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风筝舞

2021-12-04 23:13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我曾见过吴冠中先生的一幅画,又读过他写的文,叫《又见风筝》。2003年的春天,吴冠中先生与老伴病愈初好,住在龙潭湖边的公园。  
  春暖花香,草长莺飞。漫步江南的公园,园里林间,地上钻出了一簇簇绿绿的芽尖,叶儿嫩嫩的、薄薄的,那种拥挤的神态,仿佛要把公园里的石凳挤翻。树林间小鸟鸣翠,展翅伸腿,忍受一冬的风寒终于远去。天上人间,花鸟同贺,仿佛在一场春天的音乐会上竞相登台。与白云共舞的,还有那飞翔的风筝,孩子们的欢笑,大人们的轻松,从颤动的风筝线飞抵云霄。
  
  上中学时,老师曾带我们去乡村田野外踏青。田埂上,青青豆荚香,悠悠菜花黄。我们在田地里疯跑打闹,身上尽是油菜花的点点花斑。选一块空阔的地方,各人抖开自备的风筝,争奇斗艳,有的像蝴蝶,有的像蜻蜓,有的像苍鹰,尽情展现春的容颜。老师布置学生们一字排开,一声令下,一个个五颜六色的风筝直奔苍穹。那时候,我家穷,买一个漂亮的风筝也是奢望。母亲帮我自做了一个风筝。用薄薄竹篾子片扎成六角形,糊上白纸,贴上红色的剪纸,好似一枚枚窗花,捎上淳朴的乡情。下面系上3条略厚的长长白纸带,这个具有风土味的风筝,母亲称它为“草把鹞子”。带上母亲的期冀,我的风筝放得更远,飞得更高。那一次,我笑傲同群,争得第一。
  
  大人做的风筝颇有智慧。记得我居住的小镇上有一个老莫制作的风筝独树一帜。他做的风筝是一条棕色的蜈蚣,收起时像一个压扁的灯笼,放开时有10多米长,风筝线粗而有韧性。春天时,他常在我们上学必经的大坝旁空地上放风筝。放学后,学生们站在大坝上指指点点。远远望去,天空中仿佛有一条苍龙在盘旋。许多人久久不愿离去。如今,老莫已风烛残年成为莫爹。每当街上有人拿着风筝从他身旁走过时,他拄着拐杖,浑浊的眼里竟露出年少时的亮光。
  
  我曾见过吴冠中先生的一幅画,又读过他写的文,叫《又见风筝》。2003年的春天,吴冠中先生与老伴病愈初好,住在龙潭湖边的公园。每天他们携手漫步龙潭湖畔,白发、红衣、手杖,让吴冠中先生不禁想起“满园春色宫墙柳”,以及陆游晚年的“沈园柳老不吹棉”,顿生沧桑之感。他在文中写道:“龙潭湖边,隔着时空回顾自己逝去的岁月,算来已入垂暮之年,犹如路边那些高大的杨树,树皮干裂皱褶,布满杂乱的疮疤和乌黑的洞。……面对微红的天空,那是春天的微红,微红的天空上飞满各色鲜艳的风筝,老树年年看惯风筝的飞扬和跌落。”画家把黑白交错构成的悲怆画面,飘摇飞舞的彩点风筝作为老树的背景,创作了《又见的风筝》的不朽油画。
  
  我想当时的吴冠中先生心中应是感慨万千,童年的风筝就像人生的启航之初,纵使时光如水一般流逝,谁也无法挽留。只要心中拥有春天,把握春天,当青春年华逝去的时候,一生不会后悔,因为往昔的时光不曾虚度。
  (草地周刊·中国笔记)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7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