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新房

2021-11-17 19:50  作者:夕枫香 1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老家有座圆形的房子,但我印象里却很少住。房子很大,很亮,像是透明的玻璃房。屋子里有很多门,一间房套着一间房。妹妹在跟我玩捉迷藏时,我总是搞不清是她在找我还是我在捉她。
  我们一直住在老房子里,房子是家属楼,两层的,上下共三间。楼梯又窄又陡,院子很小,院墙上爬满了常春藤。
  我心里一直都在纳闷,为什么我们不搬进新房去住呢?妈妈总是说:“等等吧,房子还没弄好。”可是房子已装修完了,家具也买全了,也许是院子还没拾掇出来吧,我想。
  但我记得很真切,我们一家人在新房子里快乐地生活过。爸爸、妈妈、姐姐、哥哥、我和妹妹都坐在宽敞的客厅里,有说有笑地聊着天。那时,爸爸还很年轻,个子高高的,白净脸,大大的眼睛,冬天的时候,总喜欢系一条棕色的格子围巾。
  其实,新房离老房很近,都在同一个单位后院里。但在我记忆里,要想进入新房,路很不好走。好像它们不在同一个时空,要想进入新房,必须走时空隧道一样。在新房里我与家人们欢聚的时候,记忆中就没有老房子的存在,在老房子里住的时候,又总是想不起新房的事情。
  我不禁有些恍惚,我家真的有过那样美丽、那么大的新房子吗?要是没有,为什么我总是三番五次地梦见它,梦见与亲人们在新房子里的快乐生活,要是有,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它。
  妈妈是最先离开我们的。还记得妈妈来铝厂照顾生孩子的儿媳,我们都住在单身楼那个大房子里。妈妈一直肺部有病,总是气喘、咳漱。我们大家都没在意,想着也许像人们都说得那样,总得小病的人,不会得大病,所以也没有怎么看病。谁曾想,妈妈肺病加重,继而转为肺源性心脏病,住院治疗,不见好转,不久就去了。
  爸爸也老了,白净的面皮上老年斑星星点点,大大的眼睛耷拉下来,头发花白,不爱多说话,走路一颠一颠的。妹妹在老家的时候,还能照顾爸爸。后来妹妹也随她丈夫去了东北,只剩爸爸一个人了。身体好的时候,爸爸谁家都不愿去,自己在老房子里做饭,到街上走走,去山上转转。但身患脑溢血的他,身体是每况愈下,自己不能照顾自己了。病重的时候,话也讲不利索了,常常说反话,旁人是没办法听懂的,还需要家里人来翻译。曾经那么爱干净的他,越来越邋遢了。在铝厂的时候,总是尿湿裤子,好在铝厂的暖气好,我每天早上洗,洗了湿,湿了再洗。
  但这样的爸爸也还是去了!……
  哥哥嫂子去了北京有许多年了,我们联系不多,来往就更少了。好在姐姐一家还在老家,我们回家的时候能到姐姐家坐坐,说说话。两个外甥女都大了,老大上班有几年了,老二明年就要高考了。
  老房子久不住人,狭小的院子里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院墙上、窗户上,常春藤疯狂地在蔓延,水管不知啥时候冻裂了。
  啥时,得把房子租出去,我想。
  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很多事都遗忘了,但我心中的新房子一直是那么光鲜靓丽,甚至时间越久,就越璀璨动人。
  我总是梦见老家的新房,我们全家人快乐地围坐在火炉旁,屋里热腾腾地飘着些温馨的味道。那时,爸妈都还年轻,姐姐才上班,哥哥在上高中,我初中,妹妹应该是小学吧。那时,家里虽然很穷,但我们有一所圆形的透亮的大房子,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一样。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24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