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大伯

2021-11-21 22:43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晚上打电话回家,母亲低沉地告诉我一个噩耗,大伯去世了,下午四点钟。
  
  我万分的惊讶,继而悲痛,大伯怎么就去了呢?事前没有一点预兆啊,老人家的身体不是一向健康的么?我还准备着放假回家去棉船看看几年未见的大伯。在我的心里大伯还一如我少年时的模样,大伯身材高大,善良乐观也忠厚本分,和父亲一样都是那样的任劳任怨,从不求子女的回报,看着孩子们过得好,老人们就欣慰了,这是我最敬爱长辈们的地方。
  
  窗外雨纷纷,早晨送儿子去上学,雨水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似乎夹着冰块的味道,让人不胜寒意。此时坐在这里,迷惘天际,落寞萧瑟,细细回想大伯,心里隐隐的痛。小时,每年我和姐妹们都要去几回大伯家,大伯家挨着长江边,夜晚听着浪花敲击岸边石块的哗哗声,有一种兴奋和狂想,仿佛后浪推前浪,自己成了浪花中的精灵,在江水里任意旋舞,变成童话中的人鱼姑娘。喜欢去大伯家不仅仅是人多热闹,堂兄堂姐一大堆,玩起来特别有趣又刺激,更因为大伯的疼爱,也因为我们肩负的使命,我们是父亲和大伯兄弟之间传递情深的纽带。因为我们的到来,大伯欢喜得像个孩子,常常跟着我们后面转,用他那慈爱的桐城音,一口一个“小儿,小儿”的叫,大伯眉开眼笑地说:“小儿,吃一个苹果,小儿,吃一个梨子,小儿,来,吃一个鸡蛋。”每每听到大伯的“小儿,小儿”觉得新鲜也亲热,没有距离没有陌生,没有猜测没有烦闷,没有隔阂没有厌恶,也没有亲戚间的计较和纷杂,虽然和大伯不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感觉是生活了长久的亲人,只是一江之隔,隔不去我们两家的血脉,也隔不断对大伯的那份深情。和大伯在一起,我们小小的心灵轻松而自在而舒爽而快乐,一如自己的父亲一样敦厚而慈爱。在大伯家,因为大伯一口一个的“小儿”声声,让我们欢喜体验着大人直白浓浓的爱,在大伯的面前,我们可以撒娇,可以任性,可以吵架,大伯总是憨厚的笑着,宽容地看着我们胡闹,那眼神里柔柔浓浓的亲情一览无余,让我们幸福也让我们无忧,只管痛快的玩耍调皮的翻腾,从未分过不是自己的家。
  
  大伯的门前栽了几棵桃树,大伯是栽果树的行家,门前的梨树桃树苹果树桔子树一应俱全,而我最喜欢的是梅树和桃树,梅花开时粉红的花朵让我欣喜不已,配着白雪皑皑,直叫颤抖了心房,刻骨铭心的记忆。桃树开时我倒不是很羡慕,因为家里门前也有几棵,只是不结果,即便结了也不好吃,后来父亲一恼给砍了个清静。大伯家的桃树结硕大的桃子,桃子红得真像天上的蕃桃,让人想起孙悟空的神通,恨不得自己吃了也能飞上天,去那美丽的瑶池走几圈,变个神仙女儿身。大伯最欢喜我们这个季节来,来了可以吃漂亮的大桃子,我们一连啃上几个不觉得饱,太好吃了,香甜可口,沁人心脾,美不胜收。慈善的大妈惊得直叫唤:"小儿,不能再吃了,再吃肚子会疼,胃那么小,怎么能再撑呢?大妈一如大伯也喜欢跟着叫“小儿,小儿”的,让我们很受用。大伯拿着大烟袋,抽一口,吐掉,呵呵笑:“没事没事,让她们吃,吃饱了为止,娃儿呢,跑得欢,消化得快,不碍事。”大伯的话仿佛就是暖心的汤水,我们放心的吃,直到肚子发胀,实在撑不下了才跑着去玩,一如大伯所说,几个疯跑,我们就舒服了,肚子也恢复了良好状态,心里只觉得大伯真是神通。
  
  每回走时,大伯一定装上满满一提篮的桃子,一定自己扛在肩上背了好一段路,送到江边,给我们打了船票,看见我们随船飘远了,还在岸边挥舞着他那有力而粗壮的大手,那时,我们会有些难过,回了家,很快又忘了,孩子们都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现在想来心里却是隐隐的痛,痛那少年的不更事。
  
  每到下雪的时候,大伯总是在天寒地冻的日子来一趟我们家,特地给父母送他自制的梅花根酒,说是上等的药酒,让父母闲时喝上点,一年操劳落下的骨头痛就会慢慢的消失,父母当宝贝似的收藏起来,一到身上痛时喝上一点,真的会好很多。大伯还带来几根奇形怪状的梅花根和一些蔫蔫的花瓣,是大伯特地收集起来的,让母亲用瓶子把梅花和白雪一同装好密封起来埋在地底下,来年再揭开喝保健身体。我喜欢凑热闹,看那梅花根的模样和普通树根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些苍劲和缠绵,缠在一起像亲密的情侣,又像兄弟的连心。
  
  大伯是父亲的堂兄,可是他们之间的情谊比同胞兄弟还深厚,所以我们这些堂兄堂姐妹感情也好得一如亲兄弟姐妹,直到各自成家,兄长们对邻居们介绍时温情的笑:“这是我妹子,周上小爷家的。”每回如此,心里一股暖暖的情义,幸福而感动,相同的血缘不因时空的变化、地位的改变而生分而落寞,有的只是前世修来的亲情炽真和虔诚。
  
  细细思量,有如此真挚的手足之情,无非是大伯和父亲共同的努力,他们的心血没有白费,他们的后代一如既往的走亲,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保持这份本真,彼此圆满血缘的纽带。
  
  而今,大伯躺在那冰凉的寿材里,是明天或者后天就要永隔人间的灰尘,埋葬在那黑暗的幽冥里,他曾经最疼爱的“小儿”只能在这千里缅怀往事,想念我亲爱的大伯,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从今住后,再也见不了可敬的大伯,只能天上人间成为永远!我永远的大伯,虔诚的“小儿”祈求上苍让您一路走好,告别红尘的沧桑,您好好歇歇吧!小儿不能亲上您的眼前哭上一声,但这里我的文字记载您的深情,永远不忘大伯的“小儿”声声。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1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