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

2022-01-07 13:18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我默默地接过这幅似乎既可以视作是萧娴对mummy的褒意,又可以看作是mummy对我励志的墨宝,脑子里却依然在幻织着令mummy刻骨铭心、魂牵梦绕的那段“大华咖啡”的岁月……

  夜深人静。泽儿竟推开我的书房门悄声说道:“老爸,我想喝原味咖啡,喝您原来煮过的那种。”看他一脸的期待,竟让我犯了难。深更半夜的,上哪儿去买咖啡豆?又上哪儿找得到一把正宗的咖啡壶来煮咖啡呢?他见我不语,立刻扮了个鬼脸:“我是怕您犯困,故意出个难题给您提提精神呢!要不还是早点睡吧。”
  我掩饰着“小儿孝我”的得意感,却喃喃骂了声:“小子逗我……!”他却“嘿嘿”一笑,掩门而去。一切旋即又归于沉寂之中。
  此刻,我的整个思维却被他的倏然出没,无端地定格在“咖啡”这两个字上。从巴西的咖啡豆,到马来西亚的白咖啡,从法国老牌的波蔻伯,想到美国崛起的星巴克,但这一切几乎都在眼前瞬间闪过,而一幅虚幻的场景图,却似电影中的“推”的手法,由远至近并且无限扩张地占据了我整个脑海的画面——变幻的灯光簇拥着四个雄浑苍劲的中国字:“大华咖啡”。
  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大华咖啡”霓虹四射、宾客盈门时的真模样。待我和它相见时,它早已是凋蔽破败,并被改建成“七十二家房客”的拥挤住所了。
  那是1968年。母亲奉命到南京去汇演“样板戏”。那天中午她带着当时无学可上的我匆匆赶到位于杨公井的人民剧场,当我们刚要踏进剧院大门时,身后有几辆急驰而来的军车曳然而止,从车上迅速跳下一批臂佩黄色袖章的解放军战士,他们迅即散开环立在剧院的周围。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几辆吉普车又如飞而至,下车的第一人竟是脚穿草鞋的大将许世友!我竟愣住了,但母亲却视而不见地拉着一步三回头的我,径自向后台而去。
  ……那天我几乎没有在看戏,全部的关注点都在那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将军身上。而母亲在上场下场的间隙,却时不时远远地注视着我。直到中场休息时才把我唤一边低声嗔责道:“傻孩子,尽盯着人看,不看戏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要看的《红楼梦》,你看了吗?”
  我顿觉母亲的斥责有点突兀,但想到她问看没看过《红楼梦》,还是点了点头。
  “那里面《好了歌》中的第一句‘世上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你是怎么理解的?”
  我默然,而且还真的是不知所云。而母亲不待我回答,却又去忙了她的了……。
  记得那一天下午完戏之后,母亲好像忘记了对我的嗔责,有点兴奋起来。她迅速地卸完妆,拽着我的手边走边说:“走,上你mummy那儿去看看,她就住在杨公井。”
  “mummy?”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你的干妈,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德语。他们家原来开的‘大华咖啡’,相当于法国音乐院对面戴高乐常去的‘和平咖啡’,你小时候她特喜欢你,硬是认了你。”
  突来的干妈,时代的警觉,母亲拽着的无奈,加上令人生厌小心翼翼地问讯……,可是当我一见到mummy时,她那美丽而亲切的音容笑貌顿时唤起了我儿时朦胧的回忆,我分明在瞬间已经认定她是曾经疼我爱我的亲人!而此前的种种不悦早已烟消云散。
  那年的mummy已经是近60岁的人了,却依然风韵全在!印象中她的家有点“欧派”,从家具到用品虽然已经光彩不再,但都充满了一种品味。而母亲环顾四壁却显得有点黯然:“唉,真是旧时王谢乌衣巷,如今成了寻常百姓家了……”mummy却仿佛没有听见,她径自用一只精致的咖啡杯为母亲冲泡了一杯极淡的“麦乳精”端了过来,揶输地说:“咱们的角儿现在不但会改诗改词,还会‘活学活用’了。喏,现如今买不到咖啡,你就把它当作当年的大华咖啡喝吧。”
  ……唏嘘,感叹。但俩人像约定似地旋即都摆脱了一种莫名阴霾的笼罩,兴致勃勃地聊起了她们的当年。
  依稀记得她俩谈起张恨水每每来此不喝咖啡要喝茶,张季鸾在这里拟定了《魂断文德桥》这个为情所牵的千古主题……,甚至还聊起了当年于右任就是在这里,啧啧称赞康有为的女弟子萧娴是“卫管复生、茂漪再世”。而当年“大华咖啡”的店招牌,即是萧娴在这儿当场所题……
  说着,mummy从里屋抱出一卷报纸,里面竟夹着好多名人字画。她看一张,犹豫不决地扔一张,喃喃自语:“这些都该‘破四旧’烧了”……找着看着,她终于找到了那张萧娴大气磅博的题字——大华咖啡!她的那双眼睛顿时焕发出异样的光彩,仿佛她又看到了“大华咖啡”高朋满座的金色过去……
  母亲也显得有点激动,她在一旁拉过这幅字连连说:“是,是它!当年霓红灯的大字就是这样子!”她边说边试图用手去抚平这幅皱折的字卷,而mummy却又把它拉了回去,断然说:“萧娴的字不算‘四旧’,我得留着,等我死了之后叫儿子把它烧了给我带走。”
  ……静穆稍顷,还是mummy硬是装作豁达地一笑,对母亲说:“咱姐妹俩今天是‘先生笑谈江南事,只有青山绕建康’,‘大华咖啡’都关了多少年了,还谈这些干什么?!走,上‘绿柳居’去,mummy今天要请小正园吃顿饭。”
  我记得当年的那顿饭吃得很丰盛,吃得很晚。母亲又跟她聊得很晚。
  自那以后,我在漫长的“务农”和“打工”的岁月里,只要是路过南京,我总会千方百计地去看看她。上世纪80年代末一次去南京开会,我又寻觅到杨公井,去寻访我的mummy。然而配享高龄的她已经去世了。她儿子告诉我,“大华咖啡”四个字果然伴她而去。但是mummy在弥留之际再三叮嘱他,把萧娴在“文革”之后和她多次重聚首又书赠的墨宝中捡出一幅“争奇竞秀”留给我。mummy的原话是:“给小正园留个想头吧”。
  我默默地接过这幅似乎既可以视作是萧娴对mummy的褒意,又可以看作是mummy对我励志的墨宝,脑子里却依然在幻织着令mummy刻骨铭心、魂牵梦绕的那段“大华咖啡”的岁月……
  我想,那,肯定也是一杯原味的咖啡……

责任编辑:怡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5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