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的紫槐花

2022-01-09 12:42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她每天就这样看着,看着槐树发芽,长叶,花开,花落,叶落,枝杈积雪。每当长叶花开的时候,稠密的树冠会遮住对面的楼宇,每当对面的楼宇再露出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凉了。

  她的视线就那么可怜的一点距离,再想往远看,那排排连绵的楼宇已经遮住了目光。她看对面楼宇的窗玻,看人家阳台上的花卉,看人家的小孩在阳台上蹦蹦跳跳。天空,就那么一点蓝,每当白云飘来,她心里默默的数着,一朵两朵,还有的成条儿,像带儿,飘呀,飞呀,多美呀。
  
  天空瞬间飞过的小鸟,一掠即过,成了一个小黑点,她的目光会送出它们老远老远,直至消失在天际。
  
  她的目光可以仰视,能够平视,只有紧贴窗台,才能费力的用胳膊撑起上身俯视。记得第一次往下看,她看到了刚刚栽下的小树苗,几年的工夫,小苗已经长到与窗玻平行了。记得第一次看到树叶的时候,她的心砰砰直跳,眼泪不由的在眼眶里打转儿。下来,随着天气的转暖,更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那树居然开花了,开的是成嘟噜成串紫红色的槐花。
  
  她每天就这样看着,看着槐树发芽,长叶,花开,花落,叶落,枝杈积雪。每当长叶花开的时候,稠密的树冠会遮住对面的楼宇,每当对面的楼宇再露出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凉了。
  
  今年的槐花又开了,开的似乎比往年多而且艳丽。
  
  她坐在轮椅上惊喜的看着,开窗透户,风儿挤进,清爽的同时,她已经闻到了那淡淡的花香。她贪婪的看着,嗅着,胸脯起伏的嗅着,真想走出去抱抱树干,摸摸花瓣,亲吻花香。
  
  她的眼睛亮了,暗了,合住了,慢慢的靠在轮椅上睡着了。
  
  她又回到了从前。那时的家是平房小院,墙那边的邻家,有个叫海子的男孩。她与海子从小一起长大,小小的时候手拉手上学,到了分开手的时候又目光相约。记得,海子什么事都让着她,似乎她老是对的。路上有狗,她躲到海子身后,买两根冰棍儿,海子吃三毛的,她吃五毛的。尤其是每年青杏下来的时候,她更会撒娇,毫不羞涩的让海子给她买,她习惯了,似乎欺负海子是理所当然的事。高二的时候,有一次班里组织郊游,很陡的山坡上她不好好走,海子劝她也不听,最后还是崴了脚。当着同学们的面,海子毫不犹豫的背起了她,她的脸红了,老实的趴在海子的背上。她第一次这么近的嗅到了异性青春的气息,她的心砰砰直跳。
  
  高三的时候,她家搬到了小区,海子还是每天定时在小区门口等她。有一天晚上,他们骑着自行车去上晚自习,路上一道白光闪过,一辆汽车毫无先兆的撞倒了她。她倒下了,血顺着脑门流到了脸上,眼睛里,感觉真像是现在盛开的紫色槐花。
  
  她住进了医院。当她回家的时候才知,海子在与司机的理论中,失手用砖头砸残了司机,被判了刑。祸不单行,她的父亲也因心梗,在一次出差的路上撒手人寰,母亲被彻底击垮了,身体每况日下。
  
  她每天,就这样看着窗玻外槐树的变化,她每天,都在思念着那个叫海子的男孩。他,就是那年开花的时节走的,他,快回来了。
  
  砰砰的敲门声那么急,那么的响。她惊醒了,母亲拉开了门,一个壮实的汉子站在门口。汉子气喘吁吁的站着,眼睛直愣愣的,她看清了,真的看清了,没错,是海子,就是海子。
  
  海子轻轻的走到轮椅旁,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的手扬起来,渴望的望着,长时间深情的望着。海子向前,再向前,继而把她抱起来,她感觉被勒得很紧,呼吸都有些困难,海子,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嗅着,嗅着。她哭了,放声的大哭了,她再抖,浑身的颤抖,她的心在颤,颤的语无伦次,她瞬间想起了好多好多……最后,她竭尽全力,以致轮椅都向前滑动了几步。海子,你,你走吧!说完,她昏了过去。
  
  海子走了,海子天天还来。
  
  他背着她看槐花,他推着她走到很远的郊野,看远处的山,看近处的水,看田埂上青青的小草,还有那盛开的不知名的小黄花,他天天陪着她,扶着她恢复锻炼。早早的来,晚晚的走,日复一日。她的下肢红润了,渐渐地有力气了,有一天,她扶着他站起来了,又开始蹒跚学步了。每当她坚持不住时,他会和她黑下脸,当她自己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当她迈出第二步的时候,海子大声的叫着,跳着,再一次兴奋的抱起了她……
  
  槐花又一次开放的时候,他们亲昵的站在树下观赏。尤其是她,就着熏风,淋着枝叶洒下的细碎阳光,穿着紫色的连衣裙妙曼的走着。她,珍爱的把槐花摘下来,放在鼻子下,闭着眼睛起劲的闻着,闻着。

责任编辑叶子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8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