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艺术人生

2022-01-09 12:28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我最佩服的是父亲的巧手。虽然那是一双粗糙的手,但是日子经它的打磨,过得特别有劲。那年月,家庭生活像多数人家一样的困难。父亲为省下柴钱,每逢星期天就去山上砍柴,顺便挖回不少老树蔸子。

  赋闲在家的父亲有一份闲情,十分谦虚地做起弟弟的学生。弟弟做版画,父亲在一旁专心看,学习刻刀之法。在弟弟一道道程序完成后,父亲便小心翼翼地提起画纸夹在画室的绳索上凉起来。然后父亲欣赏半天,那神情十分入迷的。父亲看弟弟作画日子久了,也动手临摹起来。主要是些工笔画、水墨画。我特别喜欢他画的马的水墨画,奔腾的四蹄如生轻烟,马尾和鬃毛随身跃动,活灵活现。
  
  有一次,父亲在我家无意间看到一本少儿读本,其中有一则故事叫“二桃杀三士”引起浓厚兴趣,非要拿回去临摹,而他画的历史人物栩栩如生,叫人联想起教益深刻的杯酒释兵权、卸磨杀驴等同系列的古代历史故事。经过他的不懈努力,其创作作品《嬉戏》还获得全国老年人书画比赛三等奖。
  
  父亲骨子里就生长了艺术细胞,其艺术修为并不因为赋闲之后才养成。在他青年时期正逢“农业学大寨”,当时负责镇政府的农村工作,繁忙程度可想而知。每日早出晚归,下地帮农民插秧收割,与他们融为一体。要说,父亲没有时间读书学习。然而,他在业余坚持了修养和磨砺。我曾经在家中的书柜,看到过父亲的若干本剪报,里面除了优美散文,还有一些黑白插图,都是花草、鸟鱼和人物,被父亲工整地贴在一起以便学习,还有文章的手抄本,内容丰富。这些对于我也是深深的触动。
  
  我最佩服的是父亲的巧手。虽然那是一双粗糙的手,但是日子经它的打磨,过得特别有劲。那年月,家庭生活像多数人家一样的困难。父亲为省下柴钱,每逢星期天就去山上砍柴,顺便挖回不少老树蔸子。回家后,父亲会选择有形的树根用砂子打磨,用烧红的铁丝往中心烙穿一个洞,再刷上油漆,穿了电线,装上灯泡和开关,固定在一个铁底板上就成了漂亮的根雕台灯。另有一些树根,或者做成根雕艺术品观赏,或者被埋进花坛里精心培植,或浇灌或嫁接。等到老树发新芽,而韵味顿生。后来,父亲又学会一门手艺——做牛头装饰品。蒙古草原上的牛头一般的价值上仟元一个,而好的更贵,都是作为家里的驱魔避邪之物。而父亲竟然做了出来。当时,他只花了八十元从市场买回四个黄牛牛头,一一取下牛角。又逐个放在养鱼的玻璃缸里,用福尔马林先浸泡两个多月。再后来,不知如何被他做成了全身乳白的牛骨头,套上两个牛角后,牛的精神、牛的灵魂回来了。父亲自己留了一个,另外的送给我们姊妹仨个。在我的眼中,这牛头不只是珍贵的室内装饰品,更是鞭策人生的吉祥物,警醒我们脚踏实地、勤恳努力。
  
  父亲生活充满了激情,在他的心中,苦不认为苦,累不觉得累。家里的厨房,他亲自砌柴灶和锯木屑灶,在楼房的平顶种菜、养花,既当工匠又当花匠,不失农民儿子的本色。在我们孩提时代,每年春、夏和秋季,父亲都要到山上去砍几次柴。而我们就会盼望他早点回家。等老远望见,他挑着担子回了,在柴挑子的一头,春有几枝红杜鹃,秋天则是火红的刺梅。我们看到阳光下颤动的花儿果儿的,便飞奔过去。父亲身上穿的,往往是打了许多补丁的中山装,四个口袋总是鼓鼓地,装满了鲜红的梅楂,或者黄褐色的梧桐籽,那就是我们最盼望的、最新鲜的零食。看我们几个抢得欢,父亲擦擦汗,露出得意的笑,又把几枝红杜鹃或是刺梅插在带水的瓶子里养着,整个屋子生动起来,贫困生活有了点缀而生机勃勃。
  
  父亲简直就是一位生活艺术大师。生命的鲜活往往不在于过舒心的日子,而是面临艰难时能保持一份达观。这就是我父亲生活艺术父亲说“过生活就是与各种困难、与各种麻烦作斗争。”而他通过身体力行影响我们,不断加深我们对于生活的认知和理解。

  以此文献给病重的父亲,愿早日健康!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4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