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大海和小河

2022-01-09 12:27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早年那一望无际的银色海滩,那成群的海鸥、海鸟,全不见了,展现在眼前的是星罗棋布的渔业队、养殖厂房、大大小小的机械船,它们盘踞在整个的海滩上。

  我家靠近大海,村前的小河通向大海。小时候,村前的小河,常年流水,从不干涸。那时候,鱼、虾、蟹、鳖处处可见,孩子们常常捉些小鱼小虾回家,喂鸡喂鸭。那清清的河水,亮晶晶的沙子,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好去处。夏日里,光着身子的孩子们躺在水中;母亲们、姑娘家,在青石上敲打、搓洗着衣服,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惬意。春风拂动着河边的杨柳;秋风吹着河岸边的山菊花——山菊花散发着幽幽的药香;冬日里镜子一样的冰面上,成了男孩子比赛滑冰、打陀螺的战场,滑着冰车,一会儿就能到海边。
  
  如今的河,洁白的沙子被运到了建筑工地,河床成了荒草场,没有了舞动的杨柳;没了药香的山菊花。鱼、虾、蟹、鳖不见了,河床大多为干涸的日子,偶尔汛期到来,一股股浑浊污水带着垃圾、农药瓶子,向下游的大海流去。由于环境恶化,地下水位越来越低,农民抗旱浇地的抽水机,机械马力逐年在加大。人们吃上了自来水,洗衣服、洗澡也在家里。土路改成了水泥路,养猪、养鸡改成了养狗,时代真的变了。
  
  早年的大海,清澈见底,渔民将渔网洒在近海里,渔民在岸上,踩着松软的细沙,赤裸身子,喊着号子,拖动着渔网,大网上来,那丰足的收获,堆满早已准备好的席子上。遇到鱼汛的时候,那真是堆山车岭,村里人是吃不完的,剩下的,分给邻村的亲戚们,或是做腥肥喂庄稼。那时候,好象没有商业流通,没有集市,也没有鱼贩子,但是,有“公家”的水产公司,可离我们也远得很。那年月,大多为摇橹出海的木帆船,船从不出远海,撒下网会有很多收获。大网扣的渔网只能捕到大个的鱼虾,小鱼小虾全漏网了。
  
  这只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在今天,早年那一望无际的银色海滩,那成群的海鸥、海鸟,全不见了,展现在眼前的是星罗棋布的渔业队、养殖厂房、大大小小的机械船,它们盘踞在整个的海滩上。大海常年浑浊不堪,秋冬的大风大浪,将海滩上剩下的一点空隙,用漂浮物堆成了肮脏的垃圾场。大海里的鱼虾,在先进的捕捞船威力下,将来不及繁衍后代的小鱼小虾,全部变成了鱼粉,做成了养殖业的饵料。鱼讯期来临,整个大海蔚为壮观,水面上象插上了篱笆:渔网、大船、小船,一层层、一排排、一行行。如今,出海作业的渔民在减少,据说,鱼虾的价格再高,没多少鱼虾可捕了,没钱赚了。
  
  多年来,我常常梦见我儿时的小河大海。会有那么一天吗,盼望这一天真会到来。

责任编辑:月华】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