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温暖的灯光

2021-11-20 19:49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今夜是安谧的,今夜月色如水。我卧在床上,睡意全无的我一任这幽暗的潮水将我的身心轻轻覆盖。我不由得想起了许多年前乡村的夜晚,那时母亲还健在,因为母亲生动真实的存在,一座简陋朴素的北方民居,便明亮和温暖了许许多多。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乡村少年,而母亲还年轻。母亲生动的忙碌的身影,总会让我心生诸多的联想。不论是火热的夏天,还是在寒冷的冬天,母亲总是家里最忙碌的一个,母亲的手头似乎有着永远忙不完的活计。除了下田劳作,除了一日三餐,除了喂鸡喂鸭打扫院落,为了家里五个儿女身上的穿戴,年轻的母亲总是默默地忙到深更半夜。
  
  那时候村里还没有用上电灯,一到了晚上村子里便漆黑一片。但村子里还是有摇摇曳曳的灯光,瘦弱如豆,就像遥远的闪烁的星辰。那是农家的一盏盏煤油灯。我记得到了晚上,点灯时,我和小妹就早早的舒服的躺在了土炕上了,在一盏忽闪忽闪的煤油灯旁,母亲盘腿坐在炕上,母亲一边忙碌着手里的针线活,一边忙里偷闲的给我们讲故事。不知不觉中,我和小妹就迷迷敦敦的睡着了。夜半醒来,揉着一双惺忪的眼睛,竟发现那盏昏暗的煤油灯还亮着,灯光下的母亲尽管哈欠连天,但为了让小妹明天一早能够穿上一双崭新的布鞋,母亲又熬起夜来……我望望酣声如雷的父亲,我望望正在做着好梦的小妹,不由得心头一热。也许正是从那时候起,我才晓得什么才是乡村母亲的隐忍、艰辛和慈爱。
  
  好像是隆冬腊月的一个夜晚,这个夜晚不同寻常。在我和小妹入睡前,窗外已经飘起鹅大雪了。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鞋底的母亲,照例给我们讲了几个老掉牙的故事。这个夜晚过于寒冷,我和小妹刚睡着就被冻醒了。母亲把自己的那床被子压在我和小妹的被子上面,我们立即感到被窝里暖和了许多。在昏昏沉沉中,我感觉到房间里的灯光在冷清的夜晚还持续地亮着。后来因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不觉间又坠入了沉沉的梦乡……第二天吃早饭时,母亲眼睛熬得红红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父亲说母亲怕我们冻着,她就在煤油灯下整整忙碌了一夜。我和小妹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一日母亲并没有补上一觉,因天气突然变冷,母亲拆开我们薄薄的被子,在里面又加了许多柔软而温暖的棉花……
  
  是我上高中的光景吧。那时村里虽然装上了电灯,不再用老土的煤油灯了,可是晚上做针线活时,不到四十岁的母亲就戴上老花镜了。趁我们未睡时,乖巧的小妹帮母亲穿针引线。因为眼不济,母亲自己穿针引线十分费劲。我想到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想到了脚上穿的鞋子,这都是我朴实无华的乡村母亲在安静的夜晚一针一线做成的,每一针每一线,都凝聚着母亲对儿女无私的爱……
  
  这一夜我好像失眠了。在异乡的夜晚,我想到了老家的煤油灯,想到了在煤油灯下埋头做针线活的母亲。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充满了无限的光明、温暖和疼痛。不为什么,只因为那为我做鞋做衣服的乡村母亲,已经在五年前一个冷清的夜晚悄然的走了……母亲留下的那一片如豆的温暖的灯光,还有母亲在瘦弱的灯光里那温馨的忙碌的身影,都不会因时光的流转而轻易地消失。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36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