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这件小事

2021-11-21 22:44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1991年的10月28日,这是个收获的时节。她是我妈妈,挺着大肚子,在凄凉的季节里干着农活。她长得很小,却很能干。即使预产期到了,她仍然不辞劳累地奔赴田野。无情的风越刮越大,把仅有几片叶子装饰的树干毫不吝啬地摧毁,留下深深的眷恋。这时的河水微微上涨,顺着河道注入田野,接着淹没了她的脚跟,太阳躲起来了,在厚厚的云层里,眷惜着,不肯向人间洒下灿烂的光芒。她的脚印踏入田野,很深很深,至少这里有两个人的重量,包含着两颗跳动的心。
  
  在凝重的空气折射下,她,弯腰、流汗、咬牙、、、、、、
  
  可是似有一声召唤,使她从田中心跑到田埂上吃力地坐了下来,并痛苦地叫喊着。周围的人都闻声而来,才知道她快生了,也就意味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她很快地被接到了家里,前辈们请来了接生婆,奶奶负责烧着热水,拿着一把火钳东奔西跑。
  
  妈妈很虚弱,痛苦的尖叫后,随着一个婴儿无声地诞生了。她的无声,吓坏了所有的人。渐渐地看她脸色发紫,嘴唇发黑。随后一个人更为有力的拍打,打破了这僵硬的局面。“哇”的一声标志着爱神把这个小天使送到了人间。
  
  奶奶在家,忙得晕头转向,可是知道妈妈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却是个女孩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好象她的期望已经变成了失望。拒大伯的女儿(也就是我堂姐)所讲,当那个女孩生下来那一刻,她跑着去问奶奶:“五婶生的是男孩女孩?”而她却把手中的火钳重重地扔在地上,生气地回答道:“和你一样。”
  
  那个女孩就是我。还小的时候听到他们讲起这件事,我会很生气。我觉得奶奶很过分,重男轻女的观念已经紧紧束缚着她。可长大后回想时,却也明白这并不能怪奶奶。倒也希望自己是个男孩,能够永远陪在家人身边了。
  
  日子过得很快,岁月随着日历的翻卷赶上了步伐,墙壁上的刷白渐渐暗淡了,门框染上了朱红,而人们的记忆也填了些许空白。我,用那清涩的眼睛看到了前方,我的心,幼小但很幸福。我爱上了菜园,爱上了田地,爱上了这个并不富有的家,即使当时纯真的我并不懂得什么才是爱。
  
  家里的日子过得很苦,能经常听到不满的埋怨,而且偶尔的哭声背后也有着支撑整个家庭的信心和无私。我记得家里的几亩田地,这是顶梁柱,只有祈祷每年的风调雨顺,家里才有可能不饿肚子,才能换取些许积蓄。妈妈,爸爸,奶奶为了经营好这个家每天都起早贪黑,早出晚归。
  
  就这样,眨眼到了1995年。
  
  妈妈又怀孕了,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得知是个男孩。因为家里的景况越来越不如意,再加上弟弟的降生意味着生活的负担又增加了。所以爸爸提出去珠海打工谋生计。妈妈说,当时爸爸出外面的钱都是借来的,而且当时家里还欠下一大笔债。
  
  这些日子,我无法感受妈妈心里的痛楚,但我明白她很痛很痛。曾今记得那个夜里,爸爸离开后不久的那个夜晚,风很无情地刮着,窗户被吹开了,原本温暖的房间也变得冰冷。从睡梦中醒来的我模模忽忽地听到了妈妈的哭声,那两行泪水从眼眶溢出,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可没落到其他地方就已经被风干了。
  
  “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你要哭?” 
  “阿妹,你怎么醒了,我没事,睡觉去了啊!”妈妈赶紧地擦着眼泪,拖着我盖好了被子。
  
  夜很漆黑,一泻而下的月光乘机从窗的缝隙偷偷溜着进来,被外面的高大的枝干早已分割得支离破碎,是记忆的影子。最后一点柔弱的光线照在了妈妈脸上,她那带着血丝的眼睛,沾着泪水的睫毛,让人好心伤,好心疼。
  
  “妈妈,你也快点睡觉啊。你不睡觉我也不睡。你哭我也哭。妈妈,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不晓得这样一番话能从一个只有四岁的孩子口中讲出,但我依旧很清晰的记得。
  
  妈妈,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可她的内心却是多么坚强,她只是无法放下爸爸,过着如此艰辛的日子,内疚于不能给子女和老母亲幸福美满的生活,哪怕一顿丰盛的晚餐。那天晚上,我知道妈妈,侧夜未眠,只有辗转,反复的落泪,无尽的思念、、、、、、
  
  妈妈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坚持了下来,原来爱可以这样刻骨铭心,她并没有怪爸爸。也就是那几个月一封的“情书”,使爸妈两个人的感情更加坚韧,彼此之间的爱,在书简里写了几千字,来来回回,诠释的是什么?恩爱的夫妻,虔诚的爱啊!
  
  曾清晰的记得,2002年,是个暑假,妈妈把奶奶、弟弟和我接到了珠海,怀着希望的心情,让我们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比农村更加富有生机和活力。本来只是一个半月的旅程,做好的计划,成了不一般的痛苦。每天看着爸爸脚踏着自行车去几公里以外的公司上班,早出晚归,回到家里都是带着累累的眼神回来,失去了往日的活力。日复一日,爸爸开始肚子痛,饭量越来越少,眼睛里开始泛黄,缺乏了神气。
  
  爸爸总是这样,为了我们这个家,只是忍着痛苦去上班,到真正不能站起来时才开始接受现实的生活。苍白的脸色,虚弱的身子,慢慢地走进了医院,才知道爸爸得了慢性肺炎,而且由于拖了很久,需要住院3个月。上天就是爱这样打击我们吗?三个月,说短不短,那家里的开支该如何来?巨额的住院费和医药费有意味着什么?所以决定的是,奶奶、弟弟和我该离开这片神圣的土地,回到故乡的田园。
  
  上车前,我去了医院看望爸爸,躺在病床上的他是如此虚弱,毫无精神的脸色里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我还小,只是望着病床上的爸爸,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实呆呆地在离开时说说声“再见。”我不敢说太多,害怕别人看到我伤心,更是不希望自己看到爸妈满脸泪流的心酸痛苦。可是,为什么在车上,总是止不住,看着车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此时此刻,我离爸妈的距离远了。闭上眼,闻到了什么?祈祷,芬芳,花香,爸爸,早日康复。
  
  家乡,空空的房子,我为何总在睡梦中惊醒,梦里妈妈细心的呵护和照顾,感动着每个人吧?有爱在,有心伴,在那个角落里留下了一段动人的回忆。
  
  这一年就这样过了,爸爸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回到家那一刻,家人的问候,温暖的拥抱,感动着爸爸吧。我将感谢上天,将我日夜思念的爸爸在我美好的祈祷下又有了原来熟悉灿烂的笑容。
  
  幸福很小,小小的感动深深地埋藏在心里,融进了血液,挥毫不去。
  
  初二那年,爸妈回到了家乡,开始了自主创业,知道现在,我知道最开心的就是,我们一家团圆的日子很多,能经常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温馨的场面,和睦的笑容,铭记着越多,快乐就此延续。
  
  至于奶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或许是随着我渐渐长大,懂事了,听话了,更看清了人间百态,世俗沉浮,好多兄弟姐妹,走出了家门,便忘了这个归根落叶的家。唯独几个姐姐和我,视为最重要的还是家,还是亲情,而最有出息的也只是我们这些“女流之辈”。
  
  过去、现在、将来,我都将在感激,感激家人赐予我的一切,同时也感谢上天恩赐的这么一个如此温馨的家庭。里面的每个成员都彼此相爱,即使有偶尔的不开心,也容易化解烦恼。10月28日,值得庆贺的日子,上帝降凡的天使,是在伊甸园偷吃了禁果而被罚下人间吗?我还该感谢自己的过错。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原来亲情才是最重要的。  
  我爱我的家,奶奶、爸爸、妈妈和弟弟。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2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