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菊花香

2022-01-10 15:23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母亲的爱菊,在村里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我还清楚地记得儿时,我家的前院到了秋季,总能见到金黄的一大片。那是母亲侍弄的金钱菊,花朵虽然不大,但开得极为旺盛。

  秋风,吹走了夏的炎热,丝丝凉意侵入肌肤;秋风,染黄了小草、染黄了枫叶秋风,吹落了树叶,路旁的梧桐,日渐凋零,终于发出一声无奈而沉重的叹息,极不情愿地飘离了枝头;秋风,吹熟了整个季节,远处田野里的稻子,金灿灿的,棉花,雪白雪白的,还有农人忙碌的身影。
  
  秋风,吹来了满园的姹紫,花中四君子之一的菊;如同赶集似的,开得正盛。菊,她有着松一般的风格,梅一样的品行。满园的菊花,露出妩媚的姿态,风儿飘过,婆娑起舞,让人顿觉充满了诗情花意。白菊,洁白如雪,飘若浮云,仪态万方;红菊,如燃烧的火焰,别有情致,似面露得意之色;金钱菊,黄灿灿的,小巧玲珑,清新俊俏;绿色的、紫色的,神态各异……
  
  然而,枯草断茎掩饰不住秋的落寞。一场秋雨淋湿了整个季节,淋湿了我的秀发,更淋湿了我的心情。看见满园怒放的菊花,深深呼吸,一股幽香沁入心脾。金钱菊的花朵,格外醒目,花瓣如刚出生的豆芽,细细密密,紧紧簇拥。看着她灿烂的花朵,我禁不住泪眼朦胧。
  
  对于菊,我有一种特殊的情愫。母亲一生与菊有缘,她生在菊花盛开的季节,也于菊花盛开的时节离开尘世。不但她的名字里有菊,而且她还特喜欢养菊。这,几乎就是我对母亲的全部记忆
  
  母亲的爱菊,在村里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我还清楚地记得儿时,我家的前院到了秋季,总能见到金黄的一大片。那是母亲侍弄的金钱菊,花朵虽然不大,但开得极为旺盛。那股清幽的芳香常引得乡邻驻足回首。母亲的爱菊与陶渊明自是不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那份旷达,看似潇洒,实则是对现实的逃避,在恬静的生活中流露出几许人生无奈。远离黑暗的社会现实,寄情山水,并非出自本意。虽然母亲一生极为坎坷,少年丧母,在成长中,承担起照顾弟妹的责任,过早领略了生活的艰辛;中年跟着遭受不白之冤的父亲,受尽了折磨;老年丧夫,病痛缠身。可谓是命运多舛啊!从一次次的伤痛走过,母亲的笑声依然爽朗,对生活永远是那么的热情。
  
  母亲爱菊,尤其爱那种不太名贵的金钱菊,儿时的我从不在意。长大后,觉得不甚理解。有次,我不经意问母亲:“妈,明年我们也养些名贵的品种吧。”母亲笑笑,“干什么?跟人攀比呀,我可不要。”母亲的话更让我不解,“为什么?”“这个,特贱,好养。隔三差五的浇点水就行。不需要太多的伺候。那些名贵的,娇气着呢。”我才明白,原来母亲对她的喜爱,全是源于她的不娇气,源于她旺盛的生命力。不管外界的环境有多恶劣,她依然于秋季里灿烂,依然芳香如故。
  
  母亲一生,经历了人世的风雨,依然从容,依然热情似火,依然深深地爱着。那份执着,岂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母亲美丽的,她的美丽不仅在外表,更在于她对家庭、对孩子无私的奉献。回想母亲一生,我忽然觉得母亲如同那娇小玲珑的金钱菊一般,永远是那么清新俏丽。
  
  母亲离世已经三年了。我再也无法看见母亲侍弄的菊花;再也听不见母亲絮语;再也感受不到那股直抵心灵深处的幽香了。几度菊花香,季节如故,香气如故,而斯人不在,音容难觅。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2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