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果情

2022-01-07 13:03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妈妈对爸爸说,你知道借不到钱还去借。就算你借到钱我也不会去医院,人死是有地头的。那要死的人,你就是送到医院也救不了。我要是真的死了,你要把娃娃带好。

打我记事时起,
母亲的视力就不大好,大白天看
太阳底下,就跟看
月亮坝坝里一样。要看清什物,得放在眼前,好像是贴在了
眼睛上。少不更事的我以为
母亲
眼睛生来就是这样的,后来才知,
母亲
眼睛患的是白内障,她的一个
眼睛已完全失明。

  我
童年
少年
时代,乡亲们都在为温饱发愁。他们经常不吃晚饭,将节省下的粮食填补荒月那比簸箕还大的窟窿。我和小伙伴们满山满野寻找充饥的野果:红亮亮的“羊
奶奶”,紫红的桑椹,艳艳的野地瓜,浑身带刺的刺梨子,还有许多有名字的没名字的,天黑回来,倒头便睡,将饥饿滞留在梦里。

  这些野果中,最好吃的数红亮亮的“羊
奶奶”。它有羊的奶头般大小,红红的,亮亮的,像珍珠玛瑙,很甜很甜,似乎把我们苦涩的日子都能染甜。

  我每每品尝着“羊
奶奶”,就会想起城里小孩吃的
那些糖果,我觉得他们那糖果没有我们这“羊
奶奶”甜,现在想来,这应该是我一种敝帚自珍的心理。

  “羊
奶奶”较为稀少,这也是许多
美好东西的共性。

  王安石曾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用这话来说“羊
奶奶”也是非常合适的。“羊
奶奶”的家就在崖畔边、悬崖上,每次去采摘,都是一次冒险,因此大人们都不准我们去摘,就像不准我们下河塘洗冷水澡一样。如果万一被大人们知道了,那黄荆条子就会吃我们的“肉”的。

  我们知道摘“羊
奶奶”很危险,可我们禁不住“羊
奶奶”的诱惑。于是我们采摘时很是小心翼翼,两手抓住长在崖畔上的芭茅、黄荆、马桑、荆榛等,双脚在前试探着,小小的身子一点一点的挪动,那份慎重和小心,显得是那么的
少年老成,与在大晒坝做游戏和
田野里疯跑判若两人。到了够得着“羊
奶奶”的地方,我们在确信身子已稳住了,然后才将熟的红“羊
奶奶”全部摘下来,没熟青的则留着,等熟了再来摘。

  一旦摘了回来,其他的伙伴像“蜂子朝王”,“嗡”地一声围上来,伸着个小手,嘴里直嚷嚷:“我要一颗!我要一颗!”要到后,他们便把“羊
奶奶”噙在嘴里,慢慢享受甜美的滋味。

  有一次,我摘了一小把“羊
奶奶”,刚拿起一颗想往嘴里扔,突然,我想到了
爸爸妈妈,我想让他们尝尝这甜蜜的滋味。虽然我知道
爸爸妈妈是不准我去摘“羊
奶奶”的,但我想到我把这么好吃的“羊
奶奶”拿回去孝敬他们,他们不但不会责怪我,还会夸我呢!

  我强咽下口水,把手里的那颗“羊
奶奶”放到荷包里,高高兴兴
回家去了。

  
爸爸到坡上干活去了,家里只有妈妈。

  我把妈妈拉在矮板凳上坐下,然后笑眯眯的把兜里的“羊
奶奶”抓出来,放在妈妈宽大粗糙的手里。妈妈愁苦的脸上浮出了笑意,她问我:“是啥子稀奇宝贝?”说着,就拿起一颗放到眼前来看。我高兴极了,大声地说道:“这是‘羊
奶奶’,好甜好甜哦,您吃一颗来看看!”

  我话音刚落,妈妈的脸就像被霜打了一样,庚即怒吼道:“跟老子跪到!”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怯怯地问:“妈妈,你这是怎么啦?”妈妈没回我的话,又怒吼了一声:“你跟老子跪倒!”我从没见妈妈对我发过这么大的火,只得怀着一肚子的委屈跪倒在地上。

  妈妈转身走到灶门前,抽出一根黄荆条子,一把把我抓起来,摁倒在她刚才坐的矮板凳上,不容分说,就在我的屁股上一阵猛抽。我因惊吓委屈和疼痛,哇哇的大哭起来。

  抽了一阵后,
母亲问我:“是哪个喊你去摘的?”

  “呜、呜,是我自己。”

  “你晓不晓得从崖坎上摔下去会不得了么?”

  “晓得!”

  “晓得你还要去摘。”说着又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两条子。

  我见妈妈误会了我,说道:“妈妈,那‘羊
奶奶’好好吃哦!我想到您跟
爸爸没吃过,就去摘回来跟你们吃!”

  妈妈说:“你还想狡辩!”

  “我没狡辩,我真的没狡辩!我就是想摘回来孝敬您和
爸爸的!”我哭诉着。

  妈妈扔掉了手上的黄荆条子,把我一下子拉进她的怀里,流着泪说:“娃,再好吃你也不能去摘啊!要是摔下去了,那可怎么得了哦?”原来妈妈是在担心我,我不由有些后悔了。

  妈妈接着又说:“娃,今后你不要去摘了哈!”我“嗯”、“嗯”的边点头边答应着。

  妈妈又问我刚才打痛没有,我虽然觉得痛,可还是直摇头说没打痛。

  妈妈把我的裤子往下扒开,很是自责地说:“都怪妈妈刚才下手太重了,屁股上都打起好几条血印子了。”停了一下,她又问我:“娃,你怪不怪妈妈?”

  “不怪,不怪!”我连声说道。

  “不怪就好。其实妈妈这也是为你好啊!”说到这里,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

  

  过了几天,我和小伙伴在我家屋后的竹林坝里玩耍。我看见有几个人好像抬着
一个人往我们这边跑来。

  出什么事了?我想到。这时,谢二哥对我大喊:“大娃儿,你还愣到在那里干啥子,你妈妈摔倒了!”我一听妈妈摔倒了,头“嗡”的一声就大了,哭喊着跑了过去。

  他们把妈妈抬进屋里,放在木床上。我趴在床沿,“妈妈”、“妈妈”的哭喊着。我生怕妈妈被摔死了,那我可就没有妈妈了!幸好妈妈还在出气,只是痛昏了过去。

  他们都责怪我妈妈,说是这么大个人了,
眼睛又不好,还跟娃娃儿样,到崖坎上去摘“羊
奶奶”,真是不要命了。

  我听了,想到他们误会了我妈妈,就对他们哭喊道:“不许你们这么说我妈妈。我妈妈不是摘给她吃的,是摘给我吃的!”大家听后,都摇头叹息。

  
爸爸请来了赤脚医生,医生看了后,说是颈椎骨断了,他奈不何,必须往医院里送。医生在
爸爸央求下为妈妈打了针、开了药。临走时,吩咐道,人必须送医院,不然怕保不住的。

  我听了,哭着要
爸爸把妈妈往医院送。
爸爸对我吼道:“你别烦人了好不好?跟我在家里好好照看到你妈妈!”说完就出去了。

  我知道
爸爸是去借钱。因为医院只认钱,不认人的。

  我守在妈妈床前不断的抽噎着。

  我似乎听到妈妈在叫我,我站起来,问妈妈要什么。妈妈叫我摸她的荷包。我从妈妈荷包里摸出了几颗红艳艳的,似珍珠玛瑙般的“羊
奶奶”。有两三颗已烂了,可能是妈妈从悬崖上摔下来时弄烂的。我拿了一颗,想喂妈妈。因为我想到,妈妈吃了这甜蜜蜜的“羊
奶奶”,就不会觉得那么痛了。妈妈说:“娃,乖!妈吃不下,妈这是给你摘的,你把它吃了!”我拿着这鲜红的“羊
奶奶”,怎么也舍不得吃,想着要留下来给妈妈吃。

  
爸爸出去跑了一圈,结果一分钱都没借到。因为我家太穷了,人家借钱给我们,我们啥时候才还得起哦?何况乡亲们本身也没什么钱。

  
爸爸没能借到钱,蹲在屋角落一个劲的抽闷烟。

  妈妈叫我把
爸爸喊过来。

  妈妈在床上躺着无法动弹,头死死的偏向右边。虽然她能说话,可她说话好似在挣扎一般,我每听妈妈说一句话,心都会抽搐一下。

  妈妈对
爸爸说,你知道借不到钱还去借。就算你借到钱我也不会去医院,人死是有地头的。那要死的人,你就是送到医院也救不了。我要是真的死了,你要把娃娃带好。

  我在听到妈妈说最后一句话时,不禁“哇”的大哭起来,哭得很
伤心很难过,好像妈妈真的就要死了。并哭喊道:“妈妈,您不要死,您不要死!”

  我的哭喊声惊动了邻居,他们都跑了过来,他们也以为我的妈妈真的要死了。当他们在知道这情形后,都很同情,只得不住的安慰我们。

  没曾想,妈妈还挺了过来。这倒应验了妈妈所说的那句话:生死是有地头的。

  虽然妈妈的命保住了,可她的头却很努力的往右偏着,就差没搁在肩膀上了。走路也不像原来那么稳当,一摇一晃的,像鸭子走路。

  从这以后,每当我看到妈妈走路的姿势,我就会很难受。我暗下决心,今后我一定要努力
学习,叫妈妈过上好日子!

[责任编辑:怡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1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