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亲情叫永恒

2021-11-21 22:40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祖父走的时候,我正在异地打拼。
  
  为了改变生存状态,背井离乡的我,每天都是玩命地干活,以谋求更好的发展前景。经过不懈努力,应该说也取得了在我的父老乡亲看来,足以让他们引以为自豪,甚至光宗耀祖的成绩。日日夜夜劳苦奔波,属于自己的时间极其有限,给家里的信自然就写得少了,偶尔也想打个电话,但又害怕家里人担心自己的处境和艰辛,想想也就罢了。所以,很多时候,我独居的小屋里,没有家乡丝毫的消息。每当夜阑人静时,面目城市的万家灯火,疲惫心情总会滋生许多回归的惆怅。
  
  上了年纪以后,祖父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特别是到了漫天冰雪的严冬,气管炎发作得很厉害,每天都得靠吃药打针来减轻些痛苦。有几年冬闲时节,我休假回乡探亲,夜里时不时地被祖父激烈的咳嗽声吵醒。那时,他每天晚上真正的睡眠时间很短,大多都是背靠在墙上,缓解着呼吸不畅带来的憋闷。看到祖父的神情,我的心便隐隐作痛。于是从被窝里爬起来,帮助祖父扶直身子,轻轻地捶着他的背。祖父坚决不让,总是说,我没事,你快睡吧,在外面工作累,好好休息一会儿。可能是怕影响我们睡觉,祖父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咳嗽,有时憋得脸都变了形,可还是强忍着,力求不发出声响。
  
  在我的记忆里,祖父年轻的时候人长得很精神,而且身体也不错,清清瘦瘦的风骨,每天总是忙忙碌碌。尽管那时我居住的小山村很贫穷,但有祖父这个顶梁柱,一大家人的吃喝拉撒睡,依然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祖父是一个持家的好手,村里人都这样评价他。可是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邻里乡亲的长辈们,经常给我讲起的祖父的那份严厉。祖父膝下有两男一女,父亲、叔叔和姑姑。听老辈们讲,对于三个孩子,祖父管教得有些不尽人情。祖父没有什么文化,斗大的字不识两个。但对于子女的学习,他却从来没有放松过。乡亲们告诉我,祖父跟父亲、叔叔和姑姑说得最多的,就是两句话。一句是,不好好学习永远没出息。另一句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不知道他的这两句话,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反正淋漓尽致地用在了父亲、叔叔和姑姑身上。这也成为村里老人教育子女的两句至理名言。直至现在,每当我回到老家的时候,还经常听到这两句话在左邻右舍间萦绕,牵动着我无尽的遥思和眷恋。
  
  为了让子女们都能有出息,尽管家里并不富裕,而且侍弄田地还需要劳动力,但送父亲、叔叔和姑姑上学的事,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祖母有一次跟我讲,有一年冬天的一天,下了一夜的大雪。早晨起来的时候,白毛风吹得像野狼一样地嚎叫,天冷得呼出一口热气,便会在嘴角上结成一层薄冰。而父亲就读的中学,离家里有8公里的路程,叔叔和姑姑所在的小学,也要翻过4公里的山路。而且那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走路。看到这样的天气,父亲、叔叔和姑姑就有些不愿上学,并诺诺地向祖父解释,这样的天气老师都不会去,我们到了学校也没有人讲课。祖母也在一旁帮着说小话。但祖父铁青着脸,就是不答应。姑姑因为年龄小,嘤嘤地哭了起来。这下可惹怒了祖父,他气冲冲在走到姑姑面前,不由分说就是一计响亮的耳光:“下这点儿雪就不想上学,长大了还有什么出息!”那一天,父亲、叔叔和姑姑,在祖母模糊的视线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相互搀扶着去了学校。山路上,风雪中,那幼小孤单的身影,成了永远的风景。后来姑姑每每跟我们说起这件事,眼睛里还含满了泪水。她说,一路上,是父亲和叔叔轮流背着她,才勉强走到学校。把叔叔和姑姑送到学校后,父亲一个人又走了2个小时,才孤零零地走进课堂。而那天,老师们真的没有来上课。
  
  后来,我们村里出了三个初中毕业生,这在当时是从来没有过的,乡亲们都很忌妒,但更多的还是羡慕。因为有了知识,父亲、叔叔和姑姑都相继找到了比较舒心的工作,而且都是吃皇粮的。每每想到这些,祖父的脸上都挂着欣慰的笑。
  
  对父亲、叔叔和姑姑这样严厉,但对我们这些隔辈的孙男弟女,祖父却是另一番表现。每年小年左右,祖父都要到村里找个人来,把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肥猪,毫不吝啬地送上灶台。等把猪肉炖得滚瓜烂熟,一大锅干菜散出浓香的时候,便在炕上放几张木桌,然后吆五喝六地把十几个孙子、孙女和外孙喊过来,让我们围坐在桌旁,看我们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这时候他不吃,只是瞅着我们油汪汪的小嘴,站在地上憨憨地笑:“慢慢吃,别急,锅里还有呢!”一边说一边又端上来几块大骨头。吃一顿肯定是不行的,第二天,祖父还要给我们包上一顿肉馅饺子。等我们吃得尽兴了,祖父一年的辛苦,也就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高中刚刚毕业那阵子,正赶上家里收秋。那时父亲、哥哥在外面工作,弟弟和妹妹们都在上学。祖父和祖母因为年龄大了,身体也大不如前。所以,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我和母亲两个人在忙。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我每天都是起早贪黑,想尽快把地里的庄稼收回来。祖父虽然不能干什么活,但只要我一下到地里,他都会拄着拐杖,站在地头默默地看。晚上回到家里,还没等我脱下沾满秋香的衣服,就听见祖父喊我那刚刚放学回来的弟弟、妹妹:“赶紧的,去把酒拿来,给你二哥倒一杯白酒!”我说:“我不喝,太辣。”以前我是从来不喝酒的。“喝一杯就行,累了一天,解乏!”祖父总有自己的理由,惹得弟弟和妹妹暗暗地笑。直到现在,只要我一回到家里,和弟弟、妹妹们唠起过去的事,他们还在调笑我:“你现在之所以喝酒,都是那时让爷爷把你惯的!”
  
  祖父走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哪怕一点点音讯。那几天,我总有一种六神无主的感觉,工作也频频出错,为此没少受到领导批评。而我,却始终找不到因由。只是冥冥暗夜里,始终有一个古老的声音在呼唤着我。我知道那是故园的那株老槐树在向我招手,还有院子里的那眼老井,似乎也在晶莹着我的眷恋和乡愁。
  
  老乡一个不经意的电话,让我知道了祖父去逝的噩耗。听到这个伤心的消息,我怔怔地伫立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呢,哪怕是打一个电话,捎一个口信,不管工作多忙,我也会赶回去,看祖父最后一眼。然后,这个愿望却没有实现。电话里,我跟父亲和母亲,以及兄弟、妹妹们发了一顿脾气。他们谁也没说什么,我发我的火,他们只是静静地听。
  
  祖父去逝半年后,我回老家过春节。一直耿耿于怀的我,一进屋就质问亲人,这是为什么?听说我回来了,一家二十几口人都在家里等我。听到我的问话,大家长时间的沉默。我望望这个,瞅瞅那个,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姑姑把我拉到身边,含着泪说:“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当时你爷爷可能感到自己要不行了,就把我们都叫到身边,拉着你爸爸的手,安排了所有的后事,最后一再嘱咐我们,一定不要把他去逝的消息告诉你,免得你急着回家耽误了工作。”
  
  泪眼朦胧地来到祖父的坟前。坟上没有一丝杂草,我知道这是我的兄弟姐妹,为我寄思的一丝安慰。这里的风水很好,背后是一座小山,山坡上生长了几十年的松树郁郁葱葱,一阵寒风刮过,把我的心深深地刺痛。坟前山脚下,有一条冰冻的小河,一层薄雪覆盖在上面,像我结霜的泪水。点燃一沓廉价的纸钱,我默默地跪倒在坟前:
  
  祖父,我回来了!我知道你的永恒,照亮了我的前程!
  祖父啊,难道你弥留之际的阻挡,是怕我痛失你的希望和骄傲,急于踏上归乡的路?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40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