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雨的记忆

2022-01-07 13:12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当然,我也常常托腮呆想,古人为何把“雨”字造成这般呢?是站在窗前望着凄迷的雨意而得,还是久久凝视着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而成的呢?雨,给了我惬意,给了我思索,也给了我迷茫……

  说不清我那时为什么特别喜欢雨。去年春夏之季,久旱无雨,心里空空荡荡的烦躁不安。想不到,那一天夜里竟飘起了柔柔润润的细雨,那雨落在院落里,滴在窗棂上滴滴答答地响着。我惬意地坐于窗前,熄灭了所有的灯,望着渐渐凄迷的雨夜久久无语。恍惚间,仿佛远离了喧嚣难宁的城市,孤居于森林之中、湖水之畔,聆听着沙沙沙的雨声和雨水击打树枝树叶而相互磨擦出来的声音,几片黄叶晃晃悠悠地飘至眼前,又落入湖水中,随之,两行热泪不知不觉地扑簌簌地流下来……
  
  记得童年时节,我便喜雨,一有雨天便兴致勃勃地跑出来玩耍。记得有一次,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好几天,正出麻疹的我被母亲锁在家里七八天不让出门,我急得爬在窗台上隔着窗棂,出神地望着房檐上如注一般的雨水,哗哗哗地直冲地面,在地面上溅起一团团水花,又四散而去,漫溢开来,在低洼处积起一面面的“湖”,雨点儿击在那“湖”上冒出无数个星星点点的水泡儿,就好像是一个个顽皮的小精灵,在对我喃喃絮语。我按捺不住了,趁母亲不留神夺门而出,在雨地里欢天喜地跑着:“雨呀雨呀大大地下,精尻子娃娃不害怕……”母亲发现了,提一根烧火棍将满身泥水的我拽回来一顿痛打,说:“把你弄成麻子脸怎么办?”我不知什么叫麻子脸,只觉得母亲打得疼,便直喊:“再不跑了,妈妈别打了!”我的眼泪和着窗外的雨水哗哗啦啦地流淌着。母亲见了,眼里也涌上了泪水,放下木棍将我拥入怀中,用手抹着她的泪也抹着我的泪。我于是想,这老天下雨,是不是也是因为做错了事儿被天公惩罚,轰隆轰隆地一阵雷劈电闪而流淌下来的万分痛苦泪水呢?
  
  但不管如何,我仍然喜欢雨,喜欢阴阴沉沉下雨的天气喜欢下雨时看院落里细细密密的水泡儿。然,终究不敢随意往雨地里跑了。于是我便叠纸船儿,一个个玲珑精巧的纸船叠好了,便悄然拉开一道门缝,把纸船一个个放在雨水里飘着,以为那雨水便是一条河,是一面湖,是一片恣意汪洋的大海;以为我那纸船儿便是一艘艘乘风破浪出海远航的船帆哩!只是不一会儿,有的船被雨水打湿了,像触了礁石似的,散落开来如浮萍一般凄惨惨地飘着,我的心痛苦得像被什么蜇了一下,眼里涌上了泪水;也有的船则顺着雨水的冲击,渐渐地飘远了,我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像真的飘泊在浩瀚的大海上,那船上载着我的父亲母亲我的兄弟姐妹,而我则是一位年轻的船长,正率领一群勇敢的水手在大海上扬帆破浪呢!啊,那好蓝好大的海啊……
  
  让我最难忘的是那年夏天,我家搬往距离城市很远的一个小镇上,汽车在迷迷茫茫的云霭雨雾里奔波了整整一天,我们兄弟几个蜷缩在大卡车的帐篷里,冷得瑟瑟发抖,而父亲则蹲于帐篷口,用整个身体抵挡着风抵挡着雨。风,刀一般地刮着他的脸他的手;雨,淋湿了他的衣服,顺着衣角滴滴答答地往下流。一时间,我仿佛懂得了许多人生的道理。父亲那抵挡风雨给我们以温暖背影,像一尊雕像永远刻印在我脑海的深处。从此,我的眼光不再满足于所见的事物,更学会了用眼光去观察去思索,去体悟艰难而苦涩的人生
  
  当然,我也常常托腮呆想,古人为何把“雨”字造成这般呢?是站在窗前望着凄迷的雨意而得,还是久久凝视着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而成的呢?雨,给了我惬意,给了我思索,也给了我迷茫……
  
  现在,那些飘着柔柔润润的雨的岁月,如云一般愈飘愈远了。我对雨的感受不再充满梦幻般的色彩了,遇有阴雨天,我便忧郁而悒悒不乐。我想,这大慨与父亲母亲远离了我们有关吧。因为,父亲走的时候是在乍暖还寒的早春,一个雨雪交加的晚上;母亲走的时候是个苍苍凉凉的秋天,瑟瑟的雨裹挟着星星点点的雪粒。我的那艘在心海上飘流了几十年的船儿,被这两场无情的雨水彻底地打翻了,我的眼前,只剩下万念俱灰的冬雨,苍苍凉凉地敲打着我的那片早已干枯了的心海世界……

  2001年11月写于一个冬雨的晚上
  
  此文收入在散文集《远逝的牧歌》一书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3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