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人间天堂

2021-11-21 22:46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花居盆内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人间天堂虽美也别样,适合才是最好的。——题记
  爸爸妈妈终于离开了美丽的人间天堂——榕城福州,回来了。此时,还在火车上。明天,他们就可以回到阔别半年之久的家乡。
  去年国庆节,大弟家搬新居了。新居在福州闽江边的一个高档小区内,那里有福州最美的一段江景。高层入户花园,似空中别墅。站在阳台上,一派南国风光尽收眼底,不远处的江边公园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小区内,居住、购物、休闲、教育、健身、文化等配套尽善尽美。
  两个弟弟享受着优越的生活,没忘记老家的父母。一心想敬孝心,希望父母来美丽的人间天堂,享受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享受晚年幸福。可是,父母故土难离,舍不得老家的左邻右舍,舍不得门前长年时鲜蔬菜不断的菜园,舍不得随随便便的粗茶淡饭,更舍不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因而迟迟没有动身。
  大雁久已南去,北方的冬天到了。弟弟们又一次次打电话,催促父母早日去南方,免遭北方冬日的严寒。想必弟弟们也了解父母的顾虑。于是,找了个合符情理的理由:搬了新家,上班远,下班迟,孩子放学没饭吃,请父母尽快过去帮忙。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听后,心软了,为孩子们操劳是天经地义的事。孙子是妈妈一手带大的,只是因为几年前妈妈生病,才回老家休养。一晃几年不见了,孙子长多高都不知道了。虽然思念孙子心切,可是,妈妈一想起曾经在福州的那几年生活,像住在笼子里一样,就心有余悸,仍旧不愿意去榕城。爸爸耐心开导:现在身体结实,能动能行,不去帮帮孩子们的忙,等身体不能动时,就迟了。妈妈犹豫再三还是动摇了。于是,带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带着对老家的留恋,于春节前去了福州。
  一到南方,温暖的气候,优美的环境,优越的条件着实让父母高兴。可是,高兴之余也傻了眼,尤其是老妈,弟弟新家里的各种时尚电器束住了老妈勤劳的双手,什么都不会弄,也不敢弄,生怕那些娇贵的洋玩意儿被弄坏了。老爸戴着老花镜反复研究那些天书似的说明书,自己也一知半解,还教老妈,效果可想而知。老妈也是人老忘性大,就是记不住电器的使用方法,那双灵巧的双手在洋玩意面前不知所措,无能为力。在老家不怎么做家务的老爸这回是被赶上架子,直拍腾了。老妈有时给老爸打打下手,有时只是一遍遍地拖地板,擦家具,好让自己不闲着。
  更让爸妈头疼的是,小区内,假山兀立,曲径通幽,俨然一个偌大的迷魂阵。从家里出来,出了电梯走不了多远,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回来时,电子防盗门又是一道关卡。老爸的适应性还略微好些,所以,出门时,老妈像个孩子似的,寸步不离老爸,口袋里还塞着弟弟们的电话号码,以便万一走失之需。要不,干脆就待在家里不出门了。上网,不会;看电视,没意思。老两口常常是百无聊赖,有时说些不知说了多少遍的陈年旧事,再说说如果不来城里,在老家老爸应该正捧着茶杯在村口转悠,老妈应该正和邻居在院子里,晒着太阳,闲谈家常,或是在菜园里忙碌。
  老两口在家想吃什么,就做什么,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门前菜园里的新鲜蔬菜,应有尽有。鸡、鸭、鱼、肉,去附近的菜场买,做生意的都是老熟人,方便也放心。到了城里,到处都是生面孔,当地方言叽里呱啦像外语,老爸还会说点家乡普通话,勉强能跟菜贩交流。老妈是有口难言,有耳莫辨,干瞪眼,还得老爸做翻译。买来的菜也都不符妈妈的意,她始终认为什么菜都不如自家种的好。
  弟媳是地道的福州人,弟弟来福州多年,生活习惯都随了媳妇。爸爸做菜时,是小心翼翼,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怕不符孩子们的口味。当然也就顾不了自己多年的老习惯了,曾经每天两三盅的小酒也不怎么敢喝了,随意跟着吃些不合自己口味的所谓高档菜肴。在老家,习惯早起早睡,在这里一切都围着孩子们转。早早起来,做了早饭,等着一起吃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节假日,弟弟们轮流开着车,带着父母出去游玩。给他们买吃的,买穿的,都在尽己所能,孝敬父母,都不愿面对将来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无奈。可是父母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像离开了水的鱼儿,失去了生机。妈妈常常打电话跟我诉苦,说来城里几天,就掰着指头数日子,盼着春节后早日回老家了。我理解老人压抑的心情,只是安慰他们,耐着性子,等春节过后再回来。渐渐地,周围的环境也熟悉了,思念老家的心情却丝毫没有减退。不幸的是身体一向硬朗的老爸竟出现了异常,突然查出了癌症。
  尽管弟弟们对老爸瞒着实情,但他从弟弟们的表情中也已猜到自己病情的严重。一向坚强的老爸被疾病打蒙了,但一个叶落归根的信念支撑着他。不管病情怎样,都得回老家。坚决不在这异地他乡拖累孩子们,他们都要上班的,工作不能耽误。
  老爸深知如果跟弟弟们商量,他们绝对不同意让他回去。老两口坐在楼下花园里流了半天无助的浑浊老泪,最后,爸爸决定,来个不辞而别。老妈考虑再三,还是出卖了老爸。把老爸要出走的秘密告诉了弟弟们。老爸再也走不了了,气得一个劲地骂老妈是叛徒。
  弟弟们选了最好的医院,请了最好的医生,给老爸治病。老爸只能听天由命,在福州做手术了。记得老爸手术前一天,告诉我他做的梦。梦见乡人捞了他地盘上的鱼,跟乡人狠狠干了一架,逼着人家放了他的鱼。我知道老爸又是在想家了。第二天就要做手术,那么大的手术,生死未卜,老爸怎会甘心客死他乡?
  手术过后,老爸一天天数着日子,盼着身体稳定,早日回老家。
  昨天,大弟弟在电话里跟我说,不知爸爸怎么那么固执,这里的医疗条件,生活条件都比老家好得多,不让他回去,就是不同意。我们已经让步同意他回去,并且准备五一节开车送他回老家,老爸还是不答应。小弟又换了新车,豪华舒适,坐着儿子的专车回去多风光,多幸福!可是,爸爸就是等不及,自己去买了火车票,一路上要坐二十几个小时的车,真叫人不放心。两个老人真的是有福不享啊!
  面对弟弟的无奈和感慨,我不再重复曾解释过若干次的话。他对幸福的理解,他固执的孝道一时难以转变。
  来南方过冬的大雁早已飞回了北方。我知道老爸老妈更是度日如年,归心似箭,一天也等不下去了。老家的油菜花开了,那满目的金黄,老爸老妈喜欢;老家门前的菜园里该是一片盎然,种瓜种豆的时节也到了,老爸老妈要回去打理他们的菜园;老家河里的鱼儿也肥了,老爸的渔网也该上岗了;老爸的朋友们也常念叨,麻将桌上三缺一……
  老家的一切都在召唤着!城里环境再美,也抵不过家乡的水土;弟弟家餐桌上的菜肴再高档,也抵不上老家的粗茶淡饭;弟弟家的新居再豪华,也抵不上老家的平房。
  花居盆内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人间天堂虽美也别样,适合才是最好的。榕城福州,别样的人间天堂!它不属于我的父母,他们的天堂在有平房、有乡邻、有小河、有菜园的地方。
  
  此文给固执孝顺的弟弟们,但愿他们不再以自己对幸福的理解,而强加于父母。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