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因为你的牵挂而精彩

2021-11-23 08:26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去年的十一过后,我的心跳乱了,只得去看医生。医生说,吃药好不了,只能输液了。我知道现如今的输液很泛滥,也是弊多利少,但医院的生杀大权在医生手里,毕竟生死非儿戏,如我这般心脑不正常的人听过医生语重心长的分析,恐怕没一个不紧张的。
  
  医生是熟识的,热情为我办了住院手续。护士小姑娘忙着去换床单,这时,有一位同事从隔壁病房里出来,有些神秘的跟我嘀咕说,你还是让医生给你换个床位吧。我说,为什么呢?现在床位很紧张的,这个床位不错啊。她说,你不知道?这个床位的病人昨天刚死了。哦,原来是这样。虽然我闻言心里有些许不快,但转念一想,这医院里死人还不是经常发生的事儿?想着便释然,便坦然入住。
  
  想来,如我这般年纪的人,应该说经过了对死亡的陌生到恐惧到淡定的这样一个过程。应该说,我们每个人真正认识和珍爱生命,都是从认识死亡开始的。
  
  我对死亡的恐惧大概始于七、八岁的年纪。
  
  我的家乡在一座紧邻长江的小镇上。小时候,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家长们也忙着抓革命促生产,少有时间管教孩子,到长江里玩水,便成了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们整个夏天一项重要的开心娱乐节目。一天中午,趁家长午休时,我们几个伙伴又结伙来到长江的一处沙滩上,这里的沙滩和浅水俨然如一座天然的游泳馆。我们嬉笑着脱光衣裳,便鸭子似的“噗,噗”入了水去。我们这些半大孩子水性都不是很熟,只能在浅水里嬉戏,或者学着大孩子的样子,伸臂踢腿瞎扑腾。悲剧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发生,一个伙伴闭眼埋头一通瞎扑腾,一下子被漩涡陷进了深水区,忽然间便不见了身影。一切都猝不及防,喧腾的河边一下子变得死一般沉寂。我们终于在傻愣了半分钟后,才有人哭喊起来。在河堤下树林里乘凉的几个大人听到呼喊声,快步奔向河滩。十多分钟后,小伙伴被人从深水区捞了上来,他的脸上煞白中泛着铁青,完全没有了气息。我和几位小伙伴只能用大声的哭泣来拼命抑制心中对死亡的恐慌……
  
  之后,我又见证了许多次死亡,也使我的心灵受到了许多次震撼的冲击。尤其是我的勤劳的奶奶,慈祥的外婆等至亲至爱的人离我而去,让我对死亡的恐惧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幸亏我们会长大,随着年龄和阅历的不断增长,我终于敢直面死亡了。我终于明白,相对于生命而言,死亡只不过是诞生的一个过程,当然,这个过程的意义有不同,但那只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高级动物的人的自我标榜而已。无论你是大英雄,还是小草根,都无法与时间老人pk,也无法抗拒死神的邀请。死神的邀请函在你生命诞生之时就已经发出,死神对每一个生命都不会遗漏和偏袒。
  
  明白了些许死亡与生命的辩证法,便逐渐对死亡由恐惧变得淡定起来。活在当下,绽放生命的精彩,便是我面对死亡时的感悟。
  
  就在我住进医院两天后的一个清晨,我听到了一间病房里传出了悲悯的哭喊声,原来是一位熟识的患了肾功能衰竭的同事,不堪忍受疾痛,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而自杀了。看着前一天还跟我道一声祝福的他直挺挺的躺在担架上被人抬上车,看着他呼天抢地不停呼唤着他名字的妻子,我再一次严重心悸。
  
  虽然说我们无法抗拒死神,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轻易的放弃生命呢?珍爱生命,是我们活着的首要任务,不论何时,我们都不可或没有权利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我们的生命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也属于我们至亲至爱的那些人。
  
  我清楚的记得,07年7月,因为儿子高考的事儿烦心,我的心脏病复发了。那是一个极普通的日子,那天的日头一大清早就显露出它的威力来,持续的高温让空气都似乎凝固了一般。我独自躺在病床上输液,我不知道死神正悄悄接近我。一瓶药液还未滴完,我的皮肤开始冰凉,我的四肢开始颤抖,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就在我要很惬意的闭眼睡过去时,一个声音,或者是妻子或者是儿子或者是我至亲至爱的年迈双亲,这个声音始终在我的耳边响起,“你不能睡,不能!你要睁大眼睛!……”我终于拼出最后一丝力气,向走廊里巡视的护士发出了求助的呼喊。看到白衣天使们忙碌的穿梭于我的病房,我笑了,已经很淡漠的意识告诉我,我有救了。
  
  寒颤过后,便是持续的高烧。在经过6个小时的昏迷之后,我悠悠醒来。我睁开灌了铅似的眼皮,我的眼前晃动的是一张张亲人的脸庞,我的耳边响起的是亲人们一声声热切的呼唤,我终于泪流满面……我真想大声告诉他们,我会好好生活,因为从您们的关爱和牵挂中,我看见了我的生命绽放出的精彩……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8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