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跳舞

2022-01-09 12:38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在炫美的舞池中,我渐渐的将身体的重心上移,我的上半身在慢慢变得灵活,在我的狂想曲里我露出十足自恋摄人的眼神。我身体的每一次静止里都蕴含着奢华的力量

    校园的丁香开得正艳,尤其是夜里,繁星缀满天空,无需辨别方向,丁香花的满是奇异的芳香引领着我的脚步,在这一刻我知道我有了想跳舞的冲动。
    疯狂的扭动腰肢,让四肢逃离躯体的牵制,任由巨大的机器怪兽怒吼出的音调控制我的头。打几声口哨,喷几个响指,对着同样忘我的女郎抛个媚眼。转动的霓虹灯下,我在跳舞——我的四肢和我的腰在跳舞;我在哪里?
    丁香花说:“你在走高空钢丝,你的每一次超出范围的扭动都会将你的表演破坏。”
    在炫美的舞池中,我渐渐的将身体的重心上移,我的上半身在慢慢变得灵活,在我的狂想曲里我露出十足自恋摄人的眼神。我身体的每一次静止里都蕴含着奢华的力量。我的手指狠狠地抚摸着自己,我的心在触摸我的身体。我是孤独的拉丁舞者,用我的爱将地板灼烧。
    弧线能让直线丰满,我不想我的生活骨瘦如材。

     Bésame, bésame mucho ,Que tengo miedo perdert(吻我,深深地吻我吧,我好怕之后就会失去你)我固执的听从音乐的安排,我的手肘和我的脚、我的躯体和心灵都在这弧线中慢慢恢复了知觉。
  Bésame, bésame mucho Como si fuera esta noche la última vez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就好像今晚是最后一夜。)音乐戛然而止,我舞步的弧度停留在空中。这将是我最后的舞蹈?
    丁香花说:“你舞蹈中的每一条弧线都是不道德的,因为弧线中充满的奢华的力量折断了你的翅膀。”
    不可以麻木,也不可以放纵,在我枯瘦如脊的生活里,真的就丧失了一切可以改变的可能?
    丁香花的满是奇异的芳香引领着我的脚步。丁香花说:“不要想你的动作,跟着你心灵的节拍。
    夜,是一团漆黑——夜里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没有浮华,也没有厌弃。嗅着丁香花奇异的香气,我呢喃着:“我存在着,我存在着,我存在着。”清风摆弄着丁香花的芊芊素手,我跟随着丁香花的舞步。远处是春虫的浅唱低吟,偶尔传来一片蛙鸣。
    自然的交响是如此的真实,我已不存在,另一个我却逐渐丰满。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7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