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温情【琴台文艺】

2021-11-19 21:05  作者:夕枫香 1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除夕就在眼前,2011年的新春佳节倒计时临近,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在这举国欢腾合家团聚的时刻,家庭温暖、亲情、快活、高兴尤为突出、珍贵。然而在国人举家团圆之际却有那么一部分人没有能得到亲情的熏陶、抚慰,母子、母女人世间的温馨感觉,感受人类之真、人类之善、人类之美、人类之爱。
  
  认识坚坚是在2010年3月底的日子里,那时候坚坚的网名还是“道德批判”,有名为“梦云谷”的网友发了一个帖子在凯迪《猫眼看人》栏目,题目为《2012快到了,和我去山里隐居吧》。(图文联播)
  
  “道德批判”在此帖中写了名为《九岭隐士》幽默小说作为隐居帖的跟帖。我关注此帖,在那帖中跟了一些帖,每回看到道德幽默小说的时候,令我捧腹大笑。
  
  在我的印象里,坚坚是个好孩子,他是一个幽默风趣、潇洒浪漫、思想境界极高的年轻人。然而在坚坚结束《九岭隐士》创作完成三月之后的时间里,坚坚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对坚坚的突然消失感到困惑,我心急如焚,但是始终没能得到坚坚的信息。
  
  曾经有隐居QQ群网友问及“群主哪儿去了?这群是不是散伙了?”我回答“不知坚坚去向,不知何故?没有消息。”
  
  就在2个月以后的一天,我突然在网上看到坚坚在线,我迫不及待的与坚坚取得联系。然而坚坚似乎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心情开朗,活泼幽默的坚坚了,我的心情一下沉重起来。我问道“坚坚,你最近几个月到哪去了?怎么一直不见你的踪影?群内网友都在找你呢,网友们都很着急。”坚坚说道“身体有点不舒,住院呢。”我问道“生什么病了?网友们都很关心你。”坚坚说道“没什么大病,疗养一下。”我当时感到就有些诧异,但是坚坚也不愿多说,我不宜多问。坚坚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他把心中的痛苦一个人默默地忍受承担下来,他不愿将家中的亲人——母亲的恶行公布于众,树树要皮人人要面啊。有苦往肚中咽,那是什么样的境界啊。坚坚很注重保护这个家庭,他情愿自己承担所有的痛苦而保全家庭的颜面,他把所有这一切都替家庭隐瞒了下来,为的是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不让母亲受到哪怕是一点点良心的指责与谴责。这样的年轻人在当朝还真是少之又少,流泪啊。
  
  其实家中的母亲在两个月前,就让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亲戚“陪伴”坚坚去“无锡七院”(精神病医院)强行进行住院治疗。经过医疗仪器检查结果都属正常,但是母亲买通医院有关人员,要求医院对自己的儿子强行进行“精神病治疗。
  
  在治疗期间,坚坚抵制治疗,试图逃离魔窟,曾经预想砸窗逃脱,都无济于事。在此之内任何反抗行为显然都是徒劳。被人捆绑,强制进行喂药,药物注射......
  
  坚坚出院后,简直成为另外一个人。原本进行QQ对话的时候,才思敏捷,文才练达,幽默逗人,谈吐有趣,善良的年轻好人坚坚似乎变得神情灰暗,言谈拘谨,没有先前那样乐观开朗了。
  
  坚坚又经过几个月的休息,准备去上班时,家中母亲居然扬言还要将其儿子坚坚第二次送往无锡七院,并扬言,如果亲戚不愿“陪伴”的话,甚至于要将儿子杀掉,以解不听话之烦,一了百了。
  
  就在那天,事情到了偶然性发展到必然性的时候,事情发生了质的变化,坚坚只能奋起反抗,一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走在了第二次被精神病结局发生的前面,开始还没有下雨之前的备伞举动,防止第二次被精神病而招致成为废人的可能。
  
  那天我发毕正在续文的《男人》连载小说第六节,正在欣赏音乐的时间,忽然收到网友的QQ信息,告知我“九岭隐士”的悲惨遭遇,我简直惊呆了。赶忙点到《猫眼看人》栏目,一看,震惊哪。坚坚已经发出逃亡的消息,此时纸已包不住火,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坚坚只能将一切公布于众,在母亲以及无锡七院还未有行动之前进行必要的心酸逃亡,保护自己的行动。
  
  那天我随着网帖阅读,泪流满面,我被坚坚的遭遇而伤感,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很冷,人间的温暖、温情已经荡然无存,我痛不欲生,眼泪不由自主的糊住了眼睛。在国人合家团聚,准备欢度大年,举国欢腾的时候,坚坚却不得不要跑了。他不能再等待第二次被抓,被精神病。第二次被精神病对他意味着什么,随时会有可怕的魔影等着他。他心中十分清楚,千万不能坐以待毙。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逼得坚坚只能选择逃亡,渺茫的逃亡生活在坚坚面前挂上了迷离的一层迷影,酸影,伤影。
  
  我的两眼湿润了,我看到坚坚的遭遇,我的眼圈内不由自主的滚下心酸的泪水。我与坚坚并未蒙面,我们是网上很好的朋友。一年的网上接触,字里行间,我早已能了解到坚坚的为人。坚坚是个好人,他重情重义,善良耿直,聪明好学,为人正直,电脑操作技巧高超,是个具有文学天赋的年轻人。
  
  第一次的被精神病,由于坚坚的聪明乖巧,没被无锡七院迫害致残,奇迹般的返回家中,是用了坚坚自己的智慧而摆脱了被精神病的折磨......
  
  然而使人竟想不到的是在回家修养几月之后,想返回自己工作单位之时,他的母亲居然重蹈覆辙,不知悔改,还是继续要作那可怕的反人类行为;无锡七院为了赚钱,不顾人类道德,可以不择手段的收下,将好端端的人当做精神病人进行强制治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赚钱手段,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惨无人道,洒泪啊,喷血啊,天打雷劈啊。
  
  我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但我的精神世界很富有,我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尽力而为,帮助一个有才的善良好人。我不能让这个有才的善良年轻人将青春葬送于国人既愚蠢又凶恶的险恶手段之中,一个年轻有为的年轻人被活活糟蹋,我心中感到既伤感又愤怒。我想帮他,想救他,能提供他一个舒适、宽松的环境,让他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发挥人的才能,做到民主自由国度,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下的顺其自然的优良状态,然而我的想法似乎也非常幼稚,但是我们都是善良人哪,善良的人落难,我难过、难受啊。这个社会的事情让人心碎、痛心、愤怒。
  
  活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人们的眼光习惯了以成败论英雄,以金钱为标准衡量人的才能与智慧。然而我却不以为然,我的观点与众不同,我却认为当朝的等级制度就是人为的将人划分为不同的等级,抹煞超智慧人群,将人的智慧最大限度的往死路上逼,坚坚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例子。
  
  我在阴历年底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举动,我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我认坚坚为我的干儿子,我想用我微薄的力量、母亲的温暖,帮助坚坚,使他能在一个安定的环境里进行写作,从事他所喜欢的事业。然而坚坚还是很坚强,他不愿增加他人的负担......
  
  丈夫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底层农民,被等级制度压在冰山最底层。扎根派、政治色彩的婚姻维系着中国式的特色婚姻。丈夫是一个勤劳善良、忠厚老实、土生土长的农民。女儿女婿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我的老家——上海经营着自己的还算能赖以生存、丰衣足食的小公司,女儿、女婿让丈夫在上海如老家人样管理家中的一切事务。
  
  上海家中的小外孙——二岁多一点的小宝宝,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我过上二个来月就前往上海看望我那爱爱小宝宝。我每回到上海,在电脑房中的时候,那小家伙总爱往电脑房中与我扯淡。我受不了他的捣蛋,有碍于我的写作,故我甘愿在丈夫的穷乡僻壤——浙江农村,过那村寨隐居生活。在我的人生翻页上,我早已看破红尘,世俗的一切,暖意温情、物质利益、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在我的眼里都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感受不一样的人间美好,超脱凡俗的境界,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力而为。
  
  在旧年小小年夜的上午,丈夫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浙江的老家,女儿女婿让他带了大包小包,很多的小吃让我们感受儿女私情的情意还在,体现人间真情还在。但是女儿女婿不愿来浙江,他们不习惯简陋清贫的物质生活环境,尽管我在家中的生活在当地同龄人中并不逊色。我当然不迁就,不做任何勉强行动。
  
  丈夫虽然是没有文化的农村农民,但是他人好、心好,淳朴善良,勤劳朴实。小小年夜回到家后,在家屁颠屁颠地忙活开了,他是男人中出了名的勤快之人,下午就开始打扫楼上、楼下、厨房间、卫生间、庭院、后房、后天井的卫生。将整个旧楼整理得有条不紊、干净清爽、环境舒适、利索惬意。
  
  第二天上午打扫房客的厨房间、卫生间,以及房屋外围卫生,下午在菜园子内翻地,施肥,做种植马铃薯的准备工作,修树枝、锄草、收拾整理......忙得不亦乐乎。
  
  晚上进入夕阳红的美景,腾云驾雾,翻云覆雨,龙腾虎跃,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雄心勃勃,老当益壮,不甘示弱,欲仙欲死,大汗淋漓,精疲力尽,整得痛快淋漓,享受上帝恩赐人类,没有等级的性福生活。
  
  阳光明媚,大年夜的上午睡了个大懒觉。下午丈夫去菜场买了年菜,拾掇菜肴又是他的拿手好戏,当然烹饪工作就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了。由我负责烹饪,他搞他的个人卫生,洗澡、洗衣,清清爽爽过大年。真可谓夫唱妇随,配合得也算融洽,似如鸳鸯戏水,亲情结合的恰如其分,和睦开心。
  
  凡是家中的家务,丈夫都能主动做好。在当朝明显的等级社会中,农民被人为的压在最底层。然而在我家,尽管我与丈夫的婚姻是那时代政治色彩所造成的不幸状况,可是这永不磨灭的亲情还是时刻温暖着这个家。女儿、女婿对他在上海的生活关心爱护;丈夫回到家后,对于妻子的我是加倍的呵护、关爱,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要有时间,他是无所不做,从买菜、洗菜、装灯、购物、洗刷、打扫、种植......将家打理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这样的男人在男权社会中还是不多见。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两人相依为命,愉快的欢度除夕之夜。色泽艳丽的糖醋黄鱼,浓油擦酱的大虾米,横行霸道的大闸蟹,美味可口的茹菇烧大肉,碧绿爽青的炒青菜,肉圆、鱼圆、蛋卷与白菜三鲜汤,鲜香可口的草鸡煲汤...在只有两人欢聚大年三十的时刻、状态之下,我手握铲刀,窜上跳下,大显身手,厨艺献丑做杰作。将这些似乎经过我精工雕琢过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搬上了餐桌,我们两人在并没有疯狂祝贺的情况下,拿出女儿、女婿为我们准备好的美酒——石榴酒,在美酒佳肴,美曲温情中度过了除夕之夜。
  
  天寒地冻,寒气逼人。虽然没有女儿、女婿、干儿子——坚坚的欢聚一堂,但是夫妻两还是以亲情为重。人世间,几十载,冬去春来,寒冬酷暑,同甘共苦,肝胆相照。以亲情换得和谐。虽有唇齿相争,但最终还是以情为重,显示中国式的家庭融洽和谐,温情温馨。
  
  时钟敲过12下,神奇大地举国欢腾,国人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鞭炮齐放,高升齐响,烟花齐鸣,天空被染得五彩斑斓,璀璨的夜空发出神奇的幻境。人的境界似乎提升了一步,人的心情似乎随着激烈的震荡之声随之震撼,激情荡漾。在那激动人心的时刻,我那女儿、女婿、小宝宝、干儿子不能陪伴在我的左右,享受天伦之乐,这是我的遗憾。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寂寞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孤单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只要我爱他们就行了,人间真情、人间真善、人间真美,在我心间永存。我衷心祝愿女儿、女婿、小宝宝、干儿子能事业有成,幸福美满,就是我此生最快乐的事情了,只要我的思想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就已足矣......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3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