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妻子都是我至亲至爱的人

2021-11-23 08:25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的一位朋友海德,曾经给几个哥们讲述过他刚结婚那几年,他们家婆媳不和的郁闷事儿。
  
  海德的妻子叫雯雯。雯雯在娘家时是个娇娇宝贝的独生女,可以用油瓶倒了都不扶一下来形容。雯雯生了儿子后,只好请海德的母亲赶过来照料。年过半百的海德母亲一直生活在一个偏远的小镇,没见过大世面,用雯雯的话说,太土了。
  
  海德母亲刚来时,天然气不会用,洗衣机不会使,上街买菜怕花钱,尽拣一些菜贩卖剩下的便宜菜买,做菜不是咸了,就是辣了,雯雯很不满意。在说过几遍后,雯雯变得不耐烦了,音调也大起来。海德母亲守寡多年,独自把海德兄妹俩养大成人,海德母亲在艰难的生活中也养成了比较好胜的性格。面对雯雯的指责,海德母亲不乐意了,你一言我一语,针尖对麦芒,婆媳俩便时常发生口舌之战。
  
  一次,雯雯又因为海德母亲买回的菜不合自己的心意,婆媳俩又争吵起来。左右为难的海德劝不住,大声吼叫着打了雯雯一顿,雯雯哭泣着跑回了娘家。
  
  雯雯母亲是一个明理的女人,听了女儿的哭诉,没有护短,而是严厉批评了雯雯一通。雯雯母亲说,海德爸死的早,海德妈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辛辛苦苦几十年,把他兄妹俩拉扯大不容易啊。你现在也是有儿子的人了,将来也会做婆婆,将心比心,你将来尽心尽力去帮衬你的儿子,儿媳却动不动就无端指责你,你心里会好受吗?雯雯的心灵被触动了,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海德母亲尴尬的回到小镇,很长时间郁郁寡欢,后来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接到海德妹妹的电话,雯雯连声责怪自己当初太任性,让婆婆受了委屈。次日,雯雯请好假,陪同海德赶到小镇,悉心照料了婆婆一段时间,并诚心诚意向婆婆道歉。对雯雯的行为,海德很感动,也向雯雯做了自我检讨。至此,婆媳俩终于冰释前嫌。
  
  病好出院的海德母亲又高兴的随小两口回到城里来,此后,一家三代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听过海德的故事,我也讲了我家的婆婆和儿媳妇之间的平凡故事。
  
  我的记忆中,作为媳妇的母亲跟我的婆婆相伴了二十多年,没有发生过一次争吵。而今,作为婆婆的母亲跟我的妻子也相处了二十多年了,她们也没有因为家庭琐事,而闹过一回别扭,甚至连一次脸都没有红过。
  
  我清楚的记得,母亲的日子里没有星期天。母亲只上过两年小学。她是个很不善言语但又极闲不住的人。那时,婆婆年事已高,我们三个孩子都小,一家六口人的衣食住行,全靠父母亲六十多块钱的工资。母亲不得不经常加班加点地干活。没活干的时候,她就到野外拾柴禾,打猪草,常常是一身汗一身泥。婆婆常跟邻居们唠叨说:“我这个媳妇呀,做的命!”
  
  晚上,我们都睡下后,母亲再去洗大盆的衣服。要不就是就着一盏悠暗的油灯,或缝缝补补,或纳鞋底。天热了,婆婆就坐在一旁给母亲打扇驱赶蚊子。天冷了,婆婆就不时给火盆里加把棉壳子。俩人相对话语不多,就那样相伴至夜深。
  
  使我难以忘却的是婆婆久病卧床的那段日子。婆婆卧床后,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婆婆端水喂饭。那天,婆婆又将大便弄在床上了,母亲轻轻翻动婆婆,给换上了干净的被单。我见母亲忙,便拿了脏被单去洗。谁知,一阵恶臭熏得我头昏眼花,我忍不住大口呕吐起来。母亲见状,忙对我说:“你吃了饭去上学吧,我来洗。”母亲将衣袖高高挽起,“刷刷”地洗起来。她的神情是那么自然,动作是那么麻利,我只觉得母亲的动作好潇洒。
  
  多年后,我处上了女朋友。一次,我和她就“什么人之间最难相处”发生了争论。我说老子和儿子最难相处,她问为什么?我说几乎所有的男孩子小时候都淘气,而几乎所有的父亲都信俸“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训。老子要“压迫”,儿子要“反抗”,这关系能不紧张吗?而她却一口咬定婆婆和媳妇的关系最难相处,我问为什么?她说婆婆的嘴是一面鼓,背后专门说媳妇;媳妇的嘴是一面锣,背后专门说婆婆。我问说什么?她说当然是说坏话啦。我说你怎么知道?她微微脸红:“反正人家都这么说。”我便跟她讲了一段我母亲和婆婆的故事,她不再吱声,静静的听我诉说。听完,她好感动,眼睛也有些湿润了。我说,我母亲很平凡,但也很慈祥,你想见见她么?她郑重地点点头。
  
  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再后来,她成了一位充满爱心的母亲。而我的母亲已过了古希之年,背渐弯头发渐白眼渐花耳渐失聪。由于长年累月的重体力劳作,她已身患多种疾病。
  
  一天,母亲突发高血压病被送进医院急救。妻子闻讯后将儿子托付给邻居,便转身赶往医院。那段时间,除了上班,她就上医院,请医生,找护士,端水送饭,倒尿换衣。母亲大便困难,妻子便毫不犹豫的挽起衣袖,用手指去帮助母亲疏通……。邻床的病友当着母亲的面直夸她:“您这个女儿真孝顺呀。”母亲笑着更正:“不是女儿,是儿媳妇。”病友不信,她笑笑,说:“女儿媳妇都一样!”
  
  应该说,家长里短,每个家庭的日常琐事都大同小异。我把我家和朋友海德家婆媳之间的故事一并讲出来,只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道理:这世界上没有不共戴天的婆媳,搞好婆媳关系也并不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儿。只要我们双方多理解,多沟通,互敬互爱,在有了意见分歧时,能够换位思考,能求大同存小异,或者干脆来个身份换位,将婆婆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将媳妇当做自己的亲闺女,我相信,婆媳之间的战争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作为男人,我是母亲的儿子,又是妻子的丈夫,我完全理解海德在婆媳闹矛盾时的那种郁闷的心情,但我不赞成他动手打妻子那种不理智的行为。因为母亲和妻子都是我至亲至爱的人,所以我希望母亲安康希望妻子幸福。因为母亲和妻子是我的左右臂膀,所以我两头都伤不起都割舍不下。如果把一个在外奔忙拼搏的男人,比作是一条穿行在汪洋大海上的一只小船,那么,母亲和妻子就是小船坚实而温馨的港湾。有一首歌里唱得好:“家是温柔的港湾,你我停泊这港湾,风雨再大都不怕,只要有个温暖的家……”为了这个温暖的家,我希望普天下所有的婆婆和媳妇都能够和睦相处,都能够笑口常开,共享人间欢乐。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8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