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我与外婆

2022-01-07 13:26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外婆在我回家的第二年就病倒了,外婆病的时候,我去看过一次。后来她的病越来越严重,因为离外婆家实在太远,之后我就没有在去看过外婆,一直在她去世都没有去看过。

  外婆一共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我妈妈是最小的一个,外婆40岁才生下她。外公外婆都是善良朴实的人,妈妈常对我说,“你外婆是世界上最善良一个人,是心肠最好的一个人”。是的,外婆真的很善良,就因为她的善良,她的好心肠,所以也常受别人欺负,但外婆从没有怨言,她相信好人最终会有好报。
  
  因为爷爷奶奶喜欢女孩,所以记得小时候我还没有读书的那段时间,妈妈忙的没时间带我,我就会住在外婆家,走去外婆的家也要大半天的时间,甚至一天,真的好远.......
  
  在那样的大山中,只有一栋是木头建成的房子,看起来朴素而稳固,这就是外婆的家。还没读书的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这栋房子里度过。记得第一次去外婆家的时候,妈妈对我说,“要乖乖的听外婆的话”。就这样我住在外婆的家。外婆家的生活实际而清净,白天外公和两个舅舅都要去田里干活,家里只有外婆和我,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外婆背着,看到陌生人,我就会怕的躲在外婆的怀里,而外婆这时也会笑咪咪的抱着我说“宝贝,别怕,有外婆在呢”!
  
  外婆的两个儿子一辈子都没有娶老婆,他们很喜欢我。大舅耳朵有点背,说话很大声,特老实的一个,像个呆子一样,我经常期负他。二舅什么都好,就是精神有点问题,有时候自己对着自己说话,但很喜欢逗我,那个时候我很讨厌他,因为他每次一看到我,就把我当成布娃娃一样捏我的脸,而我只能躲在外婆怀里找安慰。记得有一次,两个舅舅在家不远的田里干活,外婆家门前有一棵不大不小的桔子树,桔子树旁边是块很大的石头,站在石头上方,可以清楚的看到田里的舅舅,而那时候外婆坐在石头上抱着我,看到这颗桔子树我就会问:“外婆它怎么没有长桔子呢”,外婆总会笑着对我说,它是公的,所以不会长桔子,小小年级的我并不懂的公的桔子树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多问,乖乖地坐在外婆怀里看着田里的两个舅舅,安静的听着外婆讲故事,不过那次外婆没讲多久,就被正在田里干活的二舅打断了,二舅大声地喊着我,而我一听到二舅的声音就讨厌,由于经常听着外公外婆喊着两个舅舅的名字,所以我也大声的叫着二舅的名字,看起来很生气的二舅威胁着我说,你在叫名字,我就过来抓你,我顽皮的对着二舅又叫又做鬼脸,而且越叫越起劲!气极了的二舅真的跑来抓我,用手捏着我的脸,而我拼命的往外婆怀里钻,嘴里还大声的叫着的二舅的名字,而外婆只能抱着我摇头的笑。
  
  九月份的天气不冷不热,晚上我最喜欢躺在外婆怀里睡觉,外公睡在床的另一头,心生恶作剧的我一边要外婆讲故事,一边却偷偷的搔着外公的脚,快睡着的外公只能的哄着我说:“宝贝,别在搔外公的脚了,很痒哩”!我大声地对着外公说,不是我,是外婆啊!外婆只能无奈的笑着。大部分小孩早上都喜欢和大人一起起床,当然我也不例外,外婆早上很早起来煮饭,而我也要跟着外婆起来。记得有一次,外婆早上起来之后,迷迷糊糊的我本来也要起来的,但外婆叫我在睡会儿,说她等会过来帮我穿衣服(当然,那么小的我是不会穿衣服的)。我又睡着了,这么一睡应该也是好几个小时,听到外婆外面噔噔的不知在切什么东西,完全醒了我的大声喊着外婆,外婆一直安慰着我叫我多睡一会,完全醒了的小孩子怎么可能还会睡,我把衣服胡乱的披在身上就跑到外婆身边,外婆一看到我自己起来了,放下手中活,边帮我穿衣服边责备的对我说,“怎么没穿好衣服就起来了,会生病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之所以外婆叫我多睡一会儿,是因为别的人家叫她帮忙做点事,她手上切的是猪草,就是别人家的,善良的外婆从来都是别人叫她帮忙,她就会义不容辞地去帮助人家,从来没有说不好过。
  
  外婆有时候也会心细的可爱,在很久没有下雨的天气里,火炉上烧好水在我们梳洗完之后,准备睡觉时,我会问外婆,这火怎么没灭呢,外婆说没事,只见她提一桶水直接倒在火炉上,对我说,“这下灭了”,而且灭的很彻底,之后每天都是如此,那时候我还一直不明白外婆为什么要倒一桶水火炉上。后来听妈妈说,因为天气太干,又太久没下雨,怕起火,所以外婆才会这样。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外婆每天都会在火炉上浇一桶水,那些火炉上灰不是都要变成石头了吗?
  
  外公外婆结婚的时候家里就很穷,外婆的婆婆是个很凶的人,她只有我外公和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两个孩子。有什么好吃的,或着她养的鸡下了个蛋,她会马上送去给她的女儿,对我外婆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的。外婆生下舅舅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婆婆就从没服侍过她。听妈妈说,外婆有次腿上长了个很大脓疮,疼的外婆没办法走路,外公不可能在家里陪她的,那时候大家都是吃食堂,所以外公和别人都是一起去干活,留下外婆在家里,当时很饿的外婆因为腿疼的不能走路,所以只能在地上爬着用手抓了些酸菜吃。外婆的婆婆在老年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外婆每天不分昼夜的服侍着她,从来就没有过怨言,别人有时候会说外婆她以前那样对你,你现在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外婆总会说,“人老了嘛,都会这样”。是的,外婆从来都是这种不计前协的人,她总是那么善良,总是那么无私的付出。
  
  爸爸来外婆家接我的时候,好久没看到爸爸,对他都有点不认识了,外婆笑着对我说,你爸爸来了,但我还是不习惯叫他。那次爸爸是来接我回家的,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和外婆在一起,和爸爸回家以后,大概是和外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有时候我会把妈妈叫成外婆,小孩子虽说什么都不懂,但也是很有感情的,就好像和谁在一起的时间久,就会和谁的感情深,当然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外婆在我回家的第二年就病倒了,外婆病的时候,我去看过一次。后来她的病越来越严重,因为离外婆家实在太远,之后我就没有在去看过外婆,一直在她去世都没有去看过。妈妈说外婆去世时候很安详,一点痛苦都没有。劳累了一辈子的外婆就这样走了,最终没享过一点福。我想外婆现在可能在天堂里过着人间没有享过的福吧!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8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