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母亲洗澡

2021-10-13 13:44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母亲因为帕金森等一串病痛的折磨,使得生活逐渐失去了活力与光彩,这也让母亲对生活丧失了憧憬。这也难怪了,母亲不仅仅是行动不“索利”了,就连最简单的洗澡都成了她生活中很艰难的一件大事:只能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也就是药物发挥到最高效的时间段,肢体能灵动一点才能洗澡,而且,母亲无法独自完成洗澡,必须借助她人的帮助才能完成洗澡。因此,母亲洗澡成了我生活中一件不能耽误的头等大事情。
  
  第一次给母亲洗澡我是木然的,我不知道要如何帮母亲,只是傻傻地拿着莲蓬头来回地给母亲淋浴,看着母亲很是艰难地洗头洗澡。
  
  母亲笨拙的样子让我有些心酸,陈年往事随着升腾的水汽,如同一幕水幕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
  
  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一家床单厂的纺织挡车工。记忆中母亲每年都会评为“先进工作者”,那时候的奖品是床单或者搪瓷杯子、脸盆之类的用品,上面印有“先进工作者”的红色字样。因此,我记忆中喝水用的杯子全是母亲的奖品。
  
  母亲不仅仅工作上非常的能干,生活中的母亲也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她给我编辑的毛衣、风雪帽都是独一无二的,深受同伴们的羡慕。
  
  母亲的骨子里有一种很强烈的美感。她喜欢把自己的家用很有限的资源装扮得分外温馨。记得那个时候,布是需要布票的,一般来说,全年的布票除了给我们姐弟三人添置一件过年的新衣、奶奶一套过年的新衣,其他的布票用来购买布料充当礼物送人了,所以,很少有人家挂窗帘。母亲就将做劳保用品的口罩拆开来缝合成一块窗帘,然后有序地揪一个“团”,让我们用水泥袋上拆卸下来的线,这个“团”绑起来,最后放入锅中,用染料染成绿色或者蓝色的。待染好的布干了后,再将一个个线团解开,纱布上顿时变成了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圆圈。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年母亲用蜡制作“蜡花”,将蜡放在火上烧融,然后快速地将高温下的蜡液倒入盛有水的水桶中,只见蜡四处飞溅,遇水立即凝固,一尊别致的蜡花就做成了,因为是自然成型的,所以,倒铸出来的蜡花西里古怪,你可以放开自己的想象,我们也很好奇,有一次偷偷地学着母亲的样子铸蜡花,结果被飞溅出来的蜡水烫着了脸,幸亏只是一小点,并无大碍,但我们也不敢告诉母亲,生怕挨打。母亲除了制作一些新奇的生活物品外装扮家庭外,每一年她都要将家里的摆设做一个大调整,大立柜从这个墙角摆到另一个墙角,两屉柜从这边墙挪到另一面墙。依稀记得母亲挪动柜子时的样子,她一个人在一头,弯腰拉柜子,而我们姐弟三人在后面听着母亲的指点使劲一点点地往前推,摆放好后,又是抹柜子又是抹地,旮旯里的灰尘在母亲的勤劳下被彻底地清除干净了。这还不算,母亲还会在房间里点缀几盆花草,这个墙角凌空摆一个三角架,放一盆紫竹,那一个房间的墙角凌空掉一盆金边吊兰,给人一种淳朴自然的感觉。窗台上也全是母亲精心种植的花草:春季的杜鹃花、夜来香;夏天的倒挂金钟、指甲花;秋天的菊花、海棠;冬季的茶梅;一年四季郁郁葱葱的水竹、剑兰、文竹等等。如今,母亲已经没有能力去打理她的花花草草了,很多娇贵的花卉已经不存在了,窗台上全是一些不需要多少心思管理的花草:茶梅、三角梅、粽叶、四季花、仙人掌等,任由它们在凉台上演绎着自己的生命之歌。
  
  母亲喜欢看书,我看的第一本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趁母亲上班去了,从她的枕头下偷出来看的。而今,母亲已经不再看书了,她的双眼已经深陷。只留下一丝缝隙……当年健硕的身躯如今彷如油尽灯枯的烛光,在风雨中飘摇。
  
  母亲笨拙的搓洗着,我意识到自己不能等闲地看着,于是尝试着帮母亲洗浴。第一次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静下心来的时候,我为自己笨拙地举动感到羞愧,我问自己:当年母亲给我洗澡的时候是怎样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我给女儿洗澡的情景,两个画面就这样重合叠加着,我给女儿洗澡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动作是那样的轻盈而又熟练,就像是清洗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样,这一切不正是母亲当年给我洗澡的场景吗?为什么当我给母亲洗澡的时候就变得呆若木鸡了呢?
  
  第二次给母亲洗澡的时候,我不再笨拙地不知所措了,眼前的母亲仿佛是幼小的女儿,我一点点地精心地擦洗着,洗的次数多了,经验也越来越多了。比如,第一次帮母亲脱裤子的时候,发现母亲的小腿有很多脱落的死皮像雪花一样飘落,于是,在给母亲洗完后我给母亲的双腿打上了甘油,这样,母亲衣服上粘附的死皮就少了很多很多。母亲的脚也像干涸的土地一样开裂了无数细小的缝隙,我也精心地给母亲的脚抹上一层甘油。渐渐地,母亲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任由我给她擦洗着。后来,母亲不小心将右手摔成了骨裂不能动弹,母亲的生活失去了自理能力,母亲的洗漱就成了我的任务,洗澡的难度也增大了。
  
  一天,我给母亲精心地洗着,母亲突然喊着眼泪对我说:“要不是有你,我真的会臭了去的。真的辛苦你了。”我一听心里有些酸疼,为了安抚母亲,立即嬉笑着对母亲说:“我哪有辛苦啊?小时候你不是也这样给我洗澡吗?我现在是回报你。再说了,给你洗澡是一种享受。”母亲笑着说:“还享受?要是我,宁愿出钱也不愿意干这个。”我一边给母亲擦洗一遍嬉笑着说:“娘老子,你就不懂咯。”
  
  是的,给母亲洗澡是一种很特别的享受。特别是母亲那一对垂下来的乳房,每一次擦洗的时候,我亦会想起女儿吃奶的情景,想起女儿吸允我的乳房时的那种生命源泉从我的乳头缓缓地流淌到女儿生命中的感觉,依然能感觉到乳头的悸动,很自然地会想起母亲哺育我的情景,两幅画面再一次融合分离,亦真亦幻,内心总会涌动出一股特别的感激。母亲的乳汁养育了我们姐弟三人,生命中最精华的东西无私地给予了我们姐弟三人,正因为如此,母亲衰老了……
  
  我就像擦洗一件精美剔透的艺术品一样,精心地给母亲洗着澡,手,轻轻地划过母亲的每一寸肌肤,从中感受着生命传递的灵动,这抑或就是生命的意义吧!
  
  但我真的希望母亲能健康不再要我给她洗澡,甚至我希望看到母亲也能加入到广场舞的大军中,舞动她当年的青春……
  
  2012-1-29于株洲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1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