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母亲(一)

2022-01-10 15:18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年夜,母亲没有吃一个梨
???
??母亲下地穿鞋出屋,家里人除我以外没谁留意,也没人注意,我朝爸爸坐着的炕头挪了挪。大家都在专心包饺子。弟弟反反复复摆弄着饺子,那样子好像经他摆过的饺子就会热气腾腾地进了他嘴里一样有滋味。爸爸也没注意到我坐在他身边了,还是那样认真地擀饺子皮儿。
??坐爸爸身边,我一下子踏实了许多,但两只眼睛仍然飞快地转动。脑子也在想着各种各样的对策。竖起耳朵留心室外的动静。
??
??这是大年三十晚上,是六十年代的年夜。我当时九岁。那时,记忆中多数人家是边包饺子边说一些家事、风俗人情,或听上了年岁的老人讲一些希奇鬼怪的故事。我就听过母亲有声有色地讲“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
??平常的时候,我们放学写完家庭作业之后,一帮孩子聚在一起玩扑克,下棋、跳格或在冰上玩。我大多数跟姐姐和她们一起玩,她们呵护着我。不像哥哥,从不慊让我,总摆出几分架子。记得有一回同他玩扑克,我输了,心里不是滋味,又赶上吃饭了,我边气哼哼地坐在饭桌旁。那时,家里做的菜都是清汤寡水的。我望着白菜帮子气更大了,夹起菜帮朝地上扔了一块。边扔边说这么老的菜帮能吃吗!哥哥一见,心痛地对我吼:“你吃不吃!”
??“你管得着吗!”我气哼哼地也吼了一声。
??“我看你是不想吃了。”哥哥边说边把菜碗抢了过去。“哇!”我哭了,把玩扑克的气撒出来了。
??这一哭把一旁的爸爸心痛了。他抄起饭勺打哥哥。这阵势,我吓得立刻止了哭声。哥哥扔下筷子跑了出去。要知道我们六个姐弟之中爸爸最疼我了。
??印象中,爸爸的身体一向不太好,老是胃痛,家里“粮食薄”上按人数供应的那点细粮(大米、白面)就全给爸爸自己吃了。那时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母亲就用这点细粮时常给爸爸蒸上一小盒饭。每次,吃饭时爸爸都有意留下一口说吃不了啦,给我吃。爸爸给的借口是我太瘦了(那时谁不瘦啊)缺营养。其实,姐弟们谁都明白这是爸爸偏爱。别小看这一个“积木块”大小的一疙瘩饭,尽管爸爸有“理由”,尽管我紧挨着爸爸吃饭,我虽然是低着头吃,我能凭感觉感到弟弟妹妹们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还有一缕鄙夷的眼光,那是哥哥的。
??
??正如我所估计,母亲进屋手里拎着一个编织袋,袋子里装着可怜巴巴的几个冻秋梨。原本是一袋子,这我比谁都清楚。
??年前,家里办置年货,其实,只不过是把“粮食薄”上的细粮一买回三个月的,也只有过年粮食供应站才这样供应。余下在托人买些肥猪肉,(那时,你不托人是买不到肥肉,)记得,有一回哥哥买回四指肥膘肉还挺令邻居们羡慕呢。再就是买些瓜子、糖、冻秋梨。这些年货,时下的孩子虽然瞧不上眼。但那时却只有在年三十晚上,一家人才能边包饺子边吃几个糖果、嗑点瓜子、吃几个冻秋梨。上谁家做客,最讲究的是给你化一盆冻秋梨了。
??买回冻秋梨,母亲也担心我们这一大帮孩子一哄吃光。就偷偷地找个地方藏起来,为此叫母亲费了一些心思,藏哪都觉不保准儿。其实,我想母亲多于躲藏,我也从不看母亲藏哪儿,只要我知道冻秋梨买了回来就能翻到,十拿九稳。这也是那个年代练出的本领。
??这一次,我在大缸里找到母亲藏的冻秋梨。我那时的牙真棒,那么硬的冻梨我吃起来毫不在意。仓房里很冷,冻得我直哆嗦。然而,冻秋梨的诱惑力太大了,我边吃边想吃完这个就不吃了,可每次都是不等吃完便又摸出一个。
??年夜,我才发现自己忽视了一点,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不用说这事儿是弟弟干的,我却竟然不知。
??我原以为母亲会发火,所以在母亲出屋的同时我有了准备,躲在爸爸身边。然而,估计错了,母亲没发火。就像原本就买这几个冻秋梨。这一刻,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这一次也是我对母亲最认真观察的一次,成了十几年后我心中的一到风景
??“吃梨吧,精神一下,再包饺子。”母亲边说边用一个盆化梨
??盆里的冻秋梨,如果按家中的人均分,正好少两个。我偷偷地瞧弟弟,他低着头没敢看我,仍专心致志地摆饺子。这个尾巴,我很很地瞪了他两眼。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留心袋子里还有多少呢,这里面的文章弟弟做得太精巧了。
??梨化好后,母亲把梨分送我们。我现在实在想不起来了,当时我是什么样子接过冻秋梨。但那梨的味道,至今我还记得。
??
??那一年的年三十,母亲没有吃到一个冻秋梨。
??
??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23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