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母亲

2021-11-17 19:44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走近老家正值枣花盛放,飘着浓郁的花香,那家乡的味道就在我的鼻翼间渐次浓烈,那份香甜慢慢地在心头溢满,当我望向翠绿的枣花,用心吸吮花蜜样的甜美之时,心被那枝头孕育出的希冀刺痛,时光轮回处,我又看到父亲伏案挥舞笔墨淡定而又静然的身影;看到父亲锲而不舍不懈追求满怀期待的神情;感悟父亲在农村这块土地上不同凡响的追梦情怀;父亲的田野父亲的庄稼父亲的树亦如父亲的毛笔走过的路,都在父亲汗水的浇灌下高大茂密丰硕盈腴;父亲在那片绿茵里殷殷的期待还在绿浪里翻滚,不想,却被肆虐的风暴斩断……
  “可见这世上,生活不亚于猛虎,一个反转就将人逼到绝地。”
  从此,渴望……
  常言道: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在病痛中生活更不容易。
  在无望治愈的病痛中日复一日的挣扎,渐次不能行走,囚禁在床上生活更其不易。
  这是生活,是无法躲避的现实。
  父亲眼眸里一直充盈殷殷的渴望和期盼,起初的愿望是病愈后还能如前,等诊断的结果是目前医学尚不能治愈时,总希望是弄错了,存着那份侥幸期望,但一天天的日渐加重,直至不能行走,期待终于溃决。
  父亲陷于绝望、痛苦、焦躁、抑郁,继而失眠。日子变得漫长而又百无聊赖,步入长长的无助之日。
  父亲的一生都在孜孜以求的追寻,从村上的领导岗位退下,他便开始书法绘画练习,二十年的漫漫求索之路,想开办一次书画展,但总是想再成熟点,就在他信心百倍,积极着手准备之时,病魔悄然而至,艺术生命就此嘎然,这痛,痛过病魔的侵袭。
  象父亲那样总是追撞星梦而不能期遇甚或无缘期遇的伤痛。真的,有什么比失去希望放下爱好丢弃追求更今人伤感。
  父亲看着我们将他散乱的书画作品收拾起放置在一个空闲处,他的眼神里是那样的凄凉悲怆;我们说将那些书画报卖了时,父亲挥手的姿势宛如决别;那一捆捆的毛笔静置在案头,仿佛一把利剑,刺向父亲的心在滴血,那是二十年心血打磨过的时光印记。
  老家是父亲的影子,但我们找寻物件时,只能问父亲在什么地方,父亲都能清楚地说在那间屋那个地方,一切都在父亲的血脉里留存,但他再也不能亲手抚弄那些心爱的宝贝;再也不能到田间地头看庄稼长势;再也不能走访那些熟悉的身影;再也不能从枣树上敲落一地红透的幸福。那份展望就在心底膨胀,啮噬着父亲的心。
  院里的果树是父亲亲手栽植的,日渐沉甸甸的果子坠弯了枝条,宛如父亲弓一样佝偻的背影,述说时光掠过时滞留的那些艰辛的痕迹。小鸟从天光放亮便在梨树的枝头叽叽喳喳个不停,踩落的无果枯花飘逸着地,正如父亲饱醮墨汁亲吻过晾晒过渐近泛黄的纸,静置在空荒的拐角。远处的布谷鸟不停地号令农人布谷,那歌声就在空中悠扬地回荡,一如农人经久不衰的期盼。
  今天是父亲节,这个我从来不曾在意过的日子,父爱如山,父亲的爱总是隐遁而又厚重,不像母亲般的亲切细碎致密,更亦让人亲近和感动。在这个日子我无数次地在心底眺望,回望时光深处的幸福和甜润。
  流动在心底的都是父亲的严厉和绝然,坚毅和执着,暴躁和武断。
  为着祖母的病,父亲能够在医学领域涉足求索,直至祖母病愈。
  为着包产到户的田野泛绿,收获丰裕,断然让三女儿辍学,无人能阻止父亲的决定。
  为着大女儿的婚事,他竟然泪流满面。一向说一不二的父亲,看女儿吃不香睡不着的样子,他说:“你不愿意就说句话,我父亲丢得起这人,立即退婚。”但这关爱里总有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
  二女儿嫁给四个女儿一个儿子的家庭,生下一个男孩时他激动的泪花飞溅。还在他那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年代,担忧女儿只允许生一个生不下儿子的凄惨。实际在城市进入独生子女时代,人们已不再那么重男轻女。
  那年父亲在烈日烘烤下去摘渐近红透的枣,准备去打探小女儿高考的消息。自从弟弟随母亲转为城市户口,深深为没能转女儿的户口而内疚,希望女儿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城,让他的心放下那沉淀的愧疚。当我拿出录取通知书的瞬间,他比小女儿还要兴奋。
  这就是父亲。
  今后,那些苦涩凄迷的日子……是否因我们变得甜润?
  我清晰儿女对父母的付出永远不及父母对儿女的付出。
  陪伴父亲走过人生最为艰难的日子。
  一直以来,是母亲在陪伴着父亲,在细心照料着父亲的生活起居。要说母亲为着父亲,但母亲的心里更多的是为着我们,为着我们安心的工作,为着不影响我们的小家。每次在电话里听到母亲爽快的笑,并一再安惦我们工作重要,没时间就别回来了。其实,母亲的白发母亲的疲惫和日复一日的憔悴,还有那些堆放在床头的药片,写满了日月的艰辛和母亲艰难的坚持,我的心都是酸酸的,总是内疚和自责。真想放下工作和父母亲守在老家。
  虽然我们频繁的回家,总是匆匆又匆匆,仅是帮着父亲或母亲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而已,父母反倒过意不去,让人心悸。
  回家的一天里看母亲从天刚放亮忙碌至夜的深静,心就会痛。请上帮忙的人只是将父亲挪在轮椅或是坐便器上,细微的一切都得母亲亲自去做,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那日,母亲病了,全身困乏,实在没有力气爬起来,她硬是挣扎着起来为父亲穿衣做饭……做着那做惯了的一切或必须做的一切。她硬是没有打电话给我们任何一个,止不住的心酸说不清是感动还是心痛。
  我真担心母亲的身体,她那羸弱的心脏那堪重负,她那因疼痛而弯曲的胳膊还在劳作,她靠着药的支撑在前行。
  我真不忍心,也许母亲看出了我们对她坚强的隐忍,在我们面前她只是没事人一样的爽快。她的笑是为让我们放心。
  我的父亲母亲,在这段最困难的日子我们应该陪您们一起走过,虽说我们有工作有家有个人的事,能陪伴您们的日子不多,但我们会尽力,这是应该的,老有所依,您们不要有丝毫的欠意,那会更让我们不安。
  祝愿父亲母亲永远幸福安康!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21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