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妈

2022-01-08 17:59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有一个朋友说,二十岁以前,妈妈每天都能见到我,而现在,我已经半年没有回家看妈妈了,现在妈妈四十五岁,我想如果她可以活一百岁,那么还有五十五年,半年回家一次,我这一生,妈妈这一生,就只有一百一十次见面的机会了。

  阿妈是
家乡称呼妈妈的土话。

  

  阿妈是个地道的
农村妇女,没读过多少书,只识得一些
简单
文字,没有漂亮的衣裳。在风月的擦割下皱纹早早地爬上了眉梢。

  

  阿妈不知书,但在我眼里,她是
世界上最达理的
女人

  

  阿妈嫁给阿爸的时候才十九岁,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定了终身。阿爸是个老实巴交的
农村小伙,不善言语,也不爱计较。阿妈二十岁生了我以后阿爸阿妈便搬出来单过,家产没分到,倒是得了一笔不小的债务。这些债务成了一个沉重的担子在阿爸阿妈的肩上压了好多年。

  

  因为家里缺少劳力,阿妈月子没做满便开始下地干活,冷水热水没个忌讳,最终便落下了偏头痛的毛病,
天气一有变化就开始发作。

  

  阿妈是那个年代重男轻女封建
思想的受害者,生完我以后受了不少冷落和白眼,本以为第二胎生个大胖小子也就好了,却不料婴儿呱呱落地以后一看又是个丫头,即便长得再可爱惹人怜也敌不过世俗的恶毒。阿妈还没来得及抱一抱这
十月怀胎得来的小
生命,妹妹便被婆家抱去送了人。

  

  妹妹两岁时候闹肚子,因为山路太远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夭折了。阿妈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从外面躲避计划生育回到家。为了生下弟弟,阿爸带这阿妈东躲西藏,住山洞,躲桥敦。直到弟弟出生后才敢
回家。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整理被老鼠咬得七零八落的被褥就听到了妹妹夭折的消息。阿妈抱着刚出世的弟弟坐在床上不停地落泪,却改不了那残酷的
现实。如今弟弟考上了重点高中,阿妈每每
教育弟弟时总是说:“你是你二姐用
生命换来的,得对得起她泉下有知。”

  

  阿妈吃了很多苦,可是她从来不落泪,总是用自己的肩膀勇敢地去扛,即使咬紧牙关也不从来不喊苦不喊累。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嘴巴突然神经性中风,笑起来的时候歪歪的,阿爸
沉默地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不停地抽烟,是阿妈去表姨家借来自行车载我到镇上的老中医家里扎银针。治疗的那一个多月里,阿妈每天推着自行车在
学校门口等我,扎完针把我送我到
学校后又马不停蹄地
回家干农活。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后来痊愈了,阿妈还是不放心,每当我笑的时候还是紧张地看着我的嘴巴。深怕我变成村里二楞子那样的歪嘴。

  

  弟弟十岁的时候得了急性阑尾炎,阿爸去了山里砍柴,阿妈便背着弟弟跑了两公里到镇卫生院。直到卫生院后弟弟被推去打消炎针阿妈才蹲在地上不停地呕吐。却还是不放心地朝弟弟所在的病房张望。在医院待了七天回到家的阿妈变得又黑又瘦,双眼深陷,顾不上休息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我的作业。

  

  那几年家里的运气特别不好,遭遇了九八年的特大洪灾,紧接着又是牲畜碰上瘟疫,家里的作物都死了,牲畜也养不了。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为了生计,阿爸也跟着建筑队去了省城打工。可是阿妈却坚决留在了家里,她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荒废了两个孩子的学业。她
一个人承担起了全家的口粮田,种稻子割稻子,种烤烟,冒着大雨去田里采烟叶,拿着竹篾串烟到深夜,半夜起来给烤烟房添煤。

  

  沉重的负担压得阿妈喘不过气,可是她从来没有放松我们姐弟的学业,
学校的家长会她一次也没有落下过,阿妈总是告诉我们,想要走出这
大山,摆脱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生活,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好好
读书

  

  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帮我和弟弟贴奖状,是阿妈最开心的事,手拿奖状的她,雀跃得像个孩子。阿妈说,那满满一墙的奖状,就是我们给她的最好的礼物。看到我们学业有成是她最大的愿望。

  

  后来,我成了村里第一个
大学生,阿妈捧着鲜红的录取通知书,
眼睛里溢满了
泪水,与三岁时候看见阿妈
流泪
悲伤和无助不同,这一次,是激动和
幸福

  

  大二寒假
回家,我用打工赚的钱给阿妈买了一件外套作为她四十岁的
生日礼物,阿妈接过礼物的时候用略显责备的语气说我不该浪费。脸上却溢满了
幸福。那件衣服如今还被她当作一件宝,总是不舍得穿。

  

  这几年,阿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常常生病,却总是
一个人硬撑着,不舍得去看医生,她是舍不得那个钱,她总说,将来弟弟还要上
大学,得花很多钱,得攒着点。打
电话的时候总是说身体好着呢,不用我们担心,只要我们在外面好好的就可以了。那种语气,总是让我
牵挂和惦念。

  

  前几日看到
网络上的一个讨论:这
一生,还能见妈妈几次?

  

  有一个
朋友说,二十岁以前,妈妈每天都能见到我,而现在,我已经半年没有
回家看妈妈了,现在妈妈四十五岁,我想如果她可以活一百岁,那么还有五十五年,半年
回家一次,我这
一生,妈妈这
一生,就只有一百一十次见面的机会了。

  

  看完这个讨论,我已经泪流满面,我与阿妈,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以为在远离
家乡
城市努力地完成自己的学业,努力地打工减轻他们都负担就足够了。

  

  不曾想,自己的想法是这么的自私。慢慢变老的阿爸阿妈,其实他们多么
希望多听听我们的声音,看看我们慢慢
成熟的脸庞。

  

  
一个人走在摇曳的街灯下,看着年轻的
母亲牵着孩子从身边走过,便会想起我多日未见的阿妈,坐在灯下为我缝书包的阿妈,骑着自行车带我走过泥泞的阿妈,帮我贴奖状的阿妈。

  

  对阿妈的
想念如海潮般泛滥,不知道她的眉间又多了几层皱纹,鬓上又多了几跟银丝?

  

  天开始转凉了,怕冷的阿妈,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没有人给她捂脚,晚上又该睡不着觉了。多想
回家去看看,见到阿妈的时候,晚上躺在阿妈的怀里,紧握她的双手,给她
温暖。帮阿妈顺一顺头发,紧紧地抱着她,说一声:阿妈,我爱你。 【
责任
编辑
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