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一唯

2021-11-18 19:18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一唯,我的儿子,明天你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作为父母,这该是多么令人惊喜的一件事啊!前两天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意间瞟见了晾晒在客厅外的栏杆上为你准备的小小的衣裳。你外婆刚刚洗完,从清亮的水里捞出来,还流着水,滴滴答答;小小的衣衫好像被风儿轻轻扬起,倾斜起柔柔的一角,乳白色的底纹衬着浅浅的点点花纹。它们仿佛睁着天真的小眼睛,兴奋地蹦�Q着。整个世界恍惚微微地颤抖着,所有的人们似乎奔聚而来,都要来见证一下你个新生命的诞生。外面的阳光平静而安详,城市的汽车你来我往,世界的一切都微微地笑着。我知道,那是我们父母发自内心深处的颤动和喜悦。
  
  吃完晚饭,我们收拾好“行囊”,把你从没有穿过的小衣服放进口袋,你妈妈又特意用手捋了捋,弄得平平整整,两个大袋子装得满满的。我扶搀着你妈妈,终于打开了房门,我的心像被什么叮咬了一下,宛如开始了一个伟大的历程。我再次环视了一眼宽敞的客厅,目光触到了墙壁上的那幅水晶相框镶嵌着的相片——那是你妈妈,双手倚靠着右边的脸颊,忧郁中透着一丝丝笑意,一缕缕阳光。“砰”的细微的一声,我转过身关上了这扇门,扶拉着你妈妈小心翼翼地下了楼。
  
  在巡警一大队的门口,我们碰见一位学生的家长,也可以是说你母亲的朋友,你母亲一向对家长就像朋友一样。看着我们这幅模样,一下子就猜出了八九分,一脸的认真,表情非常诚恳地说:“有什么需要帮助吗?”我们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在前面游仙农村信用社旁边的公路打了辆出租车。这时,华灯初上,世界仿佛都屏住了呼吸,伸出了宽大的手掌,出租车静静地通过了涪江三桥,我们没多久就来到了医院并住进了二楼的病房。
  
  一唯,你母亲做了扁桃体摘除手术,比较容易感冒,尤其是在冬天。怀起你的那个冬天也更是不例外。有一次,你母亲半夜三更咳得相当厉害,一直没有停歇。小家伙,你这时也来凑热闹来了,用你那柔嫩的小脚丫使劲地踢着妈妈的肚皮。最后我说服你母亲到了中心医院。在急诊科的医生把后果说得很严重,要求我们必须马上住院,并说这样才能保证在第一时间里做出及时的处理。我和你母亲当时真有些懵了,不禁惶惑不安起来——都这么大一晚上了,任何东西都没有带?究竟怎么办哦?最后你母亲突然记起早上联系过的一位在另外一家医院的医生朋友今天刚好值夜班,于是我们便决定再找去那家医院问一个真实情况。我们搪塞了那位医生几句,说是回家拿住院用的,然后就离开了。在医院门口,我下意识地摸出手机,随意用左手大拇指轻轻一摁,这时正是凌晨十二点三十一分,手机屏幕似乎冷冷地眨了一下眼,雨滴落在街上低洼处的浅浅水面一样,马上无言地显示成了三十二。
  
  大街上没有人,白天忙碌喧闹了一整天的城市静静地站立着。我和你母亲的身影在地面上斜斜地慢慢地飘移着,挪动着,踌躇着,一前一后,一长一短,耳朵里萦绕着一种细切的无法捉摸的声音,“嗡——嘤嘤,嗡——嘤嘤”的有节拍的重复着,颤抖着长长的尾音,应和着映衬着昏黄而婆娑的灯影,树影,偶尔夜空里送来一两声狗叫,微微地在我们心里响起。前面几步路,几辆出租车静穆地摆放着,在十二月凛冽的寒风里依旧守候着冬天,也和我们一样默默地守望着前方那个并不太遥远的春天。
  
  很快,们来到了那所医院,你母亲的医生朋友详细地了解了情况以后,真诚地安慰了我们许久,告诉我们实际上没有先前那位医生说得那样夸张,但咳“凶”了倒确实有影响;并肯定地说,适量的正确地用一些青霉素之类的抗生素对胎儿基本没多大的影响,这也是我和你母亲最为担心的。第二天一早,你母亲就住进了她朋友所在的那所医院。经过一周的治疗,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一唯,本来还要等十多天你才出生,但医生检查的时候说不能拖时间了,正因为这样我和你母亲今天才又来到了医院。我们坐在病房里铺着雪白毯子的床边,房间里弥漫着欢欣,同时爸爸的心中有充满了莫名的复杂情感:千万不要有什么啊?前几天听说一位产妇生小孩时大出血很危险,又想起你母亲是什么血型,明天需要输血吗?我这时真是有些佩服你母亲的沉重和乐观,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笑着说:“来,我们打一会儿扑克吧!”翌日凌晨六点左右,你母亲就被推进了七楼的手术室,我和你外婆站在门外。我心里忐忑不安,不停地在过道里走来走去,脚都走麻了。好几次站在窗口,正前方是低矮的建筑,远远望去,高处楼房挂着的“游仙保险公司”几个大字一会儿朦朦胧胧,一瞬间又异常清晰;脑子里一片空白,又好像被什么塞得满满的;耳朵里似乎什么声音都有,似乎什么声音又没有,仿佛世界的一切都集中在这小小的七楼手术室,都集中在了我的脑袋,那种等待实在是漫长又难熬……突然,手术室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我的目光刚好落在银白色的门把上。
  
  “哪个是爸爸?”一位护士轻声唤道,“母子平安!”我立即“飞”了过去,这时爸爸心里在悬崖边的那块巨石才放到了平稳的地上。一唯,此时爸爸才清楚地看到了护士的双手抱着的用薄薄的小棉被裹紧的你,当时只露出了小小的脑袋,没有一丝丝缝儿,细细的,嘴里发出细小的“哼哼”声音;玫瑰红的脸色,头顶上是浅浅的打着卷儿的稀稀疏疏的茸毛毛,棕褐色的。我一看时间,正是早上七点二十六分,据说这是“龙”这个时辰。
  
  一唯,我的儿子,你终于平平安安地来到了这个世界。窗外,天边光亮光亮的,点染映红了小小的一角,太阳兴奋地露出了一小点,就像短短的“一”字。一唯,亲爱的儿子,你就是爸爸妈妈心中那一轮初升的朝阳……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28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