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o

2022-01-09 12:30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望的时节,是她的时节;望的日子,是她的等待;望的日子,是她的思念;望的日子,是她的快乐;望的日子,是她的寄托。

  一年一度,望的时节,思念季节,等待的季节;也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最令人期待、最令人怀念季节;同时也是一年中心愿达成的季节,也是作为母亲特有的季节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站在门前的石阶下,一边择菜,一边望向家旁的小路,这条乡间的小路不知饱含了她多少期待,多少向往,多少回忆,多少感情;但现存的只有那份期待,那份千百年来母亲特有的感情;她双眼直直的盯着,似乎呆了,她手中的菜也让她择的七零八落;但她还是盯着,似乎穿透了时间空间的界限;她忽然痴痴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她望到了什么,但她的笑容是那么纯洁,那么开心,仿佛找到了快乐的源泉。但终究是虚幻的,短暂的;当她回过神来,看到手中的菜叶,又看了看远方,转过身抹掉眼角的泪痕,走进了冷清、寂寞孤独老屋。屋里有她的老伴,有个伴了她一生的人,尽管两个人时而因为一点小事而争吵,但不能影响他们那份相濡以沫的感情,那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沉淀,越缠越深,最后缠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她浑浊的眼神中有着一丝神采,她看着她的老伴,唉了一声,“老伴,你说崽他没什么时候回家”?老伴没回答,也叹了一声,说:“时间到了,就会回来了,你何必着急这么几天呢?”但她却像没听到一样,嘴里喃喃道:“还要多久呢?还要多久呢?”
  
  在日复一日的望中,她渐渐苍老了,她的白发愈发增多了,她的皱纹也愈发变深了,他的身影也愈发枯瘦,他的步履也愈发蹒跚,她已离入土不远了。
  
  一阵电话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望,她飞快地跑到电话旁,犹如百米赛跑的运动员,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她急切地从孙子的手中接过电话,对着电话说:“崽啊,我老了,现在我的身体渐渐多病了,我是不是快死了,最近干点活就喘气,唉,搞不起事了;老倌子现在也吃不下了,也搞不起事了。”唉了一声,接着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腊月二十六”。她说:“腊月二十六啊,快过年了,今天还只是腊月十五呢,还有十一天啊”。说完发出了深深的叹息。接着说了一句:“起身回家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啊。”他回来的前一天,她十分高兴,到处对人说:“崽明天就回来了。”这时她的眼中有了一丝神采,脸上洋溢着笑容,显得容光焕发。他期待地望向了那条贯注她万般深情地小路,一脸欣然。
  
  望的时节,是她的时节;望的日子,是她的等待;望的日子,是她的思念;望的日子,是她的快乐;望的日子,是她的寄托。在望中,她的生命有了价值人生充满了意义,日子变得充实而幸福

责任编辑:月华】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5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