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公

2021-11-23 08:23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婆婆的义兄,我随同女儿辈份叫他舅公。
  
  八十年代中期,随着婆婆一封长信舅公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当时舅公右派平反回到杭城,自小分离的亲生女儿不太愿意接纳他,婆婆就邀请舅公同住的友善想法,征求安居乐业在山区的儿女们意见。那时公公已经过世,婆婆从山区退休后寻根返回故乡杭城,并通过落实政策得到了位处市郊的一幢农居房,孤单独居。儿女们孝顺开明,领会来信中心思想后,用默认表示了同意。于是,两位老人相依相伴,头顶一片夕阳开始新生活。
  
  舅公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清癯、睿智,慈祥。通过舅公婆婆对发黄老照片的解析,得知大婆婆一岁的舅公自小认婆婆的母亲为干娘,两人小学时期是同学。舅公少年得志,毕业于中央大学。但人生道路坎坷,打成右派后接受劳动改造,回杭城前一直生活在贫瘠的农村,妻子早亡,独养女儿早已为人妻为人母。那时舅公虽然返回城却还没恢复公职,此后在婆婆鼓励和协作下,舅公一再上访,终于得到了应有的离休干部待遇。
  
  缺少家庭温暖的舅公很感激婆婆使他拥有一个家。农居房阔绰明亮,有小落院,楼上朝北的卧室归了舅公,家具很破旧,然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况且舅公此时生活是全新的,沐浴着阳光,置燕雀乌鹊的噪叫于不顾,读书,看报,散步,更多的是交谈:“呈英,你小时候常常拍皮球拍得忘了吃饭,饿了才知道向食堂跑,那时食堂早关门了,就来向我要饼干吃。”婆婆则笑道“呈雄那时穿着长布衫,土的很,不过成绩好,还喜欢唱歌,又怕吵着同学,就跑到河边去吊嗓子。”二老儿提时快乐琐事点点滴滴的回忆,在我眼前勾画出“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两小无猜的意境。
  
  我们调到杭州后,虽然工作生活地离婆婆家远,但每逢休假日就会回家和老人团聚。舅公渴望亲情,极羡慕热腾腾的家庭氛围,赞叹婆婆有福气,儿女孝敬明事理,婆婆就说她的儿女也会一样孝顺他,并问我女儿:“小小,你说是吗?”女儿鹦鹉学舌道:“舅公,奶奶的儿女一样会孝敬您的。”这时舅公一脸幸福安详。餐桌上,婆婆总是控制舅公吃胆固醇高的食物。婆婆踮着脚去拿挂高处的竹篮子,舅公马上起身说:“呈英,当心闪了腰,我来。”
  
  舅公八十岁大寿那天,我和老公送了他一双名牌棉皮鞋,婆婆说过习惯俭朴生活的他一真舍不得穿,直到那天单位开团拜会新鞋才上脚。
  
  原以为二老情投意合,相依为命嘘寒问暖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然而,拆迁……先是婆婆的农居房变更地址由儿女齐心协力重新建造,紧接着舅公座落市中心的房子也由拆迁变窄小为超大面积。
  
  于是听婆婆说舅公女儿来过了,说是要接舅公回去颐养天年。也许还有一些作为儿媳妇不该知道的其他原因吧,总之舅公是要离开这个家了。
  
  舅公的离开,带走了婆婆那缕阳光和精神,原本挺拔的婆婆似乎一下子佝偻了。从此两位老人虽身处杭城却天各一方。问婆婆和舅公有无联系,婆婆说,偶尔电话问候,舅公搬出后身体一直不好,先是心肌梗塞抢救,最近又得了糖尿病,耳也聋了,手也抖了,过些时日怕是打电话都困难了。保姆不怎么尽职,女儿其实并没一块住,只象征性难得来看她父亲一趟。房子倒是豪华宽敞,但舅公说住着空荡荡的觉得浪费。
  
  我能读懂婆婆眼中那幽暗并孤寂,感叹丧偶老人要找到习性相近的伴侣和纯真的友谊谈何容易,即使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也终究要被纷乱复杂的俗事所充斥,要维系超越物质之上没有利益之争的友谊,很难。
  
  拆迁,虽然补偿给舅公和婆婆大面积的房子,而我以为,拆迁,同时也毁掉了舅公和婆婆精神上苦心经营的华堂。不,毁掉的岂止是华堂……
  
  期待政府按需求人群分层次建造养老公寓,应该是舅公和婆婆及众多老年人梦寐以求的心愿,我想。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