行”和“八字”,然后根据测算的孩子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缺失与否以及是否与“八字”对应等玄学理念,才决定给孩子起个与命运适应的名字。例如缺“木”,则利用孩子起名的时机在名字里加一个带“木”字旁的汉字以达到弥补“五行”不足的目的,使得孩子在人生中带着齐全的“五行”和“八字”顺顺当当走征程。这种千百年来延续的起名子的习俗,在今天仍然起着作用,这其中究竟有多少科学的道理,没有人说得清。不过,一些家长给孩子起名字却并不这样,只是认为孩子的名字应该有个纪念意义,就把生活中某些发生的或是希望的典型事件加以想象利用,在孩子的名字中给以蕴涵。但是无论用何种方法,家长给孩子起名字的终极目的,就是预兆孩子将来能生活的美满幸福,并且事业有成。
  
  我和妻子经过斟酌,结合2008年奥运会将在8月举行的历史事件,给儿子起了个小名叫“奥傲”,意即奥运会是值得骄傲的事件。孩子还小,大名不用急着起,后面再说吧。
  
  就这样,我的儿子在出生后十多天有了自己的小名,即“乳名”。如果他将来成人后不反对父母给他起的小名,那么,他一生都将用“奥傲”的乳名被家里人以及知己的亲朋叫下去。
  
  我的孩子——奥傲在一天天长大,他在父母亲人搭建的温室里快乐生活着,饿的时候就哭,吃饱了就睡,无忧无虑,而我和妻子从早到晚不得不为生计而忙碌着,一罐仅供他吃不到一星期的奶粉花费在二三百元,一月加上其它费用,他的开销则在一千元以上,占去了家里收入的大部分。人生许多时候都生活在矛盾当中,即使养活孩子也不例外,为了不亏待他,我艰辛地工作,在勤劳中节俭,从不给自己额外多用一分钱。有时候静下心来想一想,要是没有孩子,我的生活一定不会这样拮据。
  
  但是,生活的困难总得想办法克服,日子要过,孩子还得养。奥傲出生在我和妻子的身边,这是我们的缘分,他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的乐趣,也给上辈人还有我和妻带来了未来生活希望
  
  可以说,人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活在下辈人的希望中。一代一代的人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这样循环前行,才使人类过到今天的气色。
  在中国的民间,流传至今的女娲造人传说是这样的: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煌磷魅耍�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於泥中,举以为人。
  
  ——《太平御览》
  
  人是神创造的吗?至少在远古时期的先民是这样认为的。
  
  神历来在人们的心目中无所不能,但是神似乎也并不完美。作为中国远古神话中流传下来的创造了人类的神——女娲,她�煌猎烊说氖焙颍�也会有“剧务力不暇供”的无奈,以致于“乃引绳於泥中”,溅起泥浆造人。这样一来,倒是人类的身份在当时就有了差别,�煌磷龀傻娜嗽蚴桥�娲劳力伤神造的,这些人自然要比泥浆变化的人更具有人样。人类的想象是丰富的,是无限的。因此在社会对女娲造人说流传的过程中,人们也对故事进行了不断的延续和内容的充实,掺杂进了不少社会意念,为此人类对于人的高低贵贱的等级就有了水到渠成的理由。更具有人样的�煌磷龀傻娜�自然身份就高贵,是为“人上人”;而泥浆变化的人呢?想一想,其方法简单,其数量自然是最庞大的,非�煌林�人可比。常言说:物以稀为贵。�煌林�人注定要成为人类社会的主宰,来作为一个高贵的群体统治低级的泥浆之人。安心的接受统治,在近现代文明建立之前的国家中,统治者曾经一次次地利用着这个神话给自己辩解,使百姓草民安心现状,不要埋怨说自己境遇不好,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先人是泥浆变得,而不是女娲神费时费力�煌磷龀傻摹�
  
  如果没有近现代自然科学的考证,不知道百姓和草民被统治者利用神造人的学说还要欺骗多久?
  
  现代文明的发展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不在相信神造人的无知之说了。但是,毕竟宗教在现实社会中还有存在,所以还有皈依宗教的一些人继续保持着传统的贵贱意识,默默地在现代文明的光芒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里生活着,有时也走出来瞧瞧现代文明的光辉,但是却无动于衷,结果又木然地退回角落。
  
  生活在现代文明阳光普照的人们,是幸运的,曾经存在于先人心头几千年的神造人的荒谬学说,只拿来当作有趣的历史文化加以品析,或作为茶余饭后,田间地头聊天的资本。即使大字不识半个的草民,他们也能头头是道,津津有味,口若悬河地畅所欲言一番,而不负任何道义、社会和法律的责任
  
  既然人类不是神创造的,那么,“�煌磷魅�”和“引绳於泥中,举以为人”自然就是假的了,是无稽之谈。不过,人与人之间还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呢?从社会现实体验,我要说,还是有的。近现代虽然人类为民主、博爱、自由的社会而奋斗不息,但是根深蒂固,因循守旧的旧的礼法、思想、意识还浓厚的存在于人们的头脑里,尤其在中国人的头脑里更为严重,这就使得在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在现实社会里还不能自然而然地达到,在中国,非要走很长的路不可!
  
  单就中国的家长说来,还在孩子是婴儿的时候,就已经灌输钱财和等级贵贱理论了。抱在怀中已经可以东张西望,见了自认为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哼哼唧唧的婴孩,大人们经常会拿出一张或几张大小不一样的钞票来,在孩子眼前晃动,看孩子的反映,如果孩子伸出稚嫩的肉乎乎的小手拿钱,大人脸上会有满足得高兴得神情,如果孩子无动于衷,或是伸出稚嫩的肉乎乎的小手把钱打掉,大人会故作生气状,说:“这个小东西,连钱都不要!长大看你要啥!”这是其一;其二呢,家长抱着孩子出门到公路上或集镇或闹市区,看着孩子对过往的小轿车小眼睛一直盯着看,就会有意或无意地顺口说:“小车好不好?我娃将来好好上学,长大了当了大官,国家就会给娃配发小车,我娃也会人五人六地坐着小车全国全世界到处风光去!”
  
  难以想想,一个人在“人之初”就受到钱财和等级贵贱理论的启蒙教育,将来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怎样的影响。从今天社会人与人之间出现的严重的信任危机来看,这种传统的惟利是图,惟贵贱,惟物质,惟利益的一直延续到孩子成人的家长教育,是可怕的。不单家庭里是这样,就连我们文明的圣地——学校,也长期以来存在着等级的不合理教育模式,从小学开始的所谓“快班”和“慢班”,即“重点班”和“普通班”,其对接受十多年基础教育的孩子来说,其对学生心灵和人格自尊的消极影响是何等的深重!
  
  我的孩子还小,他再有十多天就满一岁了,他有着和他同龄孩子一样的聪明、活泼、可爱、淘气的劲头。不一样的亲戚朋友抱着哄他玩耍的时候,对他的诱导和启蒙教育是不一样的。当然,其中自然不缺拿钱和等级贵贱等理论对他进行言传身教的事例了。这使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直感到心里暖不起来。似的,我也希望孩子将来成人后有出息,有本事,但不是希望他做一个惟利是图式的人,而是希望他在安分守己,老老诚诚做人的前提下,力所能及地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对社会有所作为。
  
  前不久,我抱着孩子去街市闲逛,他的伶俐惹人的可爱样,使路上认识的熟人都要把他抱在怀里逗闹一会。每每被别的人抱着的时候,要么他盯着对方看一会,然后回过头来把我看一眼;要么他一到别人怀里就眉头一皱,做哭泣样。出门一次,两次……我的孩子就会对出门游玩上瘾,使得每天总到某个时段就会表情不高兴地乱嚷嚷,其意思就是让家长抱着出去游玩。
  
  人之初,性本善。是孔老夫子说的。但是诸子百家中也有说人之初,性本恶的。在我认为,人之初,不善也不恶。至于孩子将来成人对社会是好是坏,是善是恶,是损人利己还是损己利人,是被社会接纳还是遗弃,是声名显赫还是默默无闻,那要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记得鲁迅先生曾写过一片讽喻短文,说:一个富人家的婴孩出月的时候,亲戚朋友前来祝贺,富人很高兴地大摆宴席款待客人。席间客人争相把孩子抱在怀里端详并说些祝福的话语。一种人说,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贵人,富人听后十分高兴;二种人说,这个孩子将来会长命百岁,富人依然很高兴;三种人说,这个孩子将来会死的,富人立即翻脸把这个人痛打一顿。……到底婴孩将来会成为贵人还是能长命百岁,那是后天发展的结果,是不能预知的,但是无论是贵人还是长命百岁的人,总有一天会死去的,这是地地道道的大实话,人人心知肚明的,是千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但是偏偏第三种人遭到了白眼和痛打,这说明什么呢?说实话的人反而没有遭到好报,这样的事例即使在今天又何其少呢!
  
  不少人,一生都是在自欺欺人中过活着,并且还过得滋润惬意。
  
  黄头发蓝眼珠白皮肤的英国博物学家达尔文关于人类起源于猿类的发现和论断,是了不起的。在理论中达尔文也阐明了生物界适者生存的竞争观点,依此,不难理解,摆脱不了动物性的人类,其相互之间的尔虞我诈,坑蒙拐骗,偷劫杀戮,还有国家、区域之间,集团之间的烽火硝烟,战斗征服等等现象是难以灭绝的,除非要等到人类彻底摆脱动物性的那一天……
  
  那一天,实在是太遥远了,至少对现在的人类来说,只能在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著作中去读到,就人类目前的现状而论,非要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和演变才能实现。
  
  既然现在乃至多年之后的社会依旧存在着残酷的不合乎道义的竞争生存的现实,看着怀中安详熟睡的乖巧的儿子——奥傲,我只能祝福他——
  快乐成长一生平安!
  2009年4月12日作于安康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26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