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蛄豆腐

2022-01-07 13:00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晚饭如我预料的丰盛,酱闷河鱼、松蘑粉条炖粉条,最后妈妈端上一钵汤,形象点说是说是绿色的鸡蛋羹,不同的是有一股浓浓的鲜香味,爸爸破例先给我盛了一碗,先尝一小口.....  
  那是1974年年根,大约是腊月二十几,反正是在小年前,冬闲季节应该睡个懒觉,却叫妈妈叫醒了,让我和她一起去掏冰窝子。天地良心,打小起我就是一个顶纯的孝子,不论妈妈说什么,我从来就没有杵逆过,绝对的服从或者说言听计从。我麻溜地穿好衣服,对付着吃完早饭,找把尖镐,挑上水桶,还有笊篱扫帚铁锹,当然还得换上长腰雨靴,直奔离我们家二百多米的下湾子。
  
  我们下乡的地方称谓大荒村第六生产队,当地人叫张西沟。由于是插队户统一由生产队盖的房子,所以我们家变化座落在堡子头。地方叫大荒但实为山青水秀,我们家的三间瓦房背靠山凹前对溪,(博学多才的爸爸领我相地方时告诉我,好房址必须是背靠山面向水。背靠山的含义好奥妙,那就是远处看咱看不见,等到看见时大有豁然开朗之感受;而咱看远处则一目了然,视野开阔好视线;面水的佳境是看水来不见水走,水来是万水朝龙,水不走是聚集财富。)门前溪,溪不大,深不过膝,宽不及丈,流水潺潺,久旱不断,除了雨季山洪暴发之外,永远都是清澈见底。天道是仁慈的,大地是宽厚的,那小溪里有着贫苦人的欢乐与追求,有着丰富的水产,有鱼有蛤蟆有�|蛄,用现在的话说绝对的绿色。鱼都不大,三四寸长的就是大个的了。品种有四种,最好的是胖头鱼,个头最大的可达半斤,但很少抓到。最普通的是白漂子、狗鱼和沙蛄鲈,高手一下午就可抓到一钵,柴灶铁锅大酱一闷,吃吧保证你忘了姥娘家姓啥。蛤蟆得分季节,而且是珍品,轻易抓不到。最好抓也最多的是�|蛄,只要有水,翻开石头就能见到。�|蛄的模样就是缩小了十倍的龙虾,味道绝对比龙虾鲜美。告诉您一个小常识,�|蛄倒着走,两只夹子永远面对来犯者。事实上抓�|蛄最容易,看准它倒退的方向,两根手指一夹就成,讲究的是手急眼快。但可是记住千万别让它的大夹夹着,否则它可是宁死不松手。小时玩累了饿了就去河里抓几只�|蛄,烧一堆火,用火炭烤,烤得红中透黄,咬一口稀脆喷香连壳带肉全都能吃,(也是下放户的�大夫告诉俺这样吃还补钙,至于什么是钙,哈哈,俺真的不知道)。
  
  走路时妈妈告诉我,冬天冻冰后,水也减少,而最深的地方就是河流拐弯处的河窝子,鱼和�|蛄也随着水流汇集到河窝子处。下湾子有个小汀,长宽约有两米左右,夏天水深时溜腰,冬天时也会冻成一个5平方米左右的小冰场。那年冬天特冷,嘎嘎的,由于积水明显减少,冰面成了凹形。妈妈在冰面上来回走了几步,在悬崖处划了个脸盆大的圆圈。我先用扫帚打扫去冰面上的积雪,然后抡镐架锹。寒冬的冰挺硬,不使劲真就不好使,几镐下去坚冰就出层了(冬天冰是横茬,既使薄也撑得住,春天的冰是竖茬,所以踩上就会掉进水里喽),对准断层连续作战一鼓作气三下五除二很快扩大了战果,一镐下去,“噗”的一声尺多厚的冰层就刨开了,扩开冰口往里一看,汀底有一个大锅底那么大一个窝子,“哇”全是干货,数不清的�|蛄鱼还有两只蛤蟆干蹦达,赶快下笊篱,不管三七二十一捞进水桶里就是宝,不到十分钟战斗结束了,装了两个多半水桶,也有10了多斤,回家倒在大盆中一收拾,光�|蛄就有十多斤。此时弟弟妹妹们围上来欢喜雀跃指手划脚,我也就得意洋洋地看书去了。
  
  晚饭如我预料的丰盛,酱闷河鱼、松蘑粉条炖粉条,最后妈妈端上一钵汤,形象点说是说是绿色的鸡蛋羹,不同的是有一股浓浓的鲜香味,爸爸破例先给我盛了一碗,先尝一小口,嗯,清淡爽滑余香沾舌尖久久不去,好吃!稀里哗拉一口消灭。说实在的,当时弟弟妹妹们看到我吃得那个香劲馋得什么是的,吃完自己那份还没完,可是当我去年偶然一次问起他们时竟然忘得一干二净,真真气煞我也。
  
  是啊,中国人讲究吃,这些年走南闯北山珍海味也吃了不少,包括大龙虾小龙虾,但吃了也就吃了,真正回味无穷长留心底的,还是妈妈做的那碗�|蛄豆腐……。

责任编辑:怡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90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