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草

2022-01-08 17:17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一年年的生长、分蘖,黄花越来越密,母亲收获的黄花菜就越来越多。不仅我能时常吃到鲜美的黄花菜打牙祭,母亲还把它拿到集市上去卖钱,我那时念书的书包、铅笔、小人书以及学杂费全赖它的贡献。

  春回大地,绿满天涯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种草。它有一个温馨的名字——母亲草,也是随着季节的轮回在我心地里油然而生的一种草,因为它让我时刻印记着母亲那慈爱的面容和勤劳的身影。
  
  在我家乡老宅的前面有一个菜园,菜园南边临水塘处是一道斜坡。斜坡的面积挺大,但土壤贫瘠,种上蔬菜也收获不了多少,要是栽树,还怕遮光,于是,母亲就从外地的一个亲戚家弄了一些草栽上。我们当地人称这种草为黄花,又叫萱草,在我国一向有“母亲花”的美称。远在《诗经》里载:“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谖草就是萱草,古人又叫它忘忧草。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到那里弄到一支萱草,种在母亲堂前,让母亲乐而忘忧呢?母亲住的屋子又叫萱堂,以萱草代替母爱。黄花是一种多年生的宿根植物,长着纺锤形的茎根,叶自根茎丛生,狭长呈线形,细长的枝顶端开出桔黄色的钟状花朵,十分艳丽。可贵之处是黄花的花蕾,掐下来鲜食或晾干后用水浸泡开烹炒,竟然是一道美味的菜肴,人们俗称黄花菜。每年的夏初,黄花次第开放,花期要持续三个月以上,但单花开放仅一天时间,日出则开,日落则萎,这美丽却短暂的生命过程常常让我惋惜不已。
  
  然而,还有更加令我不解的事情:在黄花菜开花的时节,母亲总是在天不亮的时候就早起,把正欲开放的黄花花蕾全都掐下来,放在做早饭的锅里稍微蒸一下,就摊在秫秸帘子上晾晒。我曾经埋怨母亲过于心狠,使一朵朵娇嫩的鲜花过早夭折。母亲笑着对我说:傻孩子,你不懂,太阳出来前掐下来的黄花肉厚鲜嫩,品质最好,能卖上好价钱,否则采摘迟了花里就有柴质一样的硬筋,口感就差了很多------我叹息黄花短暂的生命,也开始敬佩起母亲的勤劳和精明。
  
  一年年的生长、分蘖,黄花越来越密,母亲收获的黄花菜就越来越多。不仅我能时常吃到鲜美的黄花菜打牙祭,母亲还把它拿到集市上去卖钱,我那时念书的书包、铅笔、小人书以及学杂费全赖它的贡献。已经三十年过去了,母亲苍老了,手脚也笨重了,那片黄花也更新了很多茬,而且有退化的迹象,但母亲依然精心地莳弄着她的宝贝。尽管我已经住到了城里,尽管我的生活条件也比较充裕、不需要母亲劳累了身体去卖黄花菜贴补家用,但母亲总是经常给我送来一些,有时那菜的价格还不及母亲进城来往的路费,可是我始终不能拒绝母亲对子女那颗含辛茹苦的心意,特别是每年春节回老家过团圆年的时候,我家的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依然是那道吃不够的黄花菜。
  
  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我见到城里道路旁的草坪刚刚泛出绿意,就迫不及待地抽空回老家看母亲,看那片黄花是否出芽。“谁知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当想起这句古诗时,我的心田里便现出一片茁壮的黄花——母亲草!

[责任编辑叶子]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1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