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滋润我的心田

2021-11-18 19:17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那是一个北风呼啸的冬日,我正倚着火炉赶写一篇稿子。突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寒风中立着的,竟是满脸布着沧桑的母亲。
  
  早听说母亲的骨质增生已多处并发,起居坐卧诸多不便,但由于琐事缠身,一再耽误了回家探看的行程。而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母亲却挤长途汽车爬水涉水地来看我——她健康的女儿。心中愧疚之余,不由得连连抱怨她来前不通知我去车站接她。
  
  进了屋,母亲一刻也不肯闲着,又是抹桌擦椅,又是帮我洗衣服。眼看天色已晚,母亲又掏出从老家带来的腊肉、鲜鱼等,忙着张罗起晚饭来。
  
  用来切菜的茶几太矮,母亲只好艰难地弯下腰去。许是腰椎骨增生的缘故吧,每切一下,母亲都要痛得咧一下嘴。我劝她休息一会儿,让我来做,母亲执意不肯,说是好久不曾吃过她做的饭菜了,怕我忘了滋味呢!
  
  不一会儿,已是满屋飘香了,吃饭时,母亲自己吃得极少,只是一个劲地往我碗里夹菜:“写东西挺费神的,多吃点鱼补补脑子吧!”母亲的眼里满含着笑意。看着母亲夹过画的大块鱼肉,思绪忽然像长了翅膀,回到了久远的往昔。
  
  小时候,家里穷,一家七口人靠父母种田度日,常常是三、五月不知肉味,有时甚至连炒菜的油都没有。也是这样一个深冬的夜晚,母亲从生产队里分回一块鱼骨头,我贪婪地吃完上面残存的一点鱼肉,母亲便用筷子把骨头夹到火炉上烤。不一会儿,竟烤出一层香喷喷的油来。待我吮干后,母亲又反复夹到火炉上去烤。记忆中,那是多么美妙的一顿晚餐啊!现在回想起来,母亲当时自己连尝都未尝过那块鱼骨头。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母亲还是这般地呵护我,关心我。只是,那夜的母亲,何尝有这般的病态,这般的苍老。曾几何时,岁月已无情地褪去了母亲昔日的容颜。而病魔又肆虐地把她折磨成这般模样。我不忍细读母亲眼角的沧桑,我怕我的泪要溢出来了。
  
  我跨上包,去办公室加班。远道而来的母亲便独自留在了小屋。深夜时分,当我踩着自行车回到小屋时,黑暗中,却见母亲正站在楼脚口不断地探身张望,一边不停地用手捶着背。见我好端端地回来,母亲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她便反复劝我以后乘公共汽车上班,骑自行车太不安全了。见我不以为然,母亲便更急,甚至说,由她来负担我每个月的交通费。从没在我们面前流过泪的她,此刻竟眼眶都红了。我这才发现,原来母亲手里捏着的那本杂志正刊有我写的一篇文章。文中记叙了自己在一次骑自行车过十字街时,被后面的摩托车主踢了一脚,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的尴尬场面。那本是做些无病呻吟的文字游戏,有惊无险的,母亲却认了真,劝着、求着,要我别再骑自行车。昏黄的灯光映着母亲苍白的脸,泛出不健康的颜色,眼睛已肿得只剩下一条细线,眼角的鱼尾纹也更浓更密了。我一阵心动便点头以示答应,母亲多皱的脸这才由衷地漾开一丝笑意。
  
  是夜,耳旁不时传来母亲压抑的呻吟声,一种心痛的感觉油然而生,回想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为生活东奔西突,无形之中竟在逃避着一份做女儿的责任,不能很好地照料多病的母亲。夏不能为她生凉,冬不能为她添衣裳,反倒使她平添几许牵挂和不安。“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而庸碌如我,又何以能忘却母亲对我的那份深深的哺育之恩呢?窗外,车声轰鸣,而我,早已泪湿枕巾了……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28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