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叹息

2022-01-07 13:25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窗外,冷风飕飕,飘着浓浓的雨雾。我想起耄耋之年的父母。乡下父亲电话不约而同,接踵而至,嘱咐我们冷天多加衣。

  夏末,燥热,烦闷。在外工作回家探亲的父亲一反常态,脾气格外暴躁。一门进的三间狭窄木屋里空气特别紧张,我胆战心惊。夜深了,母亲卧室里飘出父亲细小的话语和长长的叹息。被愚昧的山野乡亲邻里视为天才的我在时代的独木桥上坠入万丈深渊,高考落榜了!父亲寄予的厚望已被辜负,希望成了泡影。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在繁重的农活中苦苦思索,央求复读的目光父亲无可奈何的叹息声中显得越发暗淡。父亲微薄的工资早已供不起我一妹两弟三人的书费和生活费了,家中正缺劳力。我不甘心,在求得多病的母亲恩典后另择它路决定去当兵,父亲轻叹着亲自送我去体检,却被傲慢的接兵人员以体重偏轻而拒之门外。从不求人的父亲脸上一下憔悴了许多,嘴里吐出粗重的叹息。
  
  我彷徨,迷茫。心里揣着苦闷,手里撮合失望,脚底踩着痛苦,磕磕绊绊地摔倒在家乡左前方的小山边,摔倒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头枕绿草,独自仰望阴云密布的苍穹,心河泛滥,泪水涟涟。忘了山鸟的嬉闹,蚂蚁的叮咬;忘了院中晒谷场上母亲收谷回仓的呼唤。突然,一只受伤的青蛙跳跃身侧,哇哇惨叫。扁头毒蛇高昂着头速窜过来,我敏捷地猛扑过去。可怜的青蛙护住了,我却在昏昏糊糊中失去了知觉。爷爷用土办法和草药唤醒了我,母亲在旁边哭闹,父亲长长地嘘了口气,定定地站在跟前,摇头叹息,近乎哀叹,默默无言,面颊上淌着他那稀罕的泪水父亲啊,你可曾知道,受伤的不止我的小手,还有我那隐隐作痛的心……
  
  我难已摆脱命运的桎梏,在家随母学干农活,耕田打禾锄庄稼。学着袁隆平,妄想稗杂稻,早出晚归,浑身乏力。父亲诱我亦工亦农,兼顾木工泥匠,挤出时间备课迎考顶他一厢情愿的干部班,奢望在父亲的长吁短叹中彻底破灭。我拿起拙劣的笔,书写父亲好梦粉碎无政策顶班的叹息,挥洒父亲叹惋的才华。
  
  我累了,我那哭泣的心在黝黑的夜里迷迷糊糊,梦里听到父亲沉闷而压抑的叹息,熟悉而凝重。梦醒时分,正赶上全省招考干部。我如愿似偿并送往大学深造。父亲阴沉几年的脸上爬满了笑纹,喝过他那心爱的黄酒,颠颠倒倒地送我上车。父亲紧抓我的手,欲言又止,微微一叹,舌在口中不听使唤。带着他那习惯了的叹息,铭刻他那充满希望的眼神,我随大车缓缓远去。他在天边成了我眼中永远的定格。
  
  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耳畔贴着父亲的教诲和记忆犹新的叹息,时时警醒自我,常常跋山涉水,勤于调研,踏实工作,从不懈怠。我把父亲亲手送的“为人民服务”小胸牌别于胸前,以此约束,以示鞭笞。为此,招徕棘手难事,讨教父亲高见,伴着他的叹息,寻找最佳方案。慢慢咀嚼父亲的叹息,明白叹息的道理。
  
  父亲退休以后,不想住在喧哗的闹市。他痴恋新鲜空气和纯洁的乡下,随母去乡下颐养天年。听不到父亲的叹息,我心里空荡荡的,好像丢失了贵重的东西,有一段时间老是魂不守舍,心里总是堵得慌。
  
  窗外,冷风飕飕,飘着浓浓的雨雾。我想起耄耋之年的父母。乡下父亲电话不约而同,接踵而至,嘱咐我们冷天多加衣。父亲话毕,留下了亲切而熟悉的叹息,似导入的电流在我久渴的心田里涌动。我哽咽了,叫来妻女,发疯般地往乡下赶。来到父母身边,我仔细打量他们老去很多的形态,充满惆怅。父亲在询问我的工作,母亲却数落父亲一大堆,说他除了牵挂就是惦记我们的工作,甚至梦中常叹不停。
  
  我热血奔涌,精神亢奋。想着十八岁参加工作,为党和人民呕心沥血一辈子的父亲;想着为我们操碎了心费尽了力的父亲,尤其是父亲那特有的催我奋进的叹息,我心潮迭起,思绪万千。父亲,我在努力,我在渴求,我在令您欣慰,真不想让您带着哀怨的叹息走进另外一个世界啊!

责任编辑春风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7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