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变奏曲54,大姐夫

2021-11-19 21:04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大姐夫简直是太普通啦,以至于让我都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写的呢,是的,大姐夫要算那种很没价值的男人,本该不值一提的,但是,既然他是我的大姐夫,那么,从亲情的层面,我觉得还是有些话可以说说的。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大姐夫始终是个长着大领导模样的大姐夫,事实上,大姐夫不过是个普通的工人。当我长成一个青年的时候,大姐夫的油肚就更突出了,却一样还是个普通的工厂工人。普通工人的日子,在我刚刚进入青春的时候,应该还算不错吧,可要和一些下海经商的人比较起来的话,工人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老大哥了。可是我的大姐夫,却依然操着一副老大哥的腔调说话,把自己的工人身份自豪地在话语间和神态中显露无余。
  
  大姐夫喜欢喝酒,而且喜欢在酒馆喝酒,似乎在酒馆喝酒是大姐夫的一个古怪的情结,只要大姐夫往酒馆里一坐,不管所要的菜品和酒水如何,大姐夫好像就能于心间生出某种奇怪的优越感来!在大姐夫的意识里,进酒馆吃饭好像是有钱人才会做的事情!因此,每一次与大姐夫的相遇,总是免不了要进酒馆。其实,大姐夫自己亲手做出的羊肉,味道也不比酒馆里的味道差,可是既然大姐夫习惯了相聚在酒馆吃饭,那么,一般的时候,与大姐夫的相遇总该是在酒馆里拉家常。
  
  大姐夫的拉家常,有着固定的主题,大姐夫的话语,总是围绕着我的家庭展开,其中的重点话题则是对于二姐夫的批判,而且大姐夫在对二姐夫的批判中,同时还带有着对于农民的批判和鄙视。青春时节的我,对于大姐夫的话语,不过是听着时在内心产生出很不舒服的感觉来,后来的我,则干脆对于大姐夫所说出的话语进行回击,把个说话正在兴头上的大姐夫,一下子打击得哑口无言,开始闷闷不乐地喝起闷酒来。生气的大姐夫,会在某一天忽然不辞而别,以此来表达他对我所说话语的不满,不过,大姐夫对于我讽刺他的玩笑话,其实也并不是都记在心里,只要我主动去到大姐家,给大姐夫发上一支烟,我就又变成了大姐夫的亲弟弟啦。对于大姐夫的拉家常,如今我则会于默默中欣赏着大姐夫说话时候的表情,将一抹浅浅的微笑挂在脸上,心中则因为大姐夫这个奇怪的习惯而产生出一种莫名的精神愉悦来呢。
  
  大姐夫有着一点重男轻女的思想,因此,生育了一个女儿的大姐和大姐夫,他们的夫妻关系像是很平淡。虽然没有说过离婚之类的话语,却也像是并不曾有太多的夫妻温情。至于大姐夫和他的女儿,父子的关系像是有些僵持,不知道为什么,都已经成年的侄女,却总是对她的父亲怀有奇怪的不良情绪。侄女说,从始至终父亲就不曾管过她,都是妈妈在供她读书。对于侄女的不良情绪,我总是对侄女说,你爸爸还带你去过北京,去过桂林呢!可是,我的话语无法消除侄女心中莫名的怨气。
  
  退休之后的大姐夫,又找了一份零工工作起来啦。我想,对于大姐夫来说,工作着也许应该是比较美好的状态,最为关键的一个原因,跟着一些搞矿采的老板四处跑动的大姐夫,应该能够经常在某个酒店找到他心中的那个奇怪的优越感吧。
  
  对于金钱,大姐夫像是有着十分奇怪的个人见解,总是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将自己有着的为数不多不少的积蓄拿出来,就是侄女要买房,就是父母要治病,像是也和大姐夫的积蓄毫不相干呢。
  
  我的大姐夫,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或许他也为祖国的事业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然而,他的贡献实在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当我如今遇见大姐夫,我总是会拍拍他的大油肚对他说:“一个工人,干嘛有这么大的油肚呢?”而大姐夫则总是笑呵呵地对我说:“我陪同领导去考察的时候,接待我们的人总是首先和我握手呢!”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32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