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西鸭

2022-01-08 17:54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小鸭们一天天在成长,慢慢穿上背心了——翅上长出大毛来了。母亲的脸上总是有着笑容。我不知道母亲凭这十只小鸭憧憬什么,那应该是我们家除了圈中的一头猪外的唯一活着的财产了。“真乖!”这是母亲常夸这些鸭们的话。

   最近街面上流行吃老鸭汤、西鸭汤。尤其是西鸭汤,因其稀少的缘故,或许是沾上了一个“西”字,美食家逐渐看好西鸭汤。金黄色的油汤前总坐满了食客,举箸向锅,上下翻飞。末了,还有金针菇、芋儿等菜品来助兴,西鸭汤的名声飘然在外。西鸭肉煨的汤,的确一个字“香”。何不一邀三朋四友齐聚锅边,大快朵颐呢?
  
  眼前就有这么一只西鸭,双脚被一支稻草束着,往日的威风荡然无存。菜市的屠夫今天充当起这只西鸭的主人,正待价而沽。立该有人前来问询,并且不只一人。
  
  “老西鸭了,是我家大嫂喂的。太难管理了,一只带头全部都跟着飞,可以飞过一个正沟。……”赤裸上身的屠夫,不无炫耀。
  
  我相信这个哥们的话。西鸭我熟悉。全身黑色的羽毛,黑得发亮,头上有红色的突出物,单这黑色就与一般的鸭明显地区别开来。要是公的西鸭,翅上的黑毛更在黑中显出绿亮来,这一点与孔雀的毛色一样。公的西鸭老是要显出与别的鸭不一样,就是爱逞能。遇到生人的时候,公西鸭伸长脖子,低下头,头上的毛立该竖起来,也算是怒发冲冠吧。尽管它的叫声远不如本地鸭子那么响亮,却仍用它自己的声音向着来人呷呷地表示抗议。我怀疑这外国的鸭子不会本地方言,总是声嘶力竭的样子,就像人感冒发不出声音来这么难受,还有点像农村泼妇们吵了几天几夜架后的声音。声音上不如人不怕,气势上却是汹汹的,引得一群西鸭也跟着在那呷呷地表示抗议。
  
  西鸭中也有本事很非凡的,不安分在地面踱它们的方步,要么飞向篱笆、矮墙,或栖上树枝显出它的超凡脱俗。侵晨,我从它们身边走过,不经意惊扰了它们的美梦。扑棱棱全飞进了院边的水田,一团团黑黑乎乎的东西,站在田中,用宽宽的嘴啜一口水,看着我笑。我能拿这些把我也惊吓了的东西有什么办法呢?
  
  记忆童年时我家喂养的一群西鸭却来不及表演这些功夫或绝技,更不能上到桌面成为不出气的西鸭汤让人品尝了。
  
  应该是六岁吧,我的世界就是一个无名的山峦下的一个小山村。说它无名,其实是不对的。我们都管它叫“斑竹林疙瘩”,当然疙瘩下小小的弯弯的村子就叫斑竹林了。我的世界就是这么大。院前边的第一块水田就是我的池塘,种了密密的芋头。什么时候种下的,我不知道,反正我看到的是满满的一池的芋儿叶。“芋叶何田田”,阳光洒过田田的芋叶,微风拂过田田的芋叶,经络分明的芋叶深深地印在脑海中,还有红的蜻蜓,也有灰的蜻蜓在芋叶上追逐。其实那儿才是我的乐园。
  
  什么时候母亲买来了一群小西鸭的,我不知道。大概有十来只吧,活生生的讨人喜欢。我那时不知道这是母亲全部的寄托,只是看着这么活泼的生灵而兴奋。这些小生灵就是那么听话,母亲把它们赶到池塘边去放养,只几次,它们竟能找着回家来。要知道,我们家在院子的最后一进,小东西们要经过深深的蓼叶林,一条不算太弯的小路,一间知青的草房,再经过伯父的家门,通过一个小天井,才能回到家里来。路途中,好多人来人往,也有小猫小狗在路上游戏。对于这些小东西来说,回家的路可是千辛万苦,然而这些小东西却仗着鸭多势众,歪着脑袋,挺着脖子,摇摇摆摆地回到妈妈身边来。讨了东西吃,它们再沿着老路又跳进那个长满芋叶的我的池塘中。
  
  芋叶下满是绿绿的细碎的浮萍,鸭们划开浮萍,留下一串呷呷声,它们的身影立该就淹没在芋叶的海洋中了。我只能在岸边的蓼叶丛听小鸭们的欢笑声,确知它们在哪个方位。“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我把这群穿着黑纱一般的外国美鸭比作浣女,我这儿是芋叶动知鸭归。它们游远又游回我的身边来,象一群嘻戏的儿童。
  
  小鸭们长得特别的快,母亲心里特别的快乐。每次看着这一群摇摆的黑球,看到小鸭们脖子上像装了个汤圆似地回到家中,母亲就象盼儿子归来一样,连忙揭开装着谷子的箩筐……
  
  骤雨响了的时候,母亲要我到田边去看看我们家的西鸭儿回来没有。芋叶太茂密了,涮涮的雨声是从芋叶上发出来的,这来自大自然的天籁确是完美的。小鸭们仍在芋叶追逐,叫声昭示它们的快乐
  
  雨渐渐大了,我摘下一张芋叶顶在头上,眼光穿过芋叶的缝隙寻找我的小伙伴,好象寻找自己家人一样。也许小鸭是第一次见识这么大的雨,或是芋叶再无法蔽护这些鸭们,它们竟也停下欢快的觅食,抬起胸脯,惊惶地叫起来。我跟他们招手,他们对着我望而却步,根本不会听我的指挥了。这也许是鸭们经受的第一次风雨,我想。
  
  落汤鸡似的我回到妈妈的身边,妈妈摸摸我的额头,责令我脱下衣服换了。“鸭儿会回来的,等雨住了的时候。”妈妈的语气那么肯定。我丝毫也感觉不到在大雨肆虐的时候,母亲对于她所喜爱的鸭们的无奈。在大风大雨的田中,我的西鸭们是怎样度过这漫长的一夜的呢?我是无从知道的。我是只为这些鸭们担心了一夜。我也听到母亲在轻微地叹息。有几次,我从梦中醒过来,看到妈妈仍然坐着,小声地念叨着,应该是为小鸭们的安危担忧和祈祷吧。想来那一夜,妈妈是无眠的了。
  
  第二天,雨当然停了。被大雨洗过的天空显得格外的蓝,空气显得特别的爽,我们无心欣赏和感受。在晨曦中,摇摇晃晃的鸭们居然成队回到家里来了。我们赶快迎接这些被我们抛弃了一晚的小家伙们。母亲撒了一地的谷子,来为这些小家伙们压惊。委曲了,我的小兄弟们。
  
  小鸭们一天天在成长,慢慢穿上背心了——翅上长出大毛来了。母亲的脸上总是有着笑容。我不知道母亲凭这十只小鸭憧憬什么,那应该是我们家除了圈中的一头猪外的唯一活着的财产了。“真乖!”这是母亲常夸这些鸭们的话。
  
  跟在喜悦后面的是悲伤。这些活蹦乱跳的鸭们竟在有一天,悄然死去了。惨白的脸宠,无助地躺在地上,黑黑的毛上显得那样的干燥,没有生机,涎水从嘴边流出来,眼睛早就无力地闭上了。我的心痛是可以想见的。不到两天时间,鸭们一个个先后归西,最后竟全都与我们永别了。它们究竟是怎么样死的,我们无从知道。母亲的叹气声催促着我的心痛。我从没有指望过这些鸭们能给我带来什么,我只把它们当成了自己一家人来看待。现在,这些小生灵离开了我,离开母亲,我的悲痛是可以想见的。
  
  后来我央求过母亲再喂一群。母亲总是摇头。“喂畜牲总得要运气!”是啊,本来好端端的一群小鸭,是那么的充满活力,一时间就全没了。这不是运气是什么?就这么一点成功,上天也没有给母亲。从此,我们家就再没有喂过西鸭了。
  
  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一群西鸭。在我印象中,只要一闭上眼睛,总有一群西鸭黑影从芋头田里爬将起来,穿过蓼叶林,摇摇摆摆地左右逡巡,挺着胸脯,点着头,穿过猫或狗的领地,绕过人的足迹,望我们家走来……
  
  2010年10月5日星期二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8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