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二百元假钞

2022-01-09 12:32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带着收获的喜悦开始点钱,当我重新辨认百元钞时,立刻怔住了,识别出有两张是假的。发觉主席像不再那么逼真,大脑“嗡”得一片茫然。父亲几天来的受累挨冻,辛苦奔波化为乌有。

  拉开抽屉,翻找东西,我又一次触到了用方便袋包裹着的两张百元假钞。
  去年除夕,我帮父亲去卖韭菜。当小村还在黑黑的静谧中酣睡,父亲的摩托三轮就载着我,一路颠簸,一路疾驰向三十里外的张桥镇奔去。冰冷的空气冻得我的两足肿胀般痛麻,赶到张桥镇时,天才蒙蒙亮。跳下车,越发觉着冷,点着一堆火,围着烤,才缓解了寒冷带来的痛苦
  
  不久,卖菜人便聚拢来,围着火堆,谈菜的价格,谈行情,对今日各种菜的预测。你到我摊前说两句,我到你摊前道两声。你一言,我一语,熬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已经老高了,集上还不见买菜人的身影,又是一阵苦等,总算看到有人在菜摊前走动了。此时,已经九点半了,卖蒜薹的,卖藕的,卖蘑菇的已经开始卖了;看看车上的四百多斤韭菜,我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明天可是初一,今天是最后一天卖了。
  
  看着其他菜摊已经开了秤,我不免有点焦急起来,父亲的脸上则显得平静得多。总算来了第一位顾客,父亲麻利的从车里拿出一把韭菜,熟练的让买菜人看了看叶子和跟,顺势递给了他,经过简单的讨价还价,卖出了那把韭菜。按行话说也算开了秤。不久又卖了三四把,就这样三两把,三两把地卖着,可对四百多斤来说,三十把五十把也无济于事啊。我有点急躁了,却不便发作,只是机械地重复着买菜人询问的菜价。不知不觉集市上已挤满了人,到处是人影,到处充斥着买着和卖者的问答声。我看了看表十点半多了,父亲说:“这就开始卖快了。”果然是这样,一些问过价的回头客开始到我们摊前来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价格谈定,客人们开始拨弄韭菜根部的泥土,然后称菜。父亲负责称,我负责算帐,收钱和找钱。父亲把一捆捆韭菜递给买菜者,买菜者细心的拨弄着根部的泥土,你一捆我两捆,父亲每次都要发出十捆左右,客人们拨弄完,父亲再一份一份地称,我再一份一份地算账、收钱找零钱,还得防止有人不交钱就把菜拿走。打发走第一拨买菜者,觉得头脑有点发胀。
  
  又一拨人围拢来了,我重复着算账、收钱、找零钱,这时头脑反应有点迟钝。突然,一张百元红版钞票悄然伸了过来,我心中一动,定了定神,我迟疑着接过钞票。“不会是假钞吧。”,我思忖着。拿在手里,拇指和食指来回摸搓着钞票,硬硬的纸张,清晰的主席像,正面右端的印花里也有“100”字样,我正在踌躇,“有人打眼一看就能辨别真假”,也许我迟疑的时间稍长了一些,有的买菜者有点不耐烦了。给钱者也说,“大年下,谁丧这良心�o假钱呢?我一想也是,就不再怀疑,快速地找了钱。接连不断的买菜人围着我们,让我我忙得有点心烦意乱,觉得头脑发胀。这时又有一张百元钞票递了过来,我仔细的辨别着这张钞票,左下角“100”字样,变换色彩,右端的印花里的“100”字样清晰可辨。我确定了它的真实性,刚要找钱,那人却说有零钱,我把百元钞还给那人,那人在兜里摸索了好一阵子,却说零钱还是不够,又给我了百元钞,我匆忙找钱。时间匆匆过去了,车上的韭菜也渐渐少了,终于下午三点多钟,剩下了散乱的几捆。我们决定回家,不再卖了。三轮车一路狂奔,返回到家中。
  
  带着收获的喜悦开始点钱,当我重新辨认百元钞时,立刻怔住了,识别出有两张是假的。发觉主席像不再那么逼真,大脑“嗡”得一片茫然。父亲几天来的受累挨冻,辛苦奔波化为乌有。心情顿时沮丧起来,如何向鬓发苍苍的老父亲解释呢?我回顾卖菜的情景,:第一张百元钞,没有认出来,第二张我已确认是真的,为何又假呢?我苦苦思索,终于明白:那人第二次给我时,钞票已经换成假的了。另一张是什么时候收的呢?心中沉重极了,万分懊悔。下水饺的鞭炮声,逐渐响起。父亲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去点燃鞭炮。
  
  我无奈地诅咒花假钱者:今天吃水饺噎着,明天就去输液吧。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5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