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天使

2022-01-08 18:03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岁月流逝,自己莫名其妙的恐惧,年年都怕认识新朋友,怕参加活动。一聊天,焦虑恐惧症就在心里扩大,害怕人家问她孩子,言谈之间,她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只要和不认得小宇的人见面,都会有股窒息感,无数次在心里想,如果别人知道自己有个弱智的儿子,会怎么看?

 

  周末的时候,去医院探望生病的朋友,在住院部的长廊上偶遇一位的朋友。因很久未曾谋面,当她笑盈盈地招呼我的时候,我有些尴尬,看着有些熟悉的面孔,居然一时没有想起来。她见我发愣,问“小宇,不太会讲话的男孩,你还记得吧?”原来,她是小宇的妈妈。
  
  “小宇现在好吗?”  
  “很好,我儿媳在这生孩子。”  
  “小宇都结婚爸爸了。”我有些意外,我的记忆拉回到了十六年前。
  
  那年我工作调动,接手了初二八班的工作。在新学年的第一节课上,我简单地介绍了自己,也要求学生用最简短的语言自我介绍。轮到第二组第一排的大个男生,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支吾半天也说不上话来。我以为是初次见面,他有些紧张,示意他把名字写在黑板上。孩子挪动双脚立在了黑板前,拿上粉笔,目光呆滞地看着黑板,却没有写下自己的名字。我让他回到了座位,请同学帮他写上了名字。
  
  孩子回到了座位,我才发现他看起来明显比班里其他孩子要年长,但却少了一些孩子该有的机灵。  
  下课后,我询问了前任班主任,才得知,小宇是弱智,身体的协调能力很差,说话、写字特别困难。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见到了前来给小宇送饭的妈妈。她见了我,主动给我介绍她家的具体情况。她是一名外科医生,有两个孩子,小宇是个弱智的孩子,照顾自己也很困难,六岁才开口说话,八岁上学,小宇还有一个比他小六岁的妹妹。她告诉我小宇出生的时候发生窒息,要不是抢救及时准会丧命。当时也没见孩子有什么异样,到十个月的时候,孩子却没有半点要说话的迹象。她带着孩子踏上了漫漫的求医之路,无数次医生残忍地宣布,小宇开口说话的几率是微乎其微。难道孩子一辈子就要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吗?想到这些,她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她的脾气见长,看很多事都不顺眼。听见小宇哭,她就莫名其妙的烦躁。
  
  她说,岁月流逝,自己莫名其妙的恐惧,年年都怕认识新朋友,怕参加活动。一聊天,焦虑恐惧症就在心里扩大,害怕人家问她孩子,言谈之间,她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只要和不认得小宇的人见面,都会有股窒息感,无数次在心里想,如果别人知道自己有个弱智的儿子,会怎么看?轻视、同情?即使是熟识的朋友,她也很少来往,谈及儿子,她会掉泪,她不喜欢看别人同情的眼神。母亲女儿躲得辛苦,将怨怒发泄给外孙,她认为自己的女儿之所以不快乐,全都是缘于他的弱智。从不在外人面前提及这个外孙,在家里也很少给他好脸色。孩子的父亲也从不过问他,仿佛他压根就不存在一样。小宇成了她心里最深的痛。
  
  虽然她想回避,可问题一样存在。她每天下班回家,小宇看见她,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他讨好地给她拿拖鞋,尽管他很吃力。女儿一岁的时候,就开始依依呀呀说话了,小宇的语言还停留在单音节的字上,而且比女儿说起来要费力多了。这时她对小宇的关怀更少了,而他从不计较,在她忙乱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去照看妹妹。
  
  有一次,她在单位受了委屈,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垂泪,小宇递给她一条热毛巾,“妈妈,不哭。”四个字,那是小宇第一次能连贯说的一句完整的话。她接过毛巾,将小宇抱在怀里,“小宇乖,妈妈没哭,只是沙子进眼了。”那天夜里,她认真思考,小宇是自己的孩子呀,他弱智他有什么错,自己为何要冷落他,在他幼小的心里,他是懂得疼自己妈妈的。跟那些健康的孩子比起来,小宇很少要求什么。
  
  她下决心教会小宇说话,于是,她将家里的墙壁都贴满了卡片。虽然还是那么费力,她不厌其烦地示范,一个单音节的词教上几个小时,儿子才能发出含混不清的读音,儿子的“话”只有她懂。每天回到家,她都跟小宇说话,儿子的语言能力终于有了提高,慢慢地也能说几句完整的话了。小宇上学后,她又教他写字。现在还教他学炒菜、做家务。
  
  她腼腆地笑笑,说自己说的太多了,都没考虑我的感受。她能如此坦然在我面前谈自己的儿子,我说她很勇敢。她说她没有我想象的勇敢,要说勇敢也是小宇教给她的。她的微笑感染着我,她已经走出了曾经的困扰,因为在她心里,单纯、善良的小宇就是她的天使,为了她的天使,她无怨无悔。

责任编辑:怡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10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