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拜祖老家行

2022-01-08 17:12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

''

 

 

寻根拜祖老家行

 

  作者: 梦中尘

 

  编辑: 好相处

  

 

  根,是人生成长的最初脉络。老家,是守候远归游子的炊烟与憨笑,是逝去的岁月留在后裔情恋深处的草籽与火种,是游子镌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场景。老家是一个挂在嘴边绕在心头的牵念,更是一个永远无法忘却的悠悠情结。
  
  2002年9月中旬,广东省平远县仁居镇炳龙、煜彰、续基、潮基等宗亲,不辞辛劳,跋涉千里给我们送来了《平远县晓英公世系——徐氏族谱》。翻开族谱,看到顺序井然世系有列的瓜藤图,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许多,看到自已宛若一棵大树中的枝桠,俯首找到了长期以来隐在泥土中的根须。
  
  应了宗亲的邀请,也受情域深处对老家对祖宗的膜拜,2004年2月2日,我与树锡、光明、徐琳,取道新余、分宜、信丰、安远、寻乌,开始了广东平远县寻根拜祖老家之行。下午起程,翌日清晨6时我们便到了平远县城。因天刚蒙蒙亮,大街还不见行人,为不打搅宗亲休息,我们在车上闭目养神半个多钟头,才拨打在县城居住的族侄续基的电话。仅一支烟的功夫,续基与煜彰宗亲便来了。一番嘘寒问暖之后,我们在续基的安排下吃了早点。接着看望了住在县城的远林、添林、椿林等宗亲。下午,我们的车子向仁居镇开去。
  
  一路上,我没有观赏沿途的风景,默默地在心中一遍遍搜索梦幻中老家的模样。下了车,炳龙、君基等宗亲热情相迎。我们不管是谁的手,只知伸出手去相握,握住那脉亲情,握住那份挚情,握住那满腔爱意。我们的脸上露出笑,宗亲的脸上也漾着笑,都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这个时候,我想如果我们的祖宗求已公若在天有灵,看到我们这些后裔与他兄弟的后裔相隔200多年能再次相聚,该是多么的欣慰!我们一行怀着激动与崇敬的心情,提着香烛纸钱和鞭炮向垂裕堂走去。到了,到了,宗亲们用竹竿举起点燃的鞭炮迎接我们,人人的脸庞盛开着微笑花朵
  
  “垂令绪以昭世德炳炳煌煌克壮西江伟绩,裕后昆而启鸿图绳绳继继犹传东海家声”。进入垂裕堂,我们先面对晓英公、中九万公、三文倬公牌位三鞠躬,再敬香、焚烧纸钱,尔后又三鞠躬。老屋在最高处,它俯瞰着我,用满屋的博爱让我去感知。老屋已年久失修“衣衫”褴褛,但它的胸膛依然结实宽广。我笃信老屋的神龛上居住着列祖列宗的灵魂,他们从上而下俯视着我。老屋它就像曾经挂在墙壁上的燕巢,哺育了许许多多的雏鸟,有的飞走了,再也没回来。而今,我们回来了,带着满心喜悦回来,把满心的牵挂化成目光,与老屋亲切对视。这时,我感觉列祖列宗把他们潮涌似的爱幻化成穿堂而过的风。风吹起我的衣角,扬起我的头发,爱如潮水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涌入到我的心中。
  
  走出垂裕堂,我们向上增村每户宗亲家走去,每到一家,宗亲们都撑起一挂长长的鞭炮,那鞭炮“啪啪”的欢鸣声一次次沸腾着我们的心绪。进门一杯茶,都用盘子端上来,还拿出了水果。宗亲的住屋与我们江西人的住屋有所不同,进了大门,但见数平米的天井,会客室设在或左或右的第一间,天井两边是居室,天井正上方才是饭厅。第二天,我们才走访下增村,那里的宗亲同样热情。当然除拜访每家宗亲外,我们还不忘去拜谒各支房祖屋,走进悠远堂、绍衣堂、垂远堂、光裕堂……每到一处,我们在树锡带领下,先上香,后鞠躬,再焚烧纸钱。
  
  在续基、煜章等宗亲的安派下,第三天我们驱车来到仁居小学山背,拜谒晓英公坟墓。祖坟,一个印象中空白的地方;祖坟,一个游子魂萦梦绕的地方;祖坟,一个历经风雨沧桑、见证世事变迁却永远沉默无语的地方。在国人心中,祖坟的意义不仅在于能祭拜先人,而且还是一个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是一种血脉的联系,是家族的一个传承。当我们到祖坟前时,宗亲们己簇拥在山上了。终于见到祖坟了。巴掌大一块地方与浅浅的黄土为伴。坟上几株新发的瘦弱小草夹在去年已经干枯但还依然挺立的草丛中。妇女们挑来的供品早已在墓前摆列开来。我们每人手拿一支香,在炳龙兄的带领下,人们纷纷聚拢,满怀虔诚,向晓英公三鞠躬。我们在缭绕香烟里默默伫立,内心有一种微妙的深情在蔓延。祖宗在野地,风里雨里蹲了一年又一年,把亲人望穿,头发胡子肯定长了一大截了。我静静地看,看远山黝黑的岩石和更远处洁白的流云,在先祖的坟前叩首,看纸钱烛火燃尽,眼眶不知不觉地湿润起来。是祖先赋予了我们生命、躯体和灵魂。看着看着,我没有泪,也没有叹息,只是默默地抓一把融进了我先人血肉的泥土,把它紧紧握在手里,让先人的气息慰藉着游子为生存和生命而做的每一点努力和奋斗。
  
  自听说我们是广东晓英公的后裔以来,无数的日子里,我独坐深夜,紧握生命的静谧和幽长,用心灵的颤语拨动对生命的悼念。像波德莱尔笔下的孤独者,用痛苦的沉思截断空荡的长街上刮过的凉风和飞过的尘埃。回想人生里所走过的每段路上值得纪念友谊爱情失落、悲戚……短短的人生长长弯弯的路,路上铺满了阳光和阴雨,铺满了青苔和卵石,铺满了歌和诗。被荒草覆盖的祖坟是先人们经历过人世的沧海风浪之后平静的安息之处。我无法想象晓英公因商贾从嘉麓(今江西抚州市临川区)迁至广东平远居住时,日子是多么的拮据与灰暗,但他们仍然用勤劳与智慧在荒郊野岭开掘出了一片家园
  
  “佑福怀先德,启添裕后昆”。如今,他的后裔们日子已走向了富足,有的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公差,有的办厂开店,手上不见了前人那样的硬茧,脸上没有了他们那样粗糙黝黑的皱纹,衣服上再没有腻腻的油渍和尘土,鞋子里不会磕倒出散发着汗臭味的泥浆,甚至头发上眉睫上都不再悬挂着亮亮的露珠和零乱的草屑。但宗亲们依旧还在以不同的方式耕耘着生命的传说,仍然搏动着宇宙之脉的血肉和灵魂,赢得苍穹及大地的哺乳和接纳。这时我感觉祖坟的光环已变幻成了一条长长的紧紧的丝线,牵着游子的心,即使游子翻山跨海游走四方,扯不断的仍是那一片泥土和土屋,仍是安睡地下的先人们闭瞌的目光。先辈们走了,但我们的血脉里流淌的是他们继续搏动着的生命,嗓子里颤动的仍是他们提炼过多少个世纪的乡音。
  
  祖籍,生命之根,宗亲之源。它虽已躺在族谱里蒙上厚厚的尘埃,但只要一触摸,就会在我们生命的领域里发出铮铮的回音,烘托出旷久的古朴意境。“溯东海源流贤圣相承辅国安邦彰史册,追南州奕叶诗奂流霞植槐攀桂耀宗祠”。离开仁居镇老家,我们一行又向称为“徐半县”的蕉岭进发,拜谒探玄公之墓。车子驶出很远很远,我们还不断地回头张望、张望……

 

 '’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100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