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丝

2022-01-08 17:22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隔了一天,母亲宴请几个和她要好的阿姨,带上我,又绕道那条街,还在那个餐厅,专门点了前天那盘土豆丝。我心里挺美,这是极少出现的一周两顿下馆的口福。
 

  家乡产土豆。有客没客,一盘土豆丝摆在餐桌的一角,再常见不过。
  
  土豆是普通的。厨师们因技制宜,自出心裁,炒出的土豆丝当然各个不同。一盘土豆丝摆在了面前,离我的垂直距离最短。盘子洁雅白,一圈蓝线镶边,像给满月戴上发卡,平添五分秀气。土豆丝们就静静地候在蓝圈内。这是我第一次拿“正眼”瞧且是见到的最好看的土豆丝,一根根青生生似笋似玉,如肌如脂。一处红椒似痣,闪耀着诱人的光泽。热气还冒着,纯净得使人想到花朵的呼吸。“吧唧——”我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巨大的响声让我大吃一惊,我立刻意识到,这是第一次喉舌没有接到命令做出的擅自行动。“吧唧——”我又咽了一下口水。这次,我感觉到胃里的馋虫开始蠕动。这是一帮实实在在的懒虫,印象里它们一直蛰伏在我的胃里冬眠春眠夏眠秋眠至今。口水连线。大势已去。抵抗没用。我伸筷小心地加起一根,送到嘴边,用门牙噙住,派舌尖轻轻触了一下。哎,还行,安检通过,宾至如归。哦,风范不可丢。眼珠环桌顾盼之际,我已将主意付诸行动:分批将土豆丝中转至私家小碟,再由小碟打包入口。忽而瞥见母亲,她眼波里翻滚着奸猾的笑意:小子,你不是说“土豆太土,终身不用”吗?
  
  第二天中午,我的面前多了一盘土豆丝。母亲走过了,笑嘻嘻地说:“尝一尝妈妈的手艺,瞧你昨中午的小样!”夹送噙触,我一张口,土豆丝扑到在地上。母亲的笑意立刻僵住了,默无声息地站了一会儿。那一盘土豆丝孤零零地在餐桌上呆了一个中午。我心里有些后悔,但十分无奈,伪装不了,胃不允许,我的“翻江倒海”母亲也见识过。
  
  隔了一天,母亲宴请几个和她要好的阿姨,带上我,又绕道那条街,还在那个餐厅,专门点了前天那盘土豆丝。我心里挺美,这是极少出现的一周两顿下馆的口福。
  
  后一天中午。我正与白米饭“艰苦作战”的时候,母亲将菜铲的一角,伸在我的面前。我看见,有一根异常鲜亮的土豆丝在那里卧着。母亲期待地说:“再尝尝!”
  
  这一次,我的口胃没有抵抗,甚至还表示出一点儿欢迎的意思。我从我放松舒展的面部肌肉可以体察。母亲乐颠颠地去了。再转过来,将小半碟清清爽爽的土豆丝轻推在我的面前。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忽然忆起,昨天在餐馆点菜的时候,母亲去了许久。阿姨们等得不耐烦了,我去寻她,看见她从餐馆的厨间出来了。
  
  如今,母亲炒土豆丝的技术已臻炉火纯青,更开发出油炸、烧烤土豆片的若干新品种。我私下里比较过,她炒的土豆丝,味道已远胜于餐馆。
  母亲是在土豆丝里加上了什么。
  我知道。

责任编辑叶子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