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梦回,忆父亲

2021-12-24 11:01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一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恍惚,我总觉得父亲就在我的身边,他根本还没有走远,常常想起他故意似笑非笑的脸,想起他幽默诙谐的话,想起他真诚爽朗的笑……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有时恍惚,恍惚间就觉得他根本没有走,他还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小区院子里有个亭子,那里总是聚集了很多的老人在下象棋,每次从那里路过,我都要下意识的看上两眼,看看父亲是否如往日在那里观棋:有时对面走来一人,要是穿着上有点像父亲,我也都要注意看看,看看是不是父亲;有时有了什么高兴的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快给父亲电话,好让他来分享我的喜悦……可是当我从现实中惊醒,我才顿悟:父亲已经走了,他已经永远永远离开了我们,我们真的是永别了。每每想到这一点,我才能真正的、深深的体会到阴阳两隔的无奈和悲哀!
  父亲是个性格温和的人。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可我家正好相反。因为我母亲是一名教师,她对待我们姐弟三个,就跟对待她的学生一样的严厉。可父亲却不同了,他对待我们,真的可以用溺爱来形容。记忆中,无论我们姐弟闯了多大的祸,父亲都没打骂过我们。我们如果有什么事情,比如说开学要包书皮了,订本子了,或者是学校要交什么钱了,或者是要想吃炒瓜子了,爆米花了,就都等着父亲回来和他说,而每次父亲都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还记得我和妹妹很小的时候,因为父母上班,每天早上父亲都会把我和妹妹送到姥姥家,到了姥姥家,父亲总是要坐一会儿才走,这时,妹妹就会在父亲的头顶上给他扎个小辫子,父亲要上班走时,妹妹也吵着不让摘下来。为了不让妹妹闹,父亲就用手捂着头走,一直走到街口转角处,妹妹看不见了,才扯下头上的头绳,抚平头发匆匆而去。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时的情景:高大帅气的父亲,穿着一身笔挺的蓝制服,为了哄他心爱的小女儿高兴,任由头顶立着一个红头绳的小辫子……他那时遮遮掩掩、啼笑皆非的表情,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
  父亲还是个善良宽厚的人。从部队转业回来的父亲,不但有口才极佳,更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他先在村里任治保主任,后又调到乡派出所任文书,派出所里所有的卷宗和材料都是出自他的手。村里谁家有什么重要的事,都会找他去帮忙。记得有一年,我们村里有一个青年,进城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城里的那个肇事司机托了熟人,狡辩说主要责任不在他,死者要负一半责任,按规定赔偿只能赔五千零二十八块钱。可怜那死者家里困难得很,又没有什么门路,只有年迈的老父老母,还有妻子幼子,一家人听了这个消息,更是悲痛万分,可又一点办法没有。父亲知道了,主动去帮忙,就凭一个自己人,收集证据,上下找人,整整跑了半个月,才使得肇事者认罪,赔了一万二千块钱。拿到赔偿金的那天,死者的妻子都给父亲跪下了,还要给父亲二百块钱(父亲那时的工资每月才四十块钱,而且为了跑这事,他自己还搭了不少钱),父亲拒绝了,他说,我帮忙不是图你们的回报,只盼着你能把孩子好好抚养大,好好孝敬老人,就行了。父亲的这次帮举动,当时在村里,可真的算得上是一桩美谈了。
  父亲也是个正直大气的人。他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从不会为自己的利益算计别人。弟弟出生后,父亲不满每月的那点工资,就合伙去和别人做生意。都说是无奸不商,可想而知,父亲哪是做生意的料呀,几年下来,就赔了好几万。最后一次,又听信了别人的话,去和人家合伙承包了一个农场,还从村里带去了很多工人。可那年由于年头不好,更因管理不善,父亲又赔了。赔了自己家的钱倒不说,可那些工人的工资人家不能不要呀。于是,快过年的日子里,家里常常是坐满了讨债的。有好心人告诉父亲说,你都赔了,还给他们开什么工资呀!再说,又不只是你一个老板!可父亲却说,我赔了是我的运气不好,赔了也不要紧,可工人干了一大年活了,我不能让他们白白辛苦一年呀。父亲一面天天温言好语的和工人们说着安抚的好话,一面天天出去借钱,甚至花高利息去“抬钱”,终于在春节前把那些工人的工资都给结清了。记得那天父亲长出了一口气:这下我也可以过个安稳年了。可那年的春节,我们家却因为没钱而简单的很,但父亲却一直是乐呵呵的。也正因为有了父亲乐观的心态,那年的春节我们全家才不会觉得太难过。
  父亲更是个孝顺的人。只要父亲不出门,他准得天天去看爷爷奶奶,一根黄瓜,两个柿子,都是他孝顺老人的礼物,如果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他更得少不得给爷爷奶奶送去。父亲对待他自己的父母自不必说了,他对待我的姥姥,也是极好的。姥爷去世以后,姥姥一直和小舅舅一家生活在一起。但自从姥姥得了老年痴呆症以后,就在舅舅家呆不下去了,父亲母亲把姥姥接到了家里。到后来,连糊涂得不认识人的姥姥都和别人说,这家的这个男的呀,也不是天上谁派来的,可好了,天天给我做好吃的,还给我买大麻花吃呢。糊糊涂涂的姥姥在我家呆了整整三年去世,父亲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妈一样,细细照顾了姥姥三年。
  后来,我和妹妹工作结婚离开家,听母亲说,父亲没事就去车站溜达,就盼着我们哪一天能突然回去,每到年节,更是早早就打电话让我们回家,平时他舍不得吃的都拿出来给我们吃。我和妹妹也一样,给他买各式各样好吃的好喝的,还给他买好看的衣服,时尚的皮鞋,而父亲,就常常一脸满足的和别人炫耀:看看,都是我姑娘给我买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突然的就病倒了。我和妹妹给他找了最好的医院,请了最好的医生,做了最积极的治疗,却还是没能留得住他。父亲离开的时候,只有58岁,可怜我那么年轻的父亲,竟然被那可恨的癌魔打倒了,一生连感冒都很少得的他,满怀着对儿女对家庭亲人留恋一个人孤单单的恋恋不舍的走了……他的遗像是我去给做的,是用他52岁的一张照片做的处理。照片上的父亲,眼神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无辜,就像一个孤单的孩子,静静的呆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们。一直到如今,他的那种眼神,还一直是我午夜梦回的牵挂
  去年国庆大典的阅兵仪式,我是流着泪看完的,尤其看到那两个英姿飒爽的海军方队时,我的心,就如刀割一般难受,如果父亲还在,如果我的海军父亲还在,他该看得何等的兴奋,何等的津津有味!
  一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恍惚,我总觉得父亲就在我的身边,他根本还没有走远,常常想起他故意似笑非笑的脸,想起他幽默诙谐的话,想起他真诚爽朗的笑……可是,亲爱父亲,您现在在哪呢?女儿想念您,您知道吗?您现在是魂归您梦中的大海了,还是去了美丽天堂了,或者,是如了我和妈妈的心愿,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了?
  可是有一点,我是深深知道的,无论您在哪里,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您都永远会留在我的梦里,留在我的心里,留在我的生命里。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亲爱朋友们,珍惜你眼前的幸福吧,常给你的父母打个电话,常回去陪一陪他们吧。对于我亲爱父亲,我是永远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永远也没有了……
  (7月10日是父亲周年祭日,午夜里,我用悲痛的心,敲下这篇悲伤文字,用以告慰我心中那永远亲爱永远不老的父亲。2010.7.8午夜)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8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