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那片荫凉

2021-12-01 13:36  作者:夕枫香 17 Views 评论 0 条

  在北方朴素而祥和的乡村,在火热而明亮的春天,年少的我和比我更小的妹妹,在燥热的火辣辣的白日里,最喜欢在村中那棵大柳树下乘凉了,这样闲适的时光曼妙而愉悦,并最终成为我守望和品味故乡夏天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记忆里,故乡的夏天让人难以忍受。窝在家里,纵使不停的摇动着母亲做的大薄扇,也会热得透不过气来。除了吃饭和午睡的时辰外,在白日里,我会拿上一根粗粗的麻绳,带上小妹,蹦蹦跳跳的来到屋后大路旁那排密集的柳树旁。那些不够粗壮的柳树,是几年前大人们栽下的,我可以轻易的在两棵树之间系上绳子,让绳子呈现出U字形,然后坐在上面悠然自得的荡起秋千来。在身体摇荡的过程中,在清凉的树荫下,在荡起的微风中,我快乐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小妹见我玩得忘情,她就在旁边嚷嚷起来了。我赶紧让位,让年少的小妹在树荫下荡秋千。我故意使劲地推了一把,吓得小妹一惊一咋地叫唤起来。伴随着秋千的悠荡,我看到贪玩的小妹玩得格外开心,她小小的身体和心灵,正在炎炎夏日里享用着难得的清凉。直到她玩累了,我才有机会重新坐到绳子上去。我荡秋千的弧度很大很高,似乎想让自己笨重的身体飞起来,像鸟一样,在一望无际的天空中,自由而快乐的飞翔。我因此有些头晕目眩,我看到路旁田野里的高粱和玉米有些模糊,它们在火球般的骄阳下显得无精打采。这些生长在田野里遭受风吹日晒雨淋的庄稼,亲眼目睹了我和小妹快乐无忧的童年和少年。
  
  有时候荡秋千荡得没意思了,我和小妹就换一种玩法,我从家里拿来一堆小人书,来到村中央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柳树下。这是全村最高最大的老柳树,也说不清它在这里站立有多少个年头了。大柳树下有一口水井,它罩下的荫凉有半个场那么大。当我和小妹出现在这片惬意的树荫下时,这里早就热闹起来了。不少半大的孩子,在清凉的树荫下嬉戏、打闹或玩耍。还有老人和妇女,老人漫不经心的摇着手里的薄扇,眼睛将闭未闭,一副昏昏沉沉、悠闲自自的模样;妇女们则忙着手里的编织,手里打毛衣的针快速地往来穿梭着。孩子们是闲不住的,他们一会儿在艳阳下撒欢的追逐,一会又一阵风的溜回树荫,快活得像一群小鸟叽叽喳喳,虽然脸上汗水不断,但每张小脸都是欢快而明净的……
  
  我和小妹坐在人堆里,看了一阵小人书,就有几个调皮的孩子围过来驻足观看,有的甚至抢过小人书独自去看……回家吃饭时,被孩子们争着抢着看的小人书,大多是被翻烂了的,有的甚至丢掉了封面和封底。但我并没有生气。在暑热难耐的夏天,能够和一般大的小孩共同享受树荫下那奢侈而宝贵的清凉的时光,那是何等的美妙和快乐?在日头移动的过程中,大柳树下的树荫也不停的移动。我时常望着那棵苍劲而挺拔的大柳树,我年少的纯净的目光穿过密密麻麻的翠绿的树叶的缝隙,我不知道有多少流淌的曼妙的光阴,正在岁月的前头期待着我的到来。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是夏日乡村快乐无忧的自在少年。就像我荡起秋千的那一刻,我刚刚萌芽的梦想就已经飞过了村庄,已经飞到了天空,已经飞过了万水千山。
  
  我忽然想到了我已然仙去的爷爷。我是爷爷一手带大的,那时候我还很小很小,那时候小妹还没有到来。我记得到了如火如荼的夏天,我总是喜欢趴在爷爷光赤的古铜色的后背上。爷爷慢悠悠的走着,我们就走到了村中的那棵大柳树下,然后在树荫下坐了下来。这可能是我生命中最早的记忆了,在此之前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记得我玩耍的累了,就把一颗脑袋枕在爷爷的腿上,我一双纯净的眼睛,看到了天上悠悠流动的白云,看到了在树冠中几只穿着花衣裳的蹦蹦跳跳的小鸟……不知不觉间,我就这样无比甜蜜的睡着了,并在梦中编织着我生命中最初也最鲜亮的梦想……在爷爷古铜色的后背上,在大柳树清凉的树荫下,儿时的我生活得无忧无虑,我看到的乡村的天空,就像我儿时的心灵一样纯洁而透明。
  
  ……那难忘的夏日柳荫下的曼妙时光,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月光般流过去了。后来我真的长大了,后来长大的我在城市夏日的天空下,就再也没有荡过那诗情画意的秋千了,就连那树荫下难得的惬意的荫凉,也是难得消受一回的。因为城市里没有一棵真正意义的撑起巨伞般的大树,城市里疯狂生长的是一幢幢高楼大厦。由此说来,那片夏日惬意的清凉,确是隐匿在乡村过去的时光中了。只是我稍一驻足蓦然回首,就会看到我和小妹在遥远的夏天,在树荫下快乐的荡着秋千的轻盈的身影,看到辽阔的绿色的田野上,那数不清的庄稼怀着怎样的激情和梦想,在夏日的热浪热风中那悠然自得的舞蹈。1830字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55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