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田园

2022-01-08 17:36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

''

 
 

 母亲的田园

作 者:墨原 /  编 辑:月华

  许多年没有欣赏到那种阳光般的颜色了。那颜色金黄金黄的,黄得亮眼,黄得透彻,黄得纯粹,白云天空悠悠地荡动,它在白云下面随风微微起伏。成群的蜂蝶漫舞着翅膀,往来于这种明亮之上,往来于这种花朵的海洋之中。
  
  这金黄的颜色是母亲用双手精心种植出来的,在我们村子的外面,在我家的园田地里。初始母亲弯腰在园田地里,耐心而又仔细地平整着的泥土,一锄又一锄,就像穿针引线为我们缝补着衣衫,透着温情与呵护。母亲平整田地的样子,至今想来,还让我记忆犹新。
  
  时间北方四月,当一场绵绵的春雨落过之后,母亲平整过的田地便在不知不觉间便绽出一片新绿。那绿先是脆生生的,是鲜亮亮的,望上一眼,仿佛你的心情立刻也成了绿色。接着,这片新绿便逐渐浓郁起来,努力地生长着,努力地扩散着,引得途经这里的人常常都要驻足望上一会儿。
  
  那时候我极好到村子外面跑玩,带上鸟夹子和弹弓,四处打鸟,或跟大一些的孩子下河捉鱼,仿佛只有这些儿,才是我生活的天地。傍晚归来,我浑身泥土地走进家门,心想这一天太累了,连一只鸟也没有打到,还真不如在家里睡个懒觉呢!
  
  一个人如果有了这样一种心理,那么他将真正的一无所获。
  
  然而这时候的母亲却一脸温笑,说又到哪野去了,快吃饭吧,瞧你身上脏的,都快成泥猴子了。母亲说这话时,没有怪怨我的意思,就拿着我换下的衣服去洗了。在我的眼里,母亲心情似乎也是一片田地,永远是那么谦和,那么富有生命的绿意。可以说,这一小块田地,可以成为是母亲的田园
  
  其实,我所说的这块母亲的田园,也仅仅是一小块田,是母亲在我家种土豆时特意留下来的,大小就像我家屋前的菜园,用脚去量也就十几步宽阔。可就是这一小块田,母亲却把它看得很重要,侍弄得也很精心。可父亲却对我说:“你妈除了栽种那点儿白菜根子,就没有其他本事了!”
  
  对于父亲的话,母亲从来不计较,她觉得男人家的眼光永远也不会跟女人一样。
  
  在母亲的心里,她觉得只要自己把这一小块田地经管好了,就不会再愁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了。因为那时侯,我们村间人过的日子都贫苦,就是劳力多的人家,一年下来在生产队也分不到几个钱。而家口多劳力少的人家,往往还要涨支,到秋后不但领不到生产队所发的分红,甚至连口粮都不能全部领回。但我家虽然人口不多,但毕竟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力,何况我们姐弟四个,我和姐姐还在读书,买本子和笔也是需要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种的那一小块田里便开满了黄色的花。而这时候的我,也常常挎着柳筐,牵着三弟的小手到村外去。我和弟弟走在微风吹拂的田野上,一边挖着野菜一边四周张望,似乎在寻找自己的梦想。这时我隐隐嗅到了一股花的香味,是一种清纯的香,是一种灿烂的香。朝着这香味走过去,我清楚地看见母亲的身影在一片花海里时隐时现。那花黄得透切,黄的耀眼,黄得你的视野一片热闹。眼见母亲的田园这般色彩,我牵着弟弟朝母亲奔过去,如同远离家门多年的游子,见到了生他养他的热土。
  
  当母亲的田园收获时,村子里便有许多村人拥来我家,或拿个三角五角,或兜装两三个鸡蛋,以物易物地换取母亲的收获。这时候,父亲开始哑声了,蹲在地上抽老烟,且一根接一根,抽得脸上一片迷茫
  
  母亲在她的田园里栽种植的是白菜籽实。为了这片田园,每年的冬天里,母亲总是把切下来的白菜根储存在我家的地窖里,并用湿土埋起来,且十天半月便要到地窖里看上一看,生怕白菜根在地窖里受热烂掉,那样就无法到春天栽种了。
  
  可以说,母亲的这一小块田园,在许多年里都是灿烂的,是充满内涵的。同时,并以它固有的色彩,表述着一种乡间的情怀
  
  如今,我已远离乡土,也可以说是背井离乡,但母亲却依然在村落里活着,活得坦然,活得充实,每年的春天,依然在种植着属于她的那种亮丽的颜色。为此,我也常常想起她在田地里忙碌的身影,蓝天在她的头上是那样的辽阔,泥土在她的脚下是那样充满温情。

    

散文在线

 '’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