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亲娘

2021-11-17 19:42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乡下的老母亲已年逾七旬了,她的头发全白了,她已经很老很老了。可是作为他的儿子,在异地曼妙的清风丽雨中,总喜欢卖弄一些高雅脱俗的文字,漫不经心地歌唱我的母亲。在一些虚假的装腔作势的抒情后面,隐藏着一颗虚荣做作的灵魂。直到有一天,我接到家乡小妹的电话,妹妹说母亲的头发像落了一场雪,她时不时念叨你儿时的乳名……听到这儿,仿佛有雷声从我的心田轰鸣着碾过。面对母亲真切的思念,我感到无地自容,我感到笔下流淌的文字苍白无力。
  
  又想起一些常言了,常言总是有着一股无法阻挡的灵魂穿透力,并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警世作用。比如“金窝银窝,不如家乡的土窝”,比如“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比如“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这些常言对我来说,似乎是一种反讽。便想起年少的时候,我之所以削尖脑袋往书堆里钻,无非是为了考上大学跳出农门,逃离农村!那时家乡实在太穷太穷了,我做梦都想过吃穿不愁的好日子,可是土里刨食的父母,只能使我的梦想一次次破灭。我嫌弃家乡的贫困,这是心里话,而我标榜的追求理想和所谓的远大抱负,只能是一句大而空的瞎话。
  
  当然,每一个人在解剖自己灵魂时,都会伴随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心灵疼痛,但这种疼痛却让人清醒,不再欺人欺世。就像我考上大学留在了灯红酒绿的城市,对乡下艰难度日的父母又尽到怎样的责任了呢?我忙着应酬工作,忙着娶妻生子,忙着游山玩水,偶尔念及乡下的母亲,竟形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不错,我多次在文章里提及给年迈的老母亲寄钱寄物,不过那只能是一种标榜,并非尽心尽力。因为在城市的滚滚红尘中,我抽的一包烟就是十来块钱,我宴请朋友一次就是百十来元,而一次兴致盎然的远足,开销肯定不菲!所以我说,我对母亲的孝敬是渗了水的,甚至有些造作。我考虑到的首先是自己,然后才是我年迈的母亲。我远不及母亲,她为了儿女可以把心掏出来。这正是我惭愧的地方,在强大的无私的母爱面前,我只能一次次叩问自己的良心!遗憾的是,我永远不可能像母亲那样为儿女付出!
  
  就像两个月前,母亲为我缝制了一双合脚熨帖的布鞋。当我打开邮包,我分明听到了自己灵魂的颤栗!那是两眼昏花的七十五岁高龄的母亲一针一线做起来的!一针一线都诉说了母亲对远方游子的无尽思念!我想那不只是鞋,而且是船,它从母爱的港湾出发,驶过时空的海面,一直抵达儿子泪眼朦胧的视野。
  
  不论如何,母亲并不是童话,更不是美化我们的画图。她生育和养育了我们,现在她老了,再也不能劳作了。她晚年的生活应该有儿女们竭尽全力的呵护!否则,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大言不惭地奢谈母爱?我只是希望自己下一次写到母亲时,不再是痛彻心扉的忏悔录,而是一个儿子对母亲由衷的真实的关切1200字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20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